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佛教史上的新疆:經典翻譯大師「鳩摩羅什」與「玄奘」的故事

圖為甘肅武威市千年古剎鳩摩羅什寺,攝於2013年。 圖/中新社
圖為甘肅武威市千年古剎鳩摩羅什寺,攝於2013年。 圖/中新社

最近新疆面臨多事之秋,先有維吾爾人遭到迫害,近日爆發的「新疆棉」事件,也導致藝人紛紛湧上檯面表態,而這些都源於「一個中國」的立場。撇開這些,本文由千餘年前佛教史上兩位譯經大師談起,來認識這個離我們遙遠的地方。

新疆在中國歷史上稱為「西域」,19世紀起俄羅斯人稱為「東突厥」,近代學術則稱「中亞」。其疆域到底有多大?答案是台灣的46倍,新疆人普遍白皙,與漢族、藏族的「黃種人」有很大不同。多年來,整個新疆地區因疆域、種族、信仰與物產,經常成為衝突的焦點。

佛教發源於印度,傳入中國的路徑不只一條,但若通過「絲綢之路」抵達中國河南的洛陽、陝西的長安(今名西安),新疆是個重要的中繼站,它連通了東西方的貿易與文化,交織出文明的光輝。後來發展出的中文詞彙裡,有「胡」、「番」者多為外來物,如胡琴、胡椒、胡瓜、番茄、番薯、番石榴(芭樂)等。

晉末姚秦時代的鳩摩羅什

大約公元四世紀,一位偉大的佛教人才誕生,他名叫鳩摩羅什(下簡稱「羅什」)。羅什出生於西域的龜茲國,即今新疆的庫車縣,此地物產豐饒,又有冶鐵業,經貿與文化發達。龜茲音樂後來傳入中國,演變為唐代的佛曲。

當時中國陷入西晉東晉交接、五胡十六國的混亂局面,羅什七歲那年隨母親一起出家,長大後已是聲名遠播的僧人。前秦的符堅因為仰慕他,竟派大將呂光伐兵七萬,欲擒羅什回國。呂光俘獲他之後,竟脅迫羅什娶龜茲王女,並賜醇酒,此時的羅什戒律全毀。後來他育有二子,《晉書・列傳・鳩摩羅什傳》即有此記載,數年前一位北京學者告訴我,新疆地區仍有許多羅什的後代。

不久前秦滅亡,呂光稱帝。此後18年間,羅什被呂光等人軟禁在涼州(今甘肅省武威市)。接著姚興稱帝,率兵進攻東晉,一舉攻下都城,迎請羅什抵長安,以國師之禮相待,但又脅迫他娶十名女子。

庫車附近的克孜爾千佛洞,是四大石窟之一。鳩摩羅什曾在此講經,因此立有他的塑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庫車附近的克孜爾千佛洞,是四大石窟之一。鳩摩羅什曾在此講經,因此立有他的塑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鳩摩羅什一生多災多難,被迫還俗、娶妻生子何其難堪?但他翻譯的佛教經典至今仍被奉為圭臬,如《金剛經》、《阿彌陀經》、《法華經》、《維摩詰經》、《中論》、《大智度論》等。他精通梵語、中亞語、華語,「中文譯筆流暢」是他的最大優點,但也招致後來的批評:有「達雅」而無「信」。

舉例來說,《法華經》是個簡稱,根據梵文原意是《正法華經》,意思是「端正(潔淨)如蓮花一般的經典」,羅什偏捨「正」而選用「妙」,象徵奧妙、深妙意。結果到了隋代、天臺宗的智者大師在對大眾說法、解釋「妙法蓮華經」這五字時,竟然動用了90天的時間談一個「妙」字,文獻記載他「九旬談妙」即指此。換句話說,智者大師依循鳩摩羅什的翻譯來做「妙」的詮釋,明顯是受了誤導。

不過我們還是要對鳩摩羅什起敬,因為許多譯經師的譯筆不是味同嚼蠟,就是不明所以。讀來清楚明白、適合記憶諷誦,仍是經典流傳的首要條件。

龜茲國的佛教石窟是中國佛教開鑿最早的,包括六個主要石窟群:克孜爾石窟、庫木吐拉石窟、森木塞姆石窟、克孜爾尕哈石窟、瑪扎伯哈石窟、托乎拉克埃石窟。其中克孜爾千佛洞前,還樹立了鳩摩羅什塑像,可見對當地人來說他是個值得追憶的典型。

大唐的玄奘

古之高昌國即今之新疆吐魯番,唐代玄奘大師路經此地時,曾留下這麼一個故事。當時篤信佛法的國王麴文泰,率領全城百姓夾道歡迎、熱情款待,並懇求大師永駐其國。但玄奘堅決不允,只在停留的一個月期間講解《仁王般若經》。

隨後玄奘準備上路,繼續西行至印度取經。然而玄奘西行求法,事先並未得到唐太宗批准,照他自己的說法是「冒越憲章,私往天竺」。於是護持佛法不遺餘力的高昌國王麴文泰,便寫了24封書信,每封信附上大綾一匹,請高昌以西的龜茲等24國讓玄奘順利通過。換句話說這24封書信等於是護照,讓大師通行無阻。

高昌國雖地處西域,居民卻大多數是漢人移民,連國王麴文泰也是。不過後來高昌國因為與唐朝政府交惡,一連串問題讓唐朝決定動武。貞觀十四年(公元640年),唐軍滅高昌。玄奘大師的譯作無數,《大般若經》、《瑜珈師地論》是重量之作、《心經》則千餘年來諷誦不輟。

新疆地處絲路要道,處處是佛教昌盛之地,為何後來伊斯蘭化,人民改佛教而歸信真主阿拉呢?那是因為回教日益壯大、向四方征戰,連佛教的發源地印度,都在公元1203年時被回教大軍滅亡,古之西域諸國又何能免?因此今日維吾爾族多為穆斯林。如今我們回顧晉末姚秦時代的鳩摩羅什、大唐的玄奘,古之龜茲與高昌二國,都已是歷史陳跡了。

圖為山西稷山發現的玄奘取經圖壁畫,攝於2003年。 圖/新華社
圖為山西稷山發現的玄奘取經圖壁畫,攝於2003年。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