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吸血鬼與共產黨:黑色喜劇《德古拉同志》如何玩轉鐵幕歷史?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2019金馬奇幻影展特別策劃了「來勢匈匈」單元,放映四部匈牙利電影;今年的金馬影展又為觀眾帶來了別具特色的匈牙利作品——《德古拉同志》(Comrade Drakulich)。本片在匈牙利電影節獲最佳女演員、造型、美術、音效等獎項,可見自家人亦十分喜愛這部融合吸血鬼元素與鐵幕歷史的作品。

德古拉與匈牙利有著深遠的歷史,1897年愛爾蘭作家柏蘭.史杜克(Bram Stoker)寫了一本名為《德古拉》(Dracula)的小說,德古拉的原型為中世紀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而瓦拉幾亞曾為匈牙利王國的一部分。

1921年匈牙利和奧地利共同製作的無聲電影Dracula's Death問世,是德古拉首次出現在大銀幕上。而歷史上最經典的德古拉,則是匈牙利裔美國籍的演員貝拉.洛戈西(Bela Lugosi)於1931年出演的《德古拉》(Dracula)。因此,《德古拉同志》的吸血鬼元素似乎有跡可循,大蒜、陽光、聖水、十字架、念珠等等,也被充分應用在人類與吸血鬼的對抗中。

本片敘述1970年代的匈牙利,為了支援戰火不斷的越南,共黨領導請來曾在古巴對抗美帝的游擊英雄法比安巡迴宣傳,鼓吹捐血活動。法比安雖然已經62歲,外表看起來仍非常年輕,在上級密令下,特務情侶麥雅與拉西開始近距離監視法比安,想查明他究竟是敵是友,並找出他長生不老的秘訣,讓當時的蘇聯領導人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也能獲得永生。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翻玩東歐歷史

片中法比安不斷地重提「1956」這個年份,這是在匈牙利電影中常被提及的時間點,1956年的匈牙利革命也常被作為電影劇情的背景或重要元素。片中特務們常以「自由萬歲」作結,對應當時的時代氛圍格外諷刺。

匈牙利自1948年起成為完全的共產國家,自此經歷八年有「匈牙利的史達林」之稱的拉科西(Rákosi Mátyás)高壓統治。1953年史達林過世,波蘭與匈牙利在三年後紛紛起義,前者的波茲南事件(Poznański Czerwiec)是波蘭人民反抗共產政府的先聲;後者的1956匈牙利革命(1956-os forradalom)則是匈牙利史上極為悲劇的一頁。

當年紅軍的坦克駛入布達佩斯,之所以造成雙方直接的武力衝突有兩個原因:首先,匈共內部並不團結,且保守勢力強悍,蘇聯當局得以個別擊破;再者,當時匈方爭取退出華沙公約組織、成立聯合政府等等要求,狠踩莫斯科底線。

除此之外,當時的中東危機更讓蘇聯判斷西方自顧不暇,因而決定派兵鎮壓。蘇聯此舉也是宣示「不容許東歐國家脫離控制」,可以將此視為布里茲涅夫主義(Brezhnev Doctrine)的前奏。片中法比安提及女友因匈牙利革命去世、以及要求卡達(János Kádár)政府道歉等等,都不斷地提醒今日的匈牙利人不該遺忘這段歷史。

卡達是南斯拉夫的狄托之外,任期最長的東歐領袖,自1956年上台後長期執政,直到1988年才因為經濟崩潰下台。因此本片將矛頭直指卡達與布里茲涅夫,1970年代的匈牙利即是籠罩在兩位強人的陰影之下。

吸血的是誰?

「血液」在本片是極為重要的元素,不論是血液流動的聲音、氣味、顏色,都在吸血鬼的特殊感官下被不斷放大;出色的美術與音效,也讓觀眾得以同步感受吸血鬼對於血液的癡迷。當法比安與麥雅不斷出席各個捐血場合時,他不僅僅渴望鮮血,更著迷於麥雅的Rh陰性特殊血型。

這些血液本是要捐給越南的孩子,最後卻被拿來當成蘇聯與法比安交換永生的籌碼。至此,本片的宗旨終於揭示,吸血的究竟是吸血鬼,還是共產政府?共產政府對人民的剝削,竟不亞於資本主義(法比安從美國回來,可視為資本主義與美國的代表)。

本片導演馬克波玆札爾 (Mark Bodzsar)於1983年出生,對蘇聯的記憶並不多,但卻對1950年代至1989年的匈牙利歷史很有興趣,他曾為了準確再現當時的城市風貌,找上一位前秘密警察詢問。中東歐民主化浪潮風起雲湧之際,匈牙利共產黨在東歐共黨中最先更改黨名,至今卻沒有太多諷刺卡達政權的作品問世,而《德古拉同志》這部黑色喜劇,為這種真實歷史人物為藍本的作品開啟了新頁。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德古拉同志》劇照。 圖/金馬影展

政權與性別權力的置換

作為導演的第二部長片,其野心仍然清晰可見,除了在片中翻玩東歐歷史、融合吸血鬼元素,更是在劇情推進的過程中,讓女性不再處於被動地位。麥雅一開始受制於上級與拉西,甚至不被肯認可以單獨完成任務。直到後來她開始獨自行動,甚至為法比安通風報信,都在在顯示了她已經逐漸拿回自身的主導權,而片中對於匈牙利男性性事的玩笑,在麥雅與拉西的主動性對調後,看起來更加諷刺與可悲。

性別之外,國家的政權也置換了,然而人民是否真正地賦權?共產政權倒台之後,下一個政府是否不再吸食人民的血液來壯大自己?匈牙利與俄羅斯的關係又是否妥善處理了呢?匈牙利對俄羅斯的經貿之間長期存在貿易赤字,雖然兩國關係不若俄波關係緊張,卻也因此使得其加入的V4集團,因四國對俄政策分歧而沒有長遠進展。即便蘇聯已經解體將近30年,鐵幕的暗影依然存在於這些曾經的附庸國心中。

小結

當麥雅與全身包緊緊的法比安一起賞日出時,鏡頭帶到一座拿著火炬的雕像。1947年,匈牙利人為了感謝蘇聯在二戰時將他們從納粹手中解放,在蓋勒特山上立了一座自由女神像,而神像旁還有兩座雕像,分別是拿著火炬以及殺死巨龍的人。

當年自由女神像周邊有許多關於蘇聯的痕跡,例如一座拿著PPS-41的紅軍雕像。這座雕像在1956革命時拆除,後來雖然重新建起,但仍在1992年被移至布達佩斯雕塑公園。自由女神像是布達佩斯城區中僅存的幾個共產時期遺留下來的雕像,它們見證了匈牙利從擁抱蘇聯到對共產政權失望的過程,比蘇聯還要恆久地屹立在匈牙利的國土之上。

《德古拉同志》雖然有著歷史和政治的剛硬背景,但卻雜揉了愛情、奇幻等元素,以喜劇方式演繹了具恐怖氛圍的吸血鬼——這或許正是新世代導演看待沉重歷史的獨特方式。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