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臨床數據仍受質疑,習近平的「疫苗外交」有用嗎?

習近平曾於3月至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室了解疫苗和抗體研製。 圖/新華社
習近平曾於3月至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室了解疫苗和抗體研製。 圖/新華社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災情之慘重超乎世人想像,「疫苗」是這場舉世浩劫的希望所寄,也已經成為各國積極研發與搶購的戰略物資。

相較於各國單純的抗疫救災需求,中國的「疫苗戰略」複雜得多,外交與利潤等政經任務恐怕更為重要。藉由疫苗,中共期待能夠彌補因防疫備受抨擊的國際形象,並且證明中國已是生技醫藥研發製造大國。中國高調推動疫苗外交,搶佔中低所得國家市場,在擴張國際影響力同時兼顧高額收益,企圖相當明顯。

近期西方大型藥廠紛傳疫苗研發成果,並且計劃大規模接種。另一方面,中共當局半年來也跟許多國家簽署協定承諾提供疫苗,這些簽約國不乏與中國長期存在緊張地緣關係者,包括抗議中共進行南海軍備擴張的馬來西亞和菲律賓。

11月底《美國之音》指出,中國在將近20個國家展開疫苗試驗,並且向「具有戰略價值」的國家承諾將優先提供疫苗,包括菲律賓、印尼、巴西等等。

提供貸款給窮國買中國疫苗

中共答應向「優先」國家提供疫苗,還包括提供用於支付疫苗的鉅額「貸款」,這種「疫苗外交」模式與「一帶一路」的債務外交如出一轍。例如墨西哥外交部曾經指出,中國外長王毅7月承諾,中國計劃提供10億美元貸款,讓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國家可以率先取得中國疫苗。

早已瞄凖國際市場的中國疫苗國企,已在巴西、印尼和土耳其建立臨床實驗基地,並在埃及、約旦、秘魯、阿根廷、摩洛哥等十多個國家展開第三期臨床實驗。中共當局並且表示,中國疫苗將優先供給湄公河流域的東南亞國家,這些國家人民近期因為中國在湄公河上游進行大型水壩工程計畫恐將大規模控制各國水脈,對中共敵意激增。

中國有四款疫苗進入三期臨床實驗階段,包括科興生物的滅活新冠疫苗CoronaVac,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與中國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合作研發的疫苗,以及中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Sinopharm)的兩種疫苗。這些中國疫苗遲遲未能公布第三期臨床實驗數據,備受國際質疑。

即使尚未完成第三期臨床實驗,中國卻率先於今年7月開始進行對中國疫苗的「緊急使用」。10月底,和中國簽約的中東國家阿聯酋和巴林也跟進「緊急使用」中國疫苗。然而中國疫苗的緊急使用措施,由於未能符合「提供臨床實驗數據」與「大規模救災」等條件,引發國際專家批評。

英國《金融時報》於10月指出,中國利用疫苗作為外交手段,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區多國擴張影響力。例如,中國外長王毅造訪東南亞時承諾協助東盟國家抗疫,包括進行疫苗合作、啟動抗疫基金、提供抗疫物資、建立核酸檢測實驗室等等。王毅宣稱中國將履行研發疫苗並且作為全球公共產品、兼顧發展中國家可及性和可負擔性的承諾,但未詳述如何分攤相關費用。

今年11月,一名墨西哥疫苗志願者接受施打中國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疫苗。 圖/路透社
今年11月,一名墨西哥疫苗志願者接受施打中國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疫苗。 圖/路透社

習近平「疫苗外交」領銜上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這場疫苗外交可說是領銜上陣,早在6月的一場非洲領導人會議中,習近平承諾一旦中國完成疫苗的開發和部署,非洲國家將「優先」受益。隨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8月會見來自泰國、寮國、柬埔寨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官員,藉以緩和各國對中國在湄公河上游水壩工程之批評,同時應允「優先」供應各國疫苗,縱使中國量產安全疫苗的能力仍相當不確定。

短期看來中共的疫苗外交似乎有效,例如7月即傳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告訴國會議員,他向習近平尋求疫苗之協助,只要中國願意供應疫苗,就不會在南海議題上跟中國起衝突,然而菲律賓對南海的主張恐怕不是杜特蒂所能決定,此說實效仍然有待考驗。不過杜特蒂說完隔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迅即表示中國願意讓菲律賓「優先」獲得疫苗。

目前中國疫苗的問題,除了未能提供第三期臨床實驗數據,十多年來多次嚴重弊端與醫藥亂象影響下,也讓疫苗品質備受質疑。

《美國之音》指出,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莫里森(Stephen Morrison)認為,中國疫苗問題在於缺乏數據透明度和中國政府「抄近路」的做法。中國疫苗尚未完成第三期臨床實驗,尚未證實有效性和安全性,卻已經展開大規模接種,其中中國醫藥集團在9月份表示,已經在中國接種數十萬人次。從來沒有國家會這麼做。

另外,中國在2004年到2018年間發生近十件嚴重疫苗弊端,例如長春長生生物公司事件導致數十萬兒童接種問題疫苗,連近期進入第三期臨床實驗的藥廠也曾經涉及疫苗醜聞。國際社會對這些中國疫苗醜聞心有餘悸。

然而,如果北京對於疫苗政策的主要考量在於外交與經濟,尤其是對全球中低所得國家擴張影響力,甚至埋下更多債務陷阱,那就另當別論了。

根據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所屬的中國安信證券(Essence Securities)估計,中國只需搶佔中低收入國家15%的疫苗市場需求(接種率),疫苗營業額將達到187億人民幣,利潤可達75億。在北京的積極擴張戰略推進下,利潤總額將遠高於此,前提是中國疫苗安全可別出問題。

大量中國科興生物的滅活新冠疫苗CoronaVac,於12月初運抵巴西。 圖/法新社
大量中國科興生物的滅活新冠疫苗CoronaVac,於12月初運抵巴西。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