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西拉雅信仰的過去與現在:探訪「四社公廨」祭典與尪姨

台南官田埔仔四社公廨(聖和廟)。 圖/作者自攝
台南官田埔仔四社公廨(聖和廟)。 圖/作者自攝

埔仔四社公廨(舊稱四社聖和廟)坐落於台南官田區社子里公館聚落,主祭太上老君(西拉雅信仰)、太祖與阿立祖,是融合原漢祭拜方式的公廨。本月正逢四社公廨阿立祖聖誕祭典,筆者特別前往記錄並訪談現任尪姨尤威仁

四社公廨的歷史

現代行政區劃分的「社子里」包含眾多聚落,古時是西拉雅族的部落「社仔社」,據《諸羅縣志》記載,當時社仔社是目加溜灣社建立的支社,清乾隆年間遭蕭壠社人入侵趕走。但不管是誰驅趕誰,先來後到,最終都是族群融合,在此安穩生活的。西拉雅四大社——蕭壠、目加溜灣、麻豆、新港——的西拉雅族人皆先後來過此地居住,可能也成為四社公廨的命名由來,象徵西拉雅四大社的祖靈齊聚於此;此四社和大武壠族的四社是無關的。

村民指出,在四社公廨未建成前,在地就有向甕陳列在廟址的芒果樹下。民國91年出版《官田鄉志》記述詳細,其中說到未建廟時,居民在夜晚或清晨前來耕田時看見白衣白裙女子,他們都知道那是太祖,若自己或牛隻無故出現病痛,就會攜帶供品前來祭拜,便會痊癒無事。

民國73年(1984年)以前,此地的向甕已有用磚瓦蓋類似五營的小廟。當時的六雙居民林永昌途經公館後,罹患腿疾久久未癒,遂求助四社太祖指點,再前往頭社部落請益,後得知太祖希望在社子公館某處建立公廨。民國73年(1984年),林永昌募資興建公廨,最終於民國74年(1985年)11月完工「四社聖和廟(公廨)」,廟成後,林永昌的腿疾自然不藥而癒。

而林永昌的父親林朝順,在參與建廟工事途中受四社太祖附身過,後成為頭位尪姨。當時以漢人祭儀為主,除了稱聖和廟,也設有天公爐(現已不存),依鄉志中的舊照來看,是裸上身和手拿香進行儀式的,與漢人乩童無異。而民國94年(2005年)林朝順逝世後,由西拉雅族裔尤威仁擔任新尪姨至今,四社公廨也逐漸恢復西拉雅式的祭儀。

太上老君的五大社祖靈

太上老君是漢人文化圈中再熟悉不過的名字,祂是道教神祇,是三清道祖之一,也經常出現在文學、影視作品中。但在台灣西拉雅信仰中是必須被小心檢視的。西拉雅族是台灣最早接觸外來文化的原住民族群,但卻沒有文字紀錄,習俗與歷史多由外來文明角度去詮釋與傳承,於是祖靈信仰在原漢融合中誕生了一位太上老君。

西拉雅各部落的宗教信仰也並非一致,神祇有太上老君、太祖、阿立祖、阿立母……等等,每個部落對其尊稱不同,但都指向祖靈。神祇的詳細紀錄可見人類學家潘英海教授的研究。在西拉雅原始神話中,太上老君是沒有形象的,也無法用文字記錄,據傳是西拉雅先祖渡海來台,在海上引路之天神或祖靈,在信仰層面上,太上老君似乎比一般的祖靈位階都還要高。

在官田的隆本復興宮中奉祀一尊有道教形象的太上老君,但實為西拉雅信仰中的神祇;左鎮老君祠供奉焦吧哖事件受難者、有應公媽與西拉雅祖靈(太祖老君),其中主神太上老君,依廟宇碑文所記載,是來主持在地祖靈與有應公合壇的道教神祇,與一般公廨中的西拉雅太上老君不同,但筆者認為多少有受西拉雅信仰影響。 圖/作者自攝
在官田的隆本復興宮中奉祀一尊有道教形象的太上老君,但實為西拉雅信仰中的神祇;左鎮老君祠供奉焦吧哖事件受難者、有應公媽與西拉雅祖靈(太祖老君),其中主神太上老君,依廟宇碑文所記載,是來主持在地祖靈與有應公合壇的道教神祇,與一般公廨中的西拉雅太上老君不同,但筆者認為多少有受西拉雅信仰影響。 圖/作者自攝

西拉雅四大社在社會課本中經常提到,但信仰上的西拉雅五大社是顯為人知的,不少研究指出,應是民國年間才形成的祭祀行為,何況五位神祇中其中一位是四社公廨的主神,四社公廨是民國74年(1985年)才建立。

五大社的神祇依大內頭社公廨的令旗來看,由右至左依序為社仔社太上老君、篤加阿立祖、蕭壠社太上老君、灣裡社太上老君(目加溜灣社)、新港社太上老君。目前只有頭社公廨奉祀五位神祇,其餘部落皆奉祀自己的太上老君。據四社公廨的尪姨說,大家尊頭社部落的蕭壠社太上老君為大姊,而社仔社太上老君為三妹。篤加阿立祖的淵源存有一段趣聞,在《南瀛學》電子報39期〈篤加阿立祖與番仔塭阿立祖的迷思〉有詳細記述。

台南大內頭社公廨(太上龍頭忠義廟)奉祀的五位神祇令旗。 圖/維基共享
台南大內頭社公廨(太上龍頭忠義廟)奉祀的五位神祇令旗。 圖/維基共享

四社公廨祀神

四社公廨的中位祭祀社仔社太上老君,神號以道符方式書寫在令旗上。前方有祀壺,壺中有「向水」,代表祖靈力量,是西拉雅信仰真正祭祀的對象,非容器壺甕。向上插「青」,澤蘭(西拉雅語「Ihing」,音譯「青」)是信仰中的神物,可作祭器、平安符。不過青也有很多種植物,並非都是澤蘭。

祀壺共三位,中間為社仔社太上老君、右為老君、左為太祖媽,配祀的東公廨為藥王、西公廨為藥軍士(尪姨說可比擬為藥店老闆與製藥師)。左右各有象徵物豬頭殼、將軍柱(綁豬頭殼的竿子)與向竹。 圖/作者自攝
祀壺共三位,中間為社仔社太上老君、右為老君、左為太祖媽,配祀的東公廨為藥王、西公廨為藥軍士(尪姨說可比擬為藥店老闆與製藥師)。左右各有象徵物豬頭殼、將軍柱(綁豬頭殼的竿子)與向竹。 圖/作者自攝

前庭供奉三十六營備守太祖,據尪姨解釋,如同漢人信仰中的五營兵將,但為何是三十六營還有待研究。 圖/作者自攝
前庭供奉三十六營備守太祖,據尪姨解釋,如同漢人信仰中的五營兵將,但為何是三十六營還有待研究。 圖/作者自攝

四社公廨在建廟整地時,挖出無主女性遺骨,為紀念在地先人而將其供奉在公廨前,尊稱四社向媽。鳳金甕置於祠內的磁磚蓋下。祭典時會壓上漢文化的墓紙,代表著為先人修繕房屋之意,也象徵此墓為有主奉祀。

四社公廨三壇(比擬為桌頭或副尪姨)施穩潭正在向四社向媽行噴酒禮。噴酒禮是西拉雅族人對祖靈最崇高的致敬禮。 圖/作者自攝
四社公廨三壇(比擬為桌頭或副尪姨)施穩潭正在向四社向媽行噴酒禮。噴酒禮是西拉雅族人對祖靈最崇高的致敬禮。 圖/作者自攝

四社公廨聖誕祭儀

尪姨說每年的祭拜流程不盡相同,今年行較簡單的祭拜流程,後一年應該會進行牽曲與殺豬。今年,正式祭拜前居民皆會攜帶供品、金紙前來擺設案桌,並在上面插香,如同普渡、犒軍。而公廨內設有主爐,向媽有一爐,向媽祠旁也有馬草水爐,公廨旁還設有金爐。無舉辦祭典時,乍看是和漢人祭拜方式無異的。唯獨特的是向媽爐規定插香二根,都是受漢文化影響。

舉辦祭典時,除了焚香燒金,其他皆以西拉雅族的儀式進行,其中,尪姨在祈福儀式中吟唱的禱文是以西拉雅語與台語融合的。今年行簡單祭拜流程:

  1. 前一天尪姨換「向(水)」插「青」,準備供品。
  2. 當日居民會先各自祭拜。
  3. 戲曲開演(現場有布袋戲)。
  4. 燃放鞭炮。
  5. 尪姨敬獻檳榔與行噴酒禮。
  6. 尪姨以順時鐘攪動向缸之向水行祈福儀式(會將三瓶米酒注入向缸中,同樣要順時鐘注入)。
  7. 取向水供人飲用祈福(需喝三杯)。
  8. 接著等待祖靈享用美食後,可擲筊詢問是否滿意並結束祭典(有時祖靈會透過尪姨降駕指示)。
  9. 接著再燒化金紙。

尪姨尤威仁正在進行取向水祈福儀式,左為前來參與祭典的大內頭社公廨三壇——陳進和,是西拉雅族的知名耆老。 圖/作者自攝
尪姨尤威仁正在進行取向水祈福儀式,左為前來參與祭典的大內頭社公廨三壇——陳進和,是西拉雅族的知名耆老。 圖/作者自攝

小結

尪姨尤威仁自小有陰陽眼,後也與阿立祖結下很深的連結,尤威仁本身從事殯葬業,受阿立祖託付任務在人間行善,常與施穩潭為附近的無主墳墓整理和祭拜。他提到阿立祖曾說過:「信仰分門別派,都是現在人無聊在幹的事,做好自己的人生比較重要。」

筆者深有同感,但這宇宙渾沌被劈開後,是回不去的,對於一些民俗文化,始終需追根溯源,釐清真相,這是作為現代人豐衣足食後,進一步的渴望和追求。人類文明與宗教信仰共進退,國家與族群分分合合,宗教也是如此,而大部分宗教皆是從善的,有同樣目的,但各族群如何以不同方式達到共同目的,是作為第三者的文史紀錄者值得觀察與良性比較的。

四社公廨從極為漢化的祭儀逐漸轉型為原漢融合的祭拜模式,雖不與吉貝耍部落一樣保有最傳統的儀式,但每個部落的祀神和禮儀本就不盡相同,四社公廨這樣的轉變也成為社仔社部落獨一無二的特色。

2021年農曆三月廿八(今年提早一天祭拜)的祭祀情況。特別以漢人的輦轎供奉四社太上老君與社仔社太上老君的向甕,行向上插青,青上還分別掛著項鍊、金牌與二位太上老君的官印。 圖/作者自攝
2021年農曆三月廿八(今年提早一天祭拜)的祭祀情況。特別以漢人的輦轎供奉四社太上老君與社仔社太上老君的向甕,行向上插青,青上還分別掛著項鍊、金牌與二位太上老君的官印。 圖/作者自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