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這只是空襲歲月的開端:1944年10月,臺灣沖航空戰裡的澎湖(上)

1944/10/12上午10點過後,美軍列克星頓號航艦派出的SB2C機群,在澎湖擊沉了日軍徵用的運輸艦「淺香丸」,強大的爆炸直衝天際。  影像編修/廖英雁
1944/10/12上午10點過後,美軍列克星頓號航艦派出的SB2C機群,在澎湖擊沉了日軍徵用的運輸艦「淺香丸」,強大的爆炸直衝天際。 影像編修/廖英雁

記得一九四一年(日:昭和十六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向美、英等國宣戰的前一個星期,日本艦隊的大小軍艦到澎湖補給,其軍艦上的官兵曾到我們就讀的國民學校參觀,看到我們正在挖防空洞,便誇口對我們說:他們一定會打敗敵人,用不著挖防空洞。但到了一九四四年,日本便逐步敗退。是年十月十二日早晨,美軍的飛機大舉來襲轟炸澎湖海軍要港……
(朱茂林,澎湖耆老,2002)

侵略人者,人恆侵略之,似乎是歷史定律。二戰期間,軍國主義把持下的日本,因受美、英、荷等國經濟制裁與原料禁運,竟悍然於1941年12月8日突襲美軍珍珠港基地、美軍協防菲律賓群島、英屬馬來亞,之後又攻克荷屬東印度群島,揭開太平洋戰爭的序幕。但日軍在1942年6月中途島戰役、1942-43年瓜達康納爾島戰役之後損失慘重,喪失南太平洋制海權,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從此展開逐島、跳島反攻,逐步從日軍手裡取回淪陷區。

尤其1944年中的馬里亞納群島戰役中,盟軍重創日本的航艦與航空兵力、收復塞班島、關島與天寧島,獲得西太平洋的海空優勢,日本大本營的「絕對國防圈」自此破滅。盟軍反攻計畫裡,奪回日軍控制的菲律賓或臺灣之後沿路北上,切斷日本與南洋的海上補給線,劍指日本本土,已是遲早的事。

當時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上將尼米茲(Chester W. Nimitz),曾提出攻取臺灣的「堤道作戰」(Operation Causeway)計畫,預計先期占領澎湖,再對南臺灣發動兩棲登陸,奪取左營軍港為灘頭堡後,攻佔恆春飛行場,防範呂宋島日軍反撲,並敉平臺灣全島、切斷日本南洋海上交通線,之後分兵渡海登陸閩南,與國軍在華南會師,最後向北揮軍攻取日本本土。

血腥的攻臺計畫,儘管限於種種原因,不敵美國西南太平洋總司令——陸軍上將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主張的「攻取菲律賓」構想,最後並未實行,讓臺灣平民躲過慘烈的兩棲作戰,但美軍以菲律賓為重點的反攻軸線,仍須防範日軍集結海空兵力從臺灣跨海增援,轟炸臺灣終不可免。

1944年10月12日起,為了保障對菲律賓雷伊泰島的戰役順利進行,美國海軍第38特遣艦隊(Task Force 38, TF38)在指揮官海軍中將密契爾(Marc A. Mitscher)的率領下,對外圍戰場的臺灣發動了大規模空襲,史稱「臺灣沖航空戰」(Formosa Air Battle),所謂「沖」是日語裡近海的意思,「台灣沖航空戰」就是日方文獻裡記載在台灣近海發生的空戰,至於美軍則以「福爾摩沙空戰」(Formosa Air Battle)稱呼。而位處更外圍的澎湖群島,由於設有測天島海軍基地、猪母水飛行場等軍事設施,也躲不過這一劫。

1944年10月12日:空襲第一天

有史以來澎湖之受空襲,蓋以民國卅三年十月十二日為嚆矢。當盟軍機動部隊作大規模空襲全臺澎之當日,三時三十四分突接空襲警報。至十七時五十五分警報解除之間,前後四回有グラマン戰爆連合延四○機來襲,悠悠飛翔於馬公上空,對碇泊中之日本船團全部投彈及魚雷攻擊,使之沉沒或擱淺。
(顏其碩,澎湖文人,1969)

1944年10月10日,美軍第38特遣艦隊空襲沖繩後,於11日南下,在臺灣東部外海集結,預定於12日大舉轟炸臺灣。特遣艦隊雖是機動任務型編組,兵力卻不含糊,規模包含17艘航空母艦(9艘正規航艦、8艘輕型航艦)、6艘主力艦、4艘重巡洋艦、11艘輕巡洋艦、57艘驅逐艦,以及各式艦載機共約1,098架。

為了有效調配兵力,特遣艦隊又分成四支特遣支隊,各自指定任務區域:第38.1、38.4支隊,負責南臺灣到呂宋島北部海域;第38.2支隊,掃蕩北臺灣區域。至於中臺灣與外島澎湖,則由第38.3支隊(Task Group 38.3, TG38.3)負責。

第38.3支隊麾下主戰兵力包括:艾賽克斯號航空母艦(USS Essex, CV-9)、列克星頓號航空母艦(USS Lexington, CV-16)、蘭利號輕型航空母艦(USS Langley, CVL-27)、普林斯頓號輕型航空母艦(USS Princeton, CVL-23),共有4個飛行大隊,配備艦載機254架。

1944年10月臺灣沖航空戰期間,美軍第38.3支隊負責掃蕩中臺灣與外島澎湖。支隊所屬的四艘航艦如上圖。
 圖/取自維基共享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1944年10月臺灣沖航空戰期間,美軍第38.3支隊負責掃蕩中臺灣與外島澎湖。支隊所屬的四艘航艦如上圖。 圖/取自維基共享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在行動之前,第38.3支隊明確的界定目標優先順序:日軍飛機為最優先,其次為日軍飛行場與設施,再者則是船艦。另外由於臺灣東部多高山、西部低空多雲的阻隔,從東部外海起飛的特遣艦隊機群進出目標區上空時,必須穿越臺灣南端的上空。

第38特遣艦隊浩浩蕩蕩集結,日軍的偵查機自然也監視到了。10月11日傍晚,日本聯合艦隊發布12日作戰目標概要,下令日本海軍第七六二航空隊(代號為T攻擊部隊)在晚上由沖繩起飛,趁黑夜時分攻擊美軍艦隊。同時,臺澎各地的海空軍事基地也全面戒備。

12日凌晨,日軍的水上偵察機發現美軍38.1到38.4特遣支隊在東部外海集結,情資旋即火速送達全島。凌晨0334時,臺灣東、南、北、中地區以及岡山海軍地區,全都響起了淒厲的空襲警報,劃破黎明前漆黑的夜空。耆老記憶中美軍密集空襲臺灣的歲月,就此開啟。

臺灣沖航空戰期間,美軍第38.3特遣支隊的航跡圖。 影像來源/NARA via Fold3
臺灣沖航空戰期間,美軍第38.3特遣支隊的航跡圖。 影像來源/NARA via Fold3

10月12日破曉前的夜色裡,距離臺灣約75英哩的東部外海,美軍第38.3支隊的四艘航艦群正迎風航行。起降區的天空多雲時晴,有疏雲到裂雲,2,000呎高的積雲底部則為裂雲到疏雲,偶有觀測到輕微至中等的颮線活動。風向040°、風速16到20節、能見度12英哩,海面有小浪,飛行天候普通到良好。

清晨0555時,比日出時間0645時還早50分鐘,列克星頓號便率先起飛F6F地獄貓(Hellcat)戰鬥機、TBM復仇者(Avenger)魚雷轟炸機、SB2C地獄俯衝者二式(Helldiver II)俯衝轟炸機等戰機;0600時,艾賽克斯號也出動戰機,第一波首攻中臺灣。

0630時,蘭利號航艦的戰機跟著升空。普林斯頓號則起飛戰機,進行戰鬥空中巡邏(C.A.P),屏障航艦群周圍的制空權。各艘航艦的艦載機群,分成四波全甲板攻擊(deck load strike,將飛行甲板上一次可容納的艦載機全數投入打擊),在晨光裡撲向中臺灣嘉義飛行場、臺中飛行場、虎尾飛行場、日月潭等地,以及桃子園(左營)海軍基地與澎湖群島。

1943/11/7美國陸軍航空軍第14航空隊偵照下的澎湖群島。圖中的測天島(Observatory Is.),美軍稱為案山海軍基地(Ansan Naval Base),是1944年10月空襲重點。
 影像編修/廖英雁
1943/11/7美國陸軍航空軍第14航空隊偵照下的澎湖群島。圖中的測天島(Observatory Is.),美軍稱為案山海軍基地(Ansan Naval Base),是1944年10月空襲重點。 影像編修/廖英雁

從列克星頓號第一波起飛的打擊機群,包括6架TBM、15架SB2C、12架F6F,在16架稍早起飛的F6F戰機開路掃蕩下,壓境而來。F6F戰機先在中臺灣上空與零星的日機纏鬥,獲得壓倒性的上風,損傷輕微,打擊機群隨即長驅直入。

6架搭載魚雷的TBM飛抵澎湖後,朝馬公港內的船艦發起攻擊,6枚空射魚雷有5枚命中目標,包括1艘日軍徵用的貨輪(Fox Able)、4艘日軍徵用的客貨輪(Fox Tare Baker),事後的偵查照片證實這些船最後都沉入海裡。15架掛載半穿甲炸彈(SAP)的SB2C,則在臺灣與澎湖群島之間的海域轟炸船艦,擊沉了1艘客貨輪(Fox Tare Charlie),並造成1艘客貨輪(Fox Tare Dog)、1艘小型貨輪(Sugar Dog)與1艘小型近岸汽艇重損。飛抵澎湖的F6F戰機,則以機槍對猪母水飛行場地面的戰機進行掃射,摧毀5架戰機(美軍宣稱3架為零式戰鬥機,2架型號不明),又在測天島海軍基地外擊傷1架九七式飛艇。0841時,執行掃蕩與第一波打擊的機群返場降落於列克星頓號航艦上。

第一波打擊機群還在空中時,第38.3支隊的第二波打擊機群已經起飛。其中對澎湖的攻擊重點,集中在先前機群偵察到的船舶與陸上設施。0814時,艾賽克斯號航艦派出8架TBM、10架SB2C、11架F6F(其中1架為照相型);0815時,列克星頓號航艦也起飛了7架TBM、10架SB2C、8架F6F(其中1架為照相型),再度飛往澎湖。

一架F6F正要從列克星頓號航艦起飛空襲臺灣,時間應為1944/10/12臺灣沖航空戰首日。
 圖/取自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一架F6F正要從列克星頓號航艦起飛空襲臺灣,時間應為1944/10/12臺灣沖航空戰首日。 圖/取自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來自艾賽克斯號航艦的TBM飛抵澎湖後,攻擊數艘由馬公港駛出的小型艦艇;SB2C朝向馬公港內的船艦以及測天島海軍基地投彈;F6F則攻擊馬公港內的船艦、猪母水飛行場停放的日機(張維斌,2015)。而列克星頓號派出的戰機方面,TBM和SB2C擊沉了1艘被日軍徵用為彈藥運輸艦的客貨輪(Fox Tare Baker)、1艘貨輪(Sugar Baker),並擊傷另外3艘貨輪(Sugar Baker);F6F也以機槍掃射猪母水飛行場,宣稱摧毀了1架地面上的天山式艦上攻擊機、1架型號不明的單引擎戰機。第二波打擊機群分別在下午1202時返抵艾賽克斯號航艦、1220時降落在列克星頓號航艦上,結束第38.3支隊當天對澎湖群島的空襲行動。

儘管10月12日稍晚,各艘航艦還出動了第三、四波打擊機群,但對象都不是澎湖。而從蘭利號航艦起飛的艦載機,雖也在報告中提及曾飛抵澎湖掃射1艘近岸船隻、2艘客貨輪,不過蘭利號主要任務為攻擊嘉義飛行場、臺中飛行場及周邊設施,以及左營軍港的船舶,對澎湖的這一波攻擊僅是點綴。所以當天空襲澎湖的真正主力,仍是來自列克星頓號、艾賽克斯號航艦的87架戰機。

根據第38.3支隊的任務歸詢報告,10月12日在澎湖確認的戰果為:擊沉日軍1艘大型、2艘中型運輸艦、若干小型船隻,擊傷1艘巡邏艇和幾艘小貨船,也摧毀了8架停放在猪母水飛行場地面的日機。當時任職於澎湖廳的文人顏其碩,在日記裡寫道:「十月十二日:太平洋戰爭發生以來,本日馬公初受空襲。爆彈多落在海軍及軍用船」,遙遙呼應了美軍報告的內容。

TBM復仇者式魚雷轟炸機的飛行員座艙。
 圖/取自WorldWarPhotos
TBM復仇者式魚雷轟炸機的飛行員座艙。 圖/取自WorldWarPhotos

1944年10月13日:空襲第二天

十月十三日:本日馬公又有空襲……當時本人在澎湖廳內防空壕,家族在自宅門前簡易防空壕避難,幸皆無事,唯自宅樓上玻璃窗爆破十餘塊。馬公市內住民紛紛向鄉下疎散……
(顏其碩,1969)

10月13日拂曉,第38.3支隊正位於距離臺灣60英哩的東部外海上,當日天氣比前一日來得差。航艦群所在的起降區天氣晴時多雲,裂雲到疏雲,雲量中等,積雲的底部為疏雲到裂雲。早晨偶有觀測到輕微的颮線活動,能見度為12英哩(在颮線中減至1到2英哩)。海面風向為025°到045°,風速25到35節。飛行天候普通到不良。海面有小浪。而在目標區的天氣方面,多雲到局部多雲,各地雲冪高度2,500呎。低空有層雲和薄霧,讓能見度減少為3英哩。全區都有頻繁的颮線活動,飛行天候普通。

轉壞的天氣,並未影響第38.3支隊的出擊。艾賽克斯號與列克星頓號航艦,分別在清晨0514時、0615時各自派出16架F6F,執行當天第一波空中掃蕩任務,攻擊原先由38.2特遣支隊負責的北臺灣。清晨0555時,澎湖群島發布空襲警報。到了0705時,空襲警報也再次響徹全臺灣各地。

0821時天色大明後,艾賽克斯號第一波打擊機群升空,包括8架F6F(其中1架為照相型)、12架SB2C、8架TBM;0820時,列克星頓號也出動第一波打擊機群,包括8架F6F、7架TBM、14架SB2C。同一時間,普林斯頓號的第一波打擊機群也升空,由8架F6F、7架TBM所組成。三艘航艦的72架戰機再度撲向澎湖群島;目標是測天島海軍基地、基地乾塢裡的一艘驅逐艦(前一天空襲時所發現),以及相關岸上設施。

儘管如此,當打擊機群飛抵澎湖時,惡劣的天氣正等著他們。當地受到厚重的雲層遮蔽,雲量高達9/10,能見度僅5英哩。積雲的雲冪低到只有2,500呎(約762公尺)甚至1,000呎(約305公尺),不但使精確俯衝轟炸變得格外困難,也讓原定的協同攻擊宣告破功。

在一片混亂裡,列克星頓號的SB2C機群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雲洞,隨即全數穿雲下降攻擊,誰知一陣轟炸過後,竟然所有炸彈都沒有擊中主要目標——那艘在乾塢裡上架維修的日軍驅逐艦,只有幾枚擊中乾塢東邊數棟建築,並炸毀了一座儲油槽(依照事後畫質極差的偵查照片所驗證)。F6F俯衝以機槍掃射測天島海軍基地,TBM則對當地投擲集束燒夷彈,引發了卸煤碼頭與煤炭貯存場的沖天大火。上述機群在1020時返抵列克星頓號航艦。

糟糕的天氣,同樣不利於艾賽克斯號機群的對地攻擊:SB2C機群在澎湖上空找到雲洞下降後,分成兩組轟炸測天島乾塢南、北兩側,然而乾塢根本沒被命中,許多炸彈只是落在周遭建築上;TBM也穿越雲洞下降,分成先後兩組攻擊,第一組對測天島基地、馬公飛行場及一處村落投下集束燒夷彈,但第二組穿雲下降後因偏離目標太遠而只能放棄攻擊。F6F則在穿雲下降後,朝向乾塢內的軍艦、漁翁島南岸的另一艘軍艦轟炸(張維斌,2015)。上述機群在1127時返抵艾賽克斯號航艦。

當天澎湖的雲層實在太低太厚,能見度極差。普林斯頓號派出的TBM中,有3架對測天島的陸地設施進行淺角度轟炸(glide bombing)、1架朝當地南端的卸煤碼頭投擲炸彈、1架也對東側的大型倉庫投彈,但無法觀測戰果,更有2架完全錯失目標,這些500磅炸彈通通落入海裡。一同出擊的F6F機群則對南端碼頭的一艘小型艦艇來回掃射,同樣戰果不明。

1130時,普林斯頓號的機群一一返航降落,結束了第38.3支隊當日對澎湖的打擊任務。而臺灣沖航空戰裡對澎湖的空襲,也至此告一段落。

1944/10/13正午1200時,來自列克星頓號航艦的照相型F6F戰機,拍下了澎湖測天島被空襲後的景象。右下角可見到卸煤碼頭、煤炭貯存場爆炸上竄的濃煙。  影像編修/廖英雁
1944/10/13正午1200時,來自列克星頓號航艦的照相型F6F戰機,拍下了澎湖測天島被空襲後的景象。右下角可見到卸煤碼頭、煤炭貯存場爆炸上竄的濃煙。 影像編修/廖英雁

▍下篇

火雨中的幸與不幸:1944年10月,臺灣沖航空戰裡的澎湖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