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直接民主的民粹危機:罷韓成功後,烽火四起的報復性罷免 ft. 劉珞亦

圖/鳴人堂製
圖/鳴人堂製

(※ 文:許伯崧,鳴人堂編輯)

「感謝130萬沒出來投票的市民朋友,因為這是場不公不義的選舉……」6月6日下午5點多,高雄市長韓國瑜率領行政團隊現身四維行政中心發表談話,針對高達93.9萬同意票確定通過罷免門檻,韓國瑜以兩個感謝,三個遺憾,一個祝福回應,除批評民進黨以「罷韓國家隊」打擊韓市府,韓國瑜也感謝沒出來投票的130萬選民對他的支持,並祝福新任高雄市長能帶領市民安居樂業。12日,中選會公告罷免結果,高雄市長韓國瑜遭解職,行政院宣布由市府參事楊明州代理市長,並將於8月15日舉辦補選投票。

韓國瑜罷免成功,成為我國憲政史上第一位民選直轄市長被罷免的案例。回顧2018年,韓國瑜以「韓流」崛起,並快速席捲全台,同年11月的縣市長選舉,韓國瑜更以89萬張選票碾壓民進黨籍候選人陳其邁的74萬票,「終結」民進黨在高雄長達20年的執政。然而,不到兩年之間,韓國瑜從「百年政治奇才」成為史上第一位遭罷免的直轄市長,民意的鐘擺效應越形快速,足供其他政治人物戒鑑。

這場罷免案,有如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意見認為「57萬票罷免89萬票,好可怕」,也有輿論聚焦罷免門檻的四分之一投票率是否過低,認為「只要有堅定的四分之一基本盤就可罷免成功」;更有意見批評,罷免韓國瑜「讓台灣只剩一種聲音」。

「四分之一門檻很簡單嗎?」知名法律新媒體《法律白話文運動》社群總監劉珞亦表示,如柯市長的意見是缺乏對罷免程序的完整瞭解,他指出,罷免成案門檻有三階段,6月6日的罷免投票是最後階段,前面還有第一階段的「罷免提議」,需有1%的選舉人提議(以高雄市選舉人口計算約為2.28萬人);第二階段「罷免連署」則需要10%的選舉人(約為22.8萬人),需在60天內完成連署,且提議人與連署人不能重複。

劉珞亦說,以這場罷韓案來看,光在前兩階段的提議與連署就很不容易,因為第一、二階段就需要有近25萬公民願意交出自己的身分證與個資,尤其在政治議題上,「許多人對於把自己的個資用在罷韓活動是有疑慮的」,特別是台灣過去的長年戒嚴,讓老一輩人對於把自己的身分證貼在連署書上會有陰影,「這恐怕不是25%投票率可以罷免50%投票率的問題」,他強調。

回顧「選罷法」修法歷史沿革,從1994年前罷免禁止宣傳,並於同年修法使罷免投票與選舉投票分開辦理,且將罷免門檻的「三分之一以上投票,且同意票多於反對票」,上調為「二分之一以上投票,同意票超過二分之一」的雙二一制度。在2016年成功推動修法,將罷免門檻調降為「四分之一投票,且同意票多於反對票」至今,「罷免」作為公民行使直接民主的手段,如今也面臨到「報復性罷免」的考驗——韓國瑜支持者與如新黨王炳忠等,各別提出罷免時代力量議員黃捷、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的主張;此外,民進黨籍的梁文傑與王浩宇,更成這波「報復性罷免」的眾矢之地。

除了罷免提議與連署門檻外,發動罷免程序需敘明罷免理由,以新黨倡議的罷免陳柏惟為例,王炳忠指出罷免理由就是「草包」;然而,「草包」可以作為發動罷免程序的具體事由、甚或寫上罷免理由書嗎?

劉珞亦認為,中選會只能就提繳的資料進行形式審查,未能就內容加以審查,即便未來就算這波「報復性罷免」的主張就只有「草包」,中選會也不能據此否決提案,罷免方的政治與言論自由需受保障,在沒有具體標準下,坦若中選會就罷免理由加以審查與禁止,那將有不當限縮公民行使罷免權的疑慮。

「但選民會就罷免理由書加以判斷」,劉珞亦認為,如果選民認為理由書內容欠缺正當性,響應加入連署的自然不多。他強調,台灣社會累積多次選舉與罷免的操作經驗,他認為選民應已具一定的民主素養。

罷免韓國瑜會讓台灣民主只剩一種聲音嗎?25%的罷免門檻是否過低而缺乏正當性?「選罷法」第75條第1項規定,「公職人員就職未滿一年者,不得罷免」的規定,是否因未明確禁止「宣傳」罷免,而讓公職人員就任後即面臨烽火四起的宣傳戰?

在韓國瑜正式卸下高雄市長一職後,本集《鳴人放送》帶你認識罷免權的前世今生,以及在「報復性罷免」下,我們該如何面對在此直接民主下的民粹危機?點擊以下連結即可線上收聽。

▍本集節目討論

  • 1994那年,韓國瑜首次的被罷免危機
  • 面對罷免方來勢洶洶,韓陣營「冷處理」戰術可行嗎?
  • 三分之一?雙二一?四分之一?罷免門檻的前世今生
  • 韓國瑜的時間停止器:韓陣營發動聲請停止為何被駁回?
  • 57萬票罷免89萬票?罷免門檻如何設計?
  • 草包、浮浪貢!中選會能審查罷免理由書嗎?
  • 罷韓後,台灣罷聲四起:直接民主與民粹的曖昧分際
  • 罷韓讓台灣只剩一種聲音?言論自由是什麼?

▍收聽《鳴人放送》本集節目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