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變成那張被意淫的臉(中):Deepfake的問題不在情慾,是權力不對等

網路可能因此成為對當事女性來說不甚友善、甚至帶有敵意的環境,她們因此不敢、不願繼續參與網路活動,而在網路成為重要公共討論、資訊取得與社交工具的時代,這等於剝奪了這些女性公平參與社會的機會。示意圖。 圖/路透社
網路可能因此成為對當事女性來說不甚友善、甚至帶有敵意的環境,她們因此不敢、不願繼續參與網路活動,而在網路成為重要公共討論、資訊取得與社交工具的時代,這等於剝奪了這些女性公平參與社會的機會。示意圖。 圖/路透社

▍上篇:

我變成那張被意淫的臉(上):為何Deepfake色情片讓人不適?

受害者的「社會斷裂」

已有許多研究說明,成為Deepfake色情片主角對於當事人可能造成的各種影響和傷害,其中包括實質的、對日常生活的波動,還有在情緒與認知層面上的負擔。比方說,許多當事人表示,自己的工作受到影響,這包括兩種可能,雇主可能因此拒絕繼續僱用當事人,使當事人失去工作。或當事人可能因為感到被威脅,而不敢繼續從事過去的職業,例如女性政治人物或記者。

另一方面,網路可能因此成為對當事女性來說不甚友善、甚至帶有敵意的環境,她們因此不敢、不願繼續參與網路活動,而在網路成為重要公共討論、資訊取得與社交工具的時代,這等於剝奪了這些女性公平參與社會的機會。假如當事人不願「退縮」、不以此為羞恥,甚至起身對抗、為自己爭取公道等待她們的則經常是更多的嘲弄、敵意,甚至是報復性的騷擾與攻擊。

當事人也面臨各種情緒和精神負擔,例如因為隱私受到侵犯,而失去對他人的信任;因為不確定誰是觀看者而不敢、不願意和他人社交互動,進而感到孤單、與世隔絕。綜合來說,她們可能感受到一種社會斷裂(social rupture),Deepfake的受害者經常描述她們的生活被切割成Deepfake事件的「之前」與「之後」兩段,除了日常秩序不再外,她們的自我形象與過去所建立的社交網路也受到破壞,而必須重組。

Deepfake作為一種個人的受害經驗,在整體社會和公眾生活上卻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媒體學者指出,媒體的功能之一是創造意義(meaning-making),進而創造與形塑社會文化,其中也包括性與性別的意義與文化1。人們對於性和性別的看法會受到媒體訊息的影響,在父權社會中,媒體訊息經常強化、鞏固、讚揚陽剛氣質,也讓陰柔氣質消音,同時傳統的性別角色與規範不斷地在媒體中被重複與強調,教導、提醒人們必須要謹守規範,例如男主外、女主內的角色設定、蕩婦羞辱,和合理化男性的暴力行為等。

經過分享的Deepfake影片自然也屬於媒體訊息的一種,而當女性作為主要的受害者,並在這些影片中以違反意願的方式被當成性物件與客體,這就對我們的社會傳遞出特定的性別訊息。白話地說,當未經女性同意就被產出的色情影片可以不斷地被欣賞、流傳、消費,女性在這些影片中成為性的表演者,甚至是工具,她們因此失去了對個人身體和慾望的控制權,也喪失了自己作為性行為者的主體性。這呼應並強化了父權社會的意識形態,亦即女性是性的付出者,理所當然地有義務為男性的慾望服務。

因此,Deepfake色情片不只是對個別女性的傷害,也是在宣揚一種不健康、不平等的性別文化,在這個文化底下,女性的身體和慾望不屬於自己,而是可以不斷被挪用、詮釋、扭曲的物件。

Deepfake後的權力關係

或許有人會問,既然Deepfake技術可能被用在政治、娛樂等各種領域,如果關鍵是「非合意」下的變造、使用與傳播,那麼為什麼將Deepfake用於色情片製作,會被視為一個較為嚴重的問題?舉例而言,如果今天某個人的肖像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被用來製作搞笑影片,或是做出其他本人不見得會從事、也不見得樂意從事的活動,這不也是一種非合意之使用?被移花接木到色情片中勢必會造成比搞笑影片更大的傷害嗎?若是,為什麼?換句話說,被「性化」就應該為當事人帶來更多的羞恥感和傷害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討論「權力」和「性」在深偽色情片中所扮演的角色。如前所述,Deepfake色情片的受害者超過90%為女性,其製作、觀看與消費者則主要為男性。這顯示,絕大多數的情況下,Deepfake是某個性別(男)加諸於另一個性別(女)之上的行為,而且構成了一個集體性的現象。使這個現象得以成為可能的,是父權社會裡性別權力的不平等,以及對女人的性的管理、箝制、壓迫,與剝削。

首先,父權社會將男性視為支配方,女性則被置於從屬地位;男人享有各種資格,可以取用來自女人的各種服務,而女人則負擔義務,必須為男人滿足他們的需求,這其中包括家務勞動、情感、性與生育。因此,父權社會賦予了男性特權,讓他們得以將自身的世界觀視為標準,以男性的版本為基礎,決定男女之間的性別互動應該要如何進行,並在女性不遵從這些原則和規定時,對其進行攻擊、予以懲罰。

另一方面,父權社會衡量男性價值的重要標準之一是陽剛氣概,而展現、證明陽剛氣概的方式之一是透過性的征服。於是男性被鼓勵要主動要求、獲取女人的性,甚至可以在女人不給予的情況下,以暴力的方式進行掠奪。在性上征服女人、獲得女性的臣服成為男性社群裡的重要貨幣,讓男性得以確認與提升自己在其中的地位。

於是,Deepfake所提供的,不只是滿足男人慾望的產品而已,更是一種專屬於男性的祕密語言,讓男性得以在這個集體享受女人的性的過程中,確認並展示彼此的陽剛氣質,並宣稱「自己屬於這個男性社群」。換句話說,Deepfake群組裡的各種互動和交換,除了是——或者與其說是——為了實踐個人的性慾望,更是一種性別角色的展演以及試圖鞏固、複製傳統性別權力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男性再次主張自己是性的取用者與消費者,而女性則是付出者,且父權社會賦予男性的資格感與權力,讓他們得以合理化這些在違反女性意願的情況下,「操作」女性的身體與性的行為——甚至以此為傲。

Deepfake所提供的,不只是滿足男人慾望的產品而已,更是一種專屬於男性的祕密語言,讓男性得以在這個集體享受女人的性的過程中,確認並展示彼此的陽剛氣質,並宣稱「自己屬於這個男性社群」。示意圖。 圖/美聯社
Deepfake所提供的,不只是滿足男人慾望的產品而已,更是一種專屬於男性的祕密語言,讓男性得以在這個集體享受女人的性的過程中,確認並展示彼此的陽剛氣質,並宣稱「自己屬於這個男性社群」。示意圖。 圖/美聯社

賺賠邏輯讓性成為羞辱女性之工具

儘管父權社會將女性定位成性的付出者,但這個付出卻必須發生在父權社會認可、允許的情境中——例如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關係——當女人的身體、情慾和性實踐不符合規定時,父權社會就透過羞辱和貶低來打壓女性(如「蕩婦羞辱」)。為此,父權社會打造了一套賺賠邏輯,女人的性被描述成她們最珍貴的特質,給出性的女人等同於失去了自己最大的資產——因此她們必須有其他的「收穫」好予以平衡,例如穩定的婚姻關係或是子女。

在這套邏輯下,將女性置於這些「不合規定」的性情境中,例如「不恰當」的裸露或婚姻外的性行為,就成為一項羞辱與攻擊女性的有力工具。事實上,這正是父權社會精巧設計的機制,男性被認定有資格取用女人的性並決定女人的性可以如何被呈現,與此同時他們也利用「不合格的性」來羞辱女性,藉此打壓女性自我探索、實踐身體與情慾的機會。為了逃避這些羞辱和攻擊,女性可能自願或非自願地規避那些「不好」的性,並依循男性的希望和指示,投入男性「核准」的性中,進而再次強化男性是唯一掌握性話語權的一方的意識形態。

因此,要被強調的是,並非女人的身體和性生來羞恥,也不是女人一旦被他人看到裸露身體或正在進行性行為,就應該要感到丟臉。相反的,女性主義者希望所有女性都可以擺脫這種羞恥、拒絕這套規範,而自由地選擇如何展現與實踐自己的身體和慾望。換句話說,不論是私密影像被散布,還是自己成為Deepfake色情片的主角,都不是女性的「醜聞」或黑歷史,女性並不需要為此道歉或感到恥辱,更不需要為此背負「終身傷痕」,彷彿一輩子都蒙上了污點。

但是我們也必須看見並承認,當下父權社會的規範,確實讓「性」之於女性來說,並非「中立」的經驗和事件:在性的面前,女性除了個人的慾望、意願和偏好以外,還經常性地受制於社會的角色期待與規範,更經常因為性別權力的不平等,而失去詮釋自身慾望的話語權和空間。

經過分享的Deepfake影片自然也屬於媒體訊息的一種,而當女性作為主要的受害者,並在這些影片中以違反意願的方式被當成性物件與客體,這就對我們的社會傳遞出特定的性別訊息。 圖/路透社
經過分享的Deepfake影片自然也屬於媒體訊息的一種,而當女性作為主要的受害者,並在這些影片中以違反意願的方式被當成性物件與客體,這就對我們的社會傳遞出特定的性別訊息。 圖/路透社

受侵犯的隱私與自主性

最後,當人們對於身體與性遭到窺視時感到不適,也不盡然代表心態保守、對慾望和性感到羞恥,甚至「恐性」。性可以在很多情境中發生,不一定需要與愛和親密關係掛勾,更不一定要對個人「意義重大」,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以自身好奇、喜歡、渴望的方式探索性。但不可否認的是,性對人們來說,仍經常是「個人」與「切身」的(儘管不一定私密或隱蔽),這或許是因為性涉及了對身體的探索和定義(我喜歡又不喜歡什麼、慾望而不慾望什麼),以及感受一種極致渴望和歡愉的過程。

由此出發,我們在從事性行為時,確實某種程度上是暴露且脆弱的,因為那不只是我們和自己的深層對話,也包含和另一個人(或多人)的緊密交換。因此,暴露自己的性對於每個人來說,也有著不盡相同的意義——有些人可能因此興奮,但有些人可能偏好更秘密地進行這樣的交換,而不願意他人看見自己的性。於是性影像——不論是真是假——被「曝光」也就構成一種對隱私的極致干預甚至侵犯,有可能令當事人感到高度不安與不適。

因此,Deepfake色情片涵蓋了多個層面的問題。首先在個體層級上,在違背意願的情況下被曝光個人最私密的面向之一,是對隱私的重大侵擾,也可能傷害個人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其次,這樣的「曝光/被曝光」之所以可能,源自於父權社會裡性別權力的不平等,讓女人的性被男人以特定的方式詮釋、操作。這一方面展現在,女人的性被賦予單一的意義,並因為好/壞、道德/不道德的劃分,而成為管理、約束甚至羞辱女性的工具;另一方面,男性透過違反意願地任性取用、享受女人的性,來證明自身的陽剛氣概、展演權力,取得在男性社群裡的正當性和地位。

最後,如Deepfake色情片這樣的「性別互動」又再次鞏固了前述的性別文化和權力分配。換句話說,對女性的性管制和羞辱讓Deepfake色情片成為可能,而Deepfake是對這種權力不平等的具體實踐,因此,若Deepfake色情片持續存在,女性也就難以擺脫在性這件事情上所遭受的管制、風險、與攻擊——縱使我們堅決反對因為自身身體和情慾感到羞恥。

▍下篇:

我變成那張被意淫的臉(下):法律之外,「性」的除魅與表述

若Deepfake色情片持續存在,女性也就難以擺脫在性這件事情上所遭受的管制、風險、與攻擊——縱使我們堅決反對因為自身身體和情慾感到羞恥。圖為#MeToo四週年遊行。 圖/美聯社
若Deepfake色情片持續存在,女性也就難以擺脫在性這件事情上所遭受的管制、風險、與攻擊——縱使我們堅決反對因為自身身體和情慾感到羞恥。圖為#MeToo四週年遊行。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