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民俗學

偽騙的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應儘速廢止

偽騙的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應儘速廢止

實情根本是旱溪樂成宮謊任這項市定民俗文化資產的保存單位身份,搶奪「十八庄」居民的文化權十年;這件事情早就在十八庄地區爭議許久,只是相對於掌握著臺中市政治基本盤的旱溪樂成宮而言,十八庄全部加起來都還像是小蝦米遇上大鯨魚。

溫宗翰
梁靧/鬼門開,有鬼乎?來看王充的「無鬼論」怎麼說

梁靧/鬼門開,有鬼乎?來看王充的「無鬼論」怎麼說

對於鬼存不存在,現代人往往尋求科學實證。不信鬼的,聲稱沒有科學證據說有鬼;信鬼的,認為科學有極限,目前沒找到證明不代表就沒有。那在科學未發達、人們欠缺科學儀器之前,是如何討論鬼存在與否?我們來東漢哲學家王充是如何用思想實驗來討論「鬼」。

沃草烙哲學
潘宗佶/為老祖而歌或為政治跳舞?來自馬卡道部落青年的不平之鳴

潘宗佶/為老祖而歌或為政治跳舞?來自馬卡道部落青年的不平之鳴

主辦這場打破傳統夜祭的行為,顯然不是真心想了解、傳承馬卡道族夜祭及其背後的歷史、文化等意涵。如果只是因為政治考量才舉辦夜祭,赤山村之中的老祖真會開心接受這場祭祖活動嗎?

民俗亂彈
蔡承甫/以米代金源自「飲福受胙」?北市府政宣何其無知

蔡承甫/以米代金源自「飲福受胙」?北市府政宣何其無知

民俗發展應為自願性的選擇,不應利用公帑,誤導民眾。每一個宗教,每一個儀式,都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意涵,過分牽強附會的廣告宣導,不僅顯現出對祭祀文化的無知,更是踐踏民眾文化自尊,枉顧文化自主權。

民俗亂彈
不管媽祖是哪裡人,你知道祂為何是臺灣最強天后嗎?

不管媽祖是哪裡人,你知道祂為何是臺灣最強天后嗎?

當你認同中國,就會認為媽祖是中國人;只是不要忘了,如果你認同北港,自然就會覺得媽祖是北港人,這是一種文化情感的投射。何況民間信仰神靈觀認為,每一尊神像都會有獨立而顯著的靈,彼此分立,恐怕只有極權者才想要定義媽祖是哪裡人。

溫宗翰
林和君/被影視誤導的民俗觀(二):掀開鬼新娘紅頭蓋,冥婚可怕嗎?

林和君/被影視誤導的民俗觀(二):掀開鬼新娘紅頭蓋,冥婚可怕嗎?

「路邊的紅包不要撿」相信是很多人都聽過的說法,尤其是裡頭還有頭髮或是寫著生辰八字的紅紙,撿起紅包的男性同胞們很可能就會因此多了一尊神主牌的新妻。這是臺灣民間耳熟能詳的冥婚——的儀式之一,又稱為「娶神主」。

民俗亂彈
張育智/被影視誤導的民俗觀(一):符紙顏色越深法力越高強嗎?

張育智/被影視誤導的民俗觀(一):符紙顏色越深法力越高強嗎?

2013年,香港電影《殭屍》火紅,致敬那曾經紅極一時的殭屍片年代,掀起了許多人的成長回憶。在那之後,我收到許多詢問關於符紙顏色的問題,因為該電影當中有一個設定是:符紙顏色越深,所借的法力越高強。但是,這個設定是真的嗎?

民俗亂彈
被耽誤的嘻哈歌手:金曲獎上劉福助唱的是臺灣版嘻哈嗎?

被耽誤的嘻哈歌手:金曲獎上劉福助唱的是臺灣版嘻哈嗎?

第29屆金曲獎上,劉福助與熊仔、葛西瓦、麻吉弟弟、葛仲珊等人,共組「台灣早就有嘻哈」主題,演出廣受喜愛,因此被網友封為今年金曲獎MVP,引起極大討論。然則,劉福助唱的到底是什麼?

溫宗翰
守護生態環境,也是守護人心——反雙溪水庫運動告訴我的事

守護生態環境,也是守護人心——反雙溪水庫運動告訴我的事

民進黨執政提出前瞻計畫重啟雙溪水庫建設,預定壩址位於丁蘭谷,山城小鎮因此緊張,村民也分成兩派對峙。

林吉洋
媒體中的八家將:8+9、八嘎囧與痞踏辣

媒體中的八家將:8+9、八嘎囧與痞踏辣

挾帶獵奇視角的「8+9」,凡是有脫離常軌、失序行為皆一律劃入為「8+9」的範疇中。

許伯崧
陳柏勳/治病先醫心:藥籤從日常生活彌補生物醫療的不足

陳柏勳/治病先醫心:藥籤從日常生活彌補生物醫療的不足

現在人人幾乎都有全民健保,但為何仍有民眾會去寺廟求藥籤?本文從民眾視角,來聊聊藥籤的形象。

民俗亂彈
民俗祭祀與祭品動物權,該如何平衡取捨?

民俗祭祀與祭品動物權,該如何平衡取捨?

我們可以維持祭典,我們可以持續供奉祭品,但我們可以改換其他方式來減少更多動物的犧牲或者苦痛。

陳民峰
神威踏步,實在有譜:在雞舍旁守護信仰傳統的王延守

神威踏步,實在有譜:在雞舍旁守護信仰傳統的王延守

帶一群孩子,給一個嚴格的管教規矩,讓他們在官將、家將的神威起步中,感受傳統信仰的美學,而且證明走在廟會的孩子不會變壞。

鳴人選書
陳柏勳/民俗醫療:解讀藥籤在民間社會中的重要性

陳柏勳/民俗醫療:解讀藥籤在民間社會中的重要性

藥籤不但貼近當地民眾的生活,更結合中醫藥、在地藥材和食材,與環境及歷史脈絡密不可分。

民俗亂彈
靈安尊王顯神威的背面,看見失卻信仰傳統的廟會

靈安尊王顯神威的背面,看見失卻信仰傳統的廟會

文化與信仰是否有其與現代生活互動的邊界存在?這道邊界該如何被遵守?

許伯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