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挑戰中共的沈痛代價?震驚中外的「孫大午案」

「大午農牧集團」集團創辦人、素以敢言著稱的孫大午,被以八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8年,罰款311萬元人民幣。圖攝於2003年。 圖/中新社
「大午農牧集團」集團創辦人、素以敢言著稱的孫大午,被以八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8年,罰款311萬元人民幣。圖攝於2003年。 圖/中新社

員工近萬的中國河北知名民企「大午農牧集團」,近期慘遭中共重判。集團創辦人、素以敢言著稱的孫大午,被以八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8年,罰款311萬元(人民幣,下同)。孫大午兒子與弟弟以及同案19名集團主管,也被重判以及罰款,集團則被處罰金三億有餘,並被追繳14億元。

因樂善好施而有「中國良心企業家」美譽的孫大午,或因支持自由派人士以及維權主張「因言獲罪」,多年前曾遭控罪逮捕,聞名中外輿論圈,去年11月再度被捕之後,孫大午案如雪球越滾越大、備受矚目。

富豪挑戰中共的沉痛代價?

英國《BBC》報導,孫大午在歷經14天的審理後,7月28日終於被中共河北高碑店市法院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機關罪、破壞生產經營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採礦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罪、非法吸取公眾存款罪等罪名判處重刑,同案多名集團主管,被判12年至緩刑不等並且罰款。孫大午的兒子和弟弟,則被重判12年至9年。《彭博社》則強調,孫大午案向中國億萬富豪們傳達了一個訊息——挑戰中共將付出沉痛代價。

法院重判後,孫大午案律師團隨即發布聲明表示「這不是一個正常的法律審判」、「懇請關注中國民營企業的生存發展環境,關注中國的人權法治狀況」。

現年67歲的孫大午於1984年創業,從在荒廢泥灘上養一千隻雞和五十頭豬起家,12年後(1996年)事業有成,42歲獲頒河北省「養雞狀元」聞名中國。根據中國企業數據庫「企查查」(qcc.com)顯示,孫大午被捕前大午集團為中國500大民營企業,員工有九千多人,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人民幣。

孫大午長期關注中國維權與底層百姓生活,支持自由派人士,勇於批評中共當局,被視為敢言企業家。2003年他曾在集團官網刊登文章悼念自由派知識分子李慎之,巧合的是,同年隨後被當局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當時孫大午獲2017年身故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力挺,指責中共「惡法治國」。

此外,孫大午在2015年中國大抓捕維權律師的709事件期間,為營救律師積極奔走發聲,曾經撰文指出:「律師這種前仆後繼的壯舉讓人揪心,讓人絕望,也會讓人們發出求救聲,畢竟社會還有良知的體現。但是面對恐怖的時候,咱們這些平民百姓又能怎樣?」

孫大午曾經讚揚為他辯護的維權律師許志永,並曾於2019年在網路發布數百頭死豬照片,指責當局掩飾「非洲豬瘟」嚴重疫情。許志永已於去年2月在廣州被捕,並被指證遭受酷刑。

根據報導,去年11月11日凌晨,中國河北當局突然動用大量警力逮補孫大午及家屬、集團主管近三十人,次日當局迅即進駐「接管」集團資產及業務,集團財物幾乎全被凍結,被當地民眾批評是中共公然「國進民退」之惡行。當局直至今年四月才正式公布逮捕。

五月初《美國之音》報導,孫大午以養雞養豬起家,集團業務蓬勃發展,橫跨食品、農業、旅遊、教育、酒店、醫院等領域,被捕前已交棒董事長席位給長子,轉任集團監事長。中國《維權網》指出,孫大午出身貧賤,父母以撿破爛為生,卻造就孫大午奮鬥精神。在孫大午創辦之醫院,集團員工可享孫大午制定的月費一元醫療福利,醫院前有巨石鐫刻「病人進門,醫院全責」之承諾,其被民眾樂道的名言「醫院賺錢可恥」,反映孫大午強烈濟世信念。

孫大午曾經讚揚為他辯護的維權律師許志永,並曾於2019年在網路發布數百頭死豬照片,指責當局掩飾「非洲豬瘟」嚴重疫情。圖為2019年通往大午旗下農場路上的檢查站。 圖/路透社
孫大午曾經讚揚為他辯護的維權律師許志永,並曾於2019年在網路發布數百頭死豬照片,指責當局掩飾「非洲豬瘟」嚴重疫情。圖為2019年通往大午旗下農場路上的檢查站。 圖/路透社

孫大午:苦不堪言信念在

河北高碑店法院遲至7月15日才開始庭審孫大午案。《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該案庭審前會議當中,控辯審三方激辯,現場充斥抗議聲與哭聲,孫大午哀嘆在獄中「苦不堪言,生不如死」,顯示孫大午可能遭到虐待與嚴刑逼供。此前孫大午已多次要求法院放過他無辜的家人與員工,他可以扛責可以賠款,雖然他並未認罪。

在7月17日的庭審,根據《自由亞洲電台》於7月19日報導,孫大午當庭賦詩明志,可見其文才以及獄中悲苦遭遇,甚至中共極權之惡:「日月星辰全無存,晝夜刺眼長明燈;六班甲士雙人崗,辛苦煎熬蒸煮烤;命運無常活死屍,禁止吭聲瞪著眼;苦不堪言信念在,默默思念大午城。」

由於孫大午長期善行以及勤於時評,該案甚受國際輿論矚目,大量相關資訊及議論被中共在「牆內」嚴審、速刪。這種「刪帖子的力度」,可見孫大午案早已超越地方政府尋釁報復的層次,很可能是來自「北京高層」的指令,雖然也有報導認為,可能是去年「大午農牧集團」曾經兩度與強佔村民土地的國營農場爆發激烈衝突,並遭中共鎮壓的緣故。

從孫大午案可見如今在中共極權專制下,不必習近平打噴嚏,只要動用地方政府,就可以毀掉一個勇於批判時弊、佈施地方孚得眾望的白手成功企業家。中共將67歲的孫大午重判18年,等於要他老死獄中,而株連親屬與集團主管、接管集團財產之清算手段,更是震驚社會。此案雖持續受到外媒高度關注與批評,中共依然判定重罪,無動於衷。

從孫大午案可見如今在中共極權專制下,不必習近平打噴嚏,只要動用地方政府,就可以毀掉一個勇於批判時弊、佈施地方孚得眾望的白手成功企業家。攝於2012年。 圖/美聯社
從孫大午案可見如今在中共極權專制下,不必習近平打噴嚏,只要動用地方政府,就可以毀掉一個勇於批判時弊、佈施地方孚得眾望的白手成功企業家。攝於2012年。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