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金馬57落幕:以「我們」的名義,述說「我們」的故事

選後仍加強「美中脫鉤」?川普禁投資解放軍背景中企的用意

11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從明年1月11日起禁止美國人投資中共解放軍所擁有或控制的31家中國企業。 圖/路透社
11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從明年1月11日起禁止美國人投資中共解放軍所擁有或控制的31家中國企業。 圖/路透社

美國大選之後,川普政府加強對北京施壓。11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從明年1月11日起禁止美國人投資中共解放軍所擁有或控制的31家中國企業,包括禁止購買這些中企的股票,或投資相關基金;已投資者則限定在明年11月11日之前處置或撤回。

川普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IEEPA)、《國家緊急法》(National Emergencies Act)以及「301條款」發布此行政命令,主因認定中共利用美國資本市場進行軍事、情報以及安全機構之發展,對美國構成威脅。

中共利用美國資本市場構成威脅

行政命令當中主要依據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為因應美國面臨特別威脅,賦予總統廣泛的商業監管權力。川普曾以此法封禁中國社群媒體TikTok以及微信。川普指出,中國利用美國資本發展其軍事、情報與安全機構,藉此直接威脅美國本土與海外美國軍隊,包括透過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先進常規武器以及惡意網路行動。

川普認為,中共利用「軍民融合」的國家戰略,強迫民營企業支持軍事與情報活動,擴大「軍工綜合體」規模。行政命令指出,許多中國企業表面上是民營企業,但是直接服務中國軍事、情報與安全機構,跟解放軍「國防七子」關係密切。這些企業透過在美國公開交易證券、遊說美國投資機構發行證券以募集資金,為解放軍注資。

所謂解放軍「國防七子」,意指和解放軍關係最密切的七所大學,包括北京理工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理工大學。

對此,中國外交部於13日指責美方「出於政治動機」、「濫用國家力量,無理打壓中方的企業」、「惡意污衊抹黑中國軍民融合發展政策」。中國商務部也於16日表示中方「堅決反對,罔顧事實,既缺乏證據,也不符合法理。」

為了限制中國商品進口,川普政府近兩年對數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並且鼓勵美國企業撤離中國。然而,美中兩國數十年來盤根錯節的金融投資關係仍然複雜,短期實難「脫鉤」(decoupling)。

此行政命令是川普政府首次針對美國金融機構和投資人與中國的投資關係下手,加強「脫鉤」用意明確。 圖/路透社
此行政命令是川普政府首次針對美國金融機構和投資人與中國的投資關係下手,加強「脫鉤」用意明確。 圖/路透社

川普加強「脫鉤」用意明確

此行政命令是川普政府首次針對美國金融機構和投資人與中國的投資關係下手,加強「脫鉤」用意明確。美國媒體引述官員表示,此令早在數個月前就開始研究審理,意即並非因應選情變化的突發措施。

此令禁止美國人投資的解放軍中企,主要依據美國國防部於今年6月與8月公布解放軍擁有或高度控管的31家中企,包括華為、海康威視、中國移動、浪潮集團、中化集團、中國電信集團、中國船舶集團、中國核工業集團、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中國鐵道建築集團、中國交通建設集團、中國長江三峽集團、中國東方紅衛星等等,涵括航空、造船、建築、監控、通訊、核工等領域。目前有許多美國人所購買的基金與退休計畫,已涵蓋這些中企標的。

對此,白宮貿易顧問、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Trade and Manufacturing Policy)主管納瓦羅(Peter Navarro)強調:「川普總統這強而有力的措施,制止了華爾街的瘋狂。」「美國資本不應被用來資助旨在殺害美國人、將美軍趕出亞洲的中共武器。」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12日對此發布聲明指出,川普總統此舉「旨在保護美國投資人,避免他們無意間為增強中共解放軍和情報機關的能力注資,中共不斷藉由網路瞄準美國公民和企業。」「其中多家中企在世界各地交易所公開交易,美國投資散戶很可能在不知情中經由基金和退休計劃為他們注資。」

曾經提出立法禁止解放軍相關中企在美國上市的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也對此指出:「今天的措施為美國未來政策打上明確標記,那就是我們永遠不能把中共和華爾街的利益置於美國勞工和散戶投資人之上。」並且強調「中共對美國資本市場的利用,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明顯且持續的風險。」

共和黨參議員薩斯(Ben Sasse)對此行政命令措施的態度更為強硬,表示此令已經獲得國會支持,「我們(美國)的金錢和智慧財產不該為我們的敵人做事。」

隨著中國經濟崛起,以及國際金融市場在利益所趨下推波助瀾,大量中企早已被列入世界資本市場多種投資組合當中。雖然有白宮官員表示尚未確知有多少美國金融機構與投資人持有這類解放軍中企相關證券以及資金總額,然而納瓦羅估計市場約有5兆美元資金和這些中企有關。

此令發布後影響明顯,例如透過美國存托憑證(ADR)在美國市場交易的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股價一度重挫4%和8%,也將促使美國投資人更加關注暴露於各種中企投資組合的風險,甚至影響全球金融生態體系,尤其是投資組合分析供應商、資產管理業者。全球投資部位「地動山搖」,恐怕也將隨之發生,不容小覷。

此令發布後影響明顯,例如透過美國存托憑證(ADR)在美國市場交易的中國電信股價一度重挫。 圖/歐新社
此令發布後影響明顯,例如透過美國存托憑證(ADR)在美國市場交易的中國電信股價一度重挫。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