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強挽果袂甜:中市文化局與樂成宮莫讓旱溪媽祖蒙羞

臺中市文化局因循苟且,加上執政黨替換,「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一案至今未解決。 圖...
臺中市文化局因循苟且,加上執政黨替換,「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一案至今未解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臺中市政府文化局於2008年登錄「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為民俗文化資產,卻被十八庄地方耆老與宮廟們認定為「扭曲歷史」、「竊取文化資產」乙案,在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因循苟且與替換執政黨情況下,至今尚未有圓滿結果。

「請媽祖」不能扭曲成遶境

早在旱溪樂成宮登錄文化資產以前,這十幾年來,地方社會早就有大大小小、深淺不同的抗議。對十八庄居民而言,從來就沒有什麼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的說法,始終只有十八庄迎媽祖,以及因應九二一大地震以後社會情勢變化,才特別推出的「聯合遶境」,誰也想不到,十八庄迎媽祖最後會被旱溪媽祖遶境鳩佔鵲巢。

迎媽祖與遶境在民俗意義上,本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民俗文化,迎媽祖通常是至外地迎請外神來境內,而遶境則是神靈巡遶自己管轄的範圍;但晚近許多宮廟受到大甲媽遶境進香活動影響,經常誤用遶境一詞,意圖藉此壯大聲勢;好像用了遶境一詞,就能擴大管轄範圍,藉此抬升自己的地位。

所謂十八庄迎媽祖,根本就只存在烏日、大里、霧峰三地,總計18個舊有自然聚落的庄頭,每年由頭庄東女慈聖宮做代表,迎請彰化南瑤宮、旱溪樂成宮、臺中萬春宮、芬園寶藏寺等外地神進來十八庄境內作客。儀式固定由頭庄迎請,供信徒自由參拜以後,再由第二個庄頭代表迎請,一個村莊接過一個村莊,輪流祭祀,順路再巡遶庄頭,提供信徒祭祀,最後再將媽祖送回各廟宇。

會迎請彰化南瑤宮媽祖的原因,在於整個中彰投三地,往昔皆有彰化南瑤宮的媽祖會,每年固定參與各地節慶祭典進而形成「信仰圈」;即連旱溪本地信徒,也都參與南瑤宮老六媽會,關於此點,媽祖研究權威林美容教授早有研究成果。至於十八庄信徒會去迎請旱溪樂成宮前來作客,主要是因為霧峰林家支脈進到旱溪與太平去發展;萬春宮與寶藏寺則都是基於民俗價值觀當中對外神的仰賴,為壯大神明聲勢而迎請。

最讓人不滿之處在於,若只是因為迎請樂成宮媽祖前來巡庄與祭祀,就能扭曲歷史偽造文化資產,定名為「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那麼恐怕彰化南瑤宮、芬園寶藏寺、臺中萬春宮等廟,也都能聲稱十八庄是他們的轄境,甚至登錄文化資產。

對十八庄居民而言,從來就沒有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的說法,始終只有十八庄迎媽祖。 圖...
對十八庄居民而言,從來就沒有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的說法,始終只有十八庄迎媽祖。 圖/作者提供

文化局與文資局的遮羞布

2008年樂成宮以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登錄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時,其實有非常多程序不正義之處,比如2008年當時並未有縣市合併,臺中市文化局卻逕行公告位於臺中縣的十八庄活動。最可怕的是,訪視當年度的聯合遶境活動,十八庄遶完回到旱溪本境遶境時,其實並沒有整個東區都遶,也就是說東區與十八庄之間在儀式上並沒有相連,樂成宮真實的轄境範圍只在旱溪舊有六個聚落,卻謊稱遶境十八庄;而從訪視到審議階段,都沒有任何文資委員發覺不妥。

臺灣《文化資產保存法》正式投入民俗保存維護工作,其實是2006年以後的事情,當時制度尚未健全,更缺乏民俗命名核確與保存團體登錄認定,因此在2017年新修法公告以前登錄的民俗文化資產,經常遇到民俗名稱亂取,以及保存團體登錄不適當的問題,不勝枚舉。

晚近新法公告以後,文資局其實可以趁此針對有爭議項目進行修正,比如利用新法制度重新召開訪視與審議會議,可惜他們應該是對全臺各地有爭議的文化資產都不知不覺,在核定縣市提送的民俗資料時,缺乏嚴謹態度;最後為了省事,更採取最偷懶的態度規避爭議,未趁此讓各縣市文化局重新議定。

依據文資提報、訪視、審議程序,文資委員要受到蒙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畢竟不是每個委員都專研於該項民俗,訪視與審議時間不長,多數只能靠片面參與,以及文字資料來確認,所以在2008年時,要胡亂通過文化資產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新法修正以後,知錯不改,放任樂成宮用文化資產壓迫十八庄信徒的主體性,恐怕就是臺中市文化局與文化資產局不能不承擔的重責大任。

近兩年,旱溪樂成宮頻頻透過媒體放話,又刻意處處打壓十八庄話語權,就是拿著文化資產背書的名義。日前,十八庄宮廟與信徒聚集以後,決議縮小規模不辦遶境,但是由廟方工作人員做好防疫措施,去各個外地宮廟迎請神尊回村庄祭祀的祈福儀式,不會特別取消。樂成宮便就在粉專上大剌剌寫著「勿假臺中樂成宮名義擅自發布訊息,樂成宮亦將保留法律追訴權」,文末始終不忘特別強調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是文化資產。

事實上,十八庄迎媽祖與旱溪樂成宮自己跑來十八庄內遶境,根本就是兩個不同承辦主體,樂成宮急著拿文化資產解釋,顯得相當沒有氣度,乞丐趕廟公。誰都想不到,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如今儼然成了荒謬文化資產的遮羞布。

2019年起,為了掩蓋大屯十八庄,樂成宮陣頭特別蓋住大屯兩字。 圖/作者提供
2019年起,為了掩蓋大屯十八庄,樂成宮陣頭特別蓋住大屯兩字。 圖/作者提供

東女慈聖宮。 圖/作者提供
東女慈聖宮。 圖/作者提供

樂成宮為何失去十八庄的信任?

其實,旱溪樂成宮的主事者,如果是真的懂得如何經營廟宇,大抵上應該都還能與十八庄耆老與宮廟們保持良好互動關係。畢竟九二一前後,十八庄信徒就是因為經費不足,才會邀請旱溪樂成宮共同參與辦理「聯合遶境」。但晚近,樂成宮拿到文化資產身分以後,刻意自我放大,排擠其他宮廟,遂引起相當多紛爭。

比如於2016年,在未有跟十八庄居民或各宮廟共同開會情況下,便聲張申請國家重要民俗,甚至有諸多市議員進行連署。所幸,因為樂成宮保存團體身分充滿爭議,且文資價值資格不相符,所以未能有果;這點其實恰恰好也證明,旱溪樂成宮充其量只能躲在地方政治保護傘底下。

其次,在2017年左右,旱溪樂成宮開始要求地方信眾、宮廟,不能再使用「大屯十八庄迎媽祖」一詞來製作迎接神駕的紅布條,甚至要求改為「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2018年,樂成宮又刻意不給東女慈聖宮依照傳統模式,貼香條、迎請旱溪媽祖神像,同時利用媒體攻擊發出鬧雙胞的說法,混淆社會視聽,甚至,利用里長聯誼系統的政治關係,在十八庄內製造對立,在在都是十八庄與樂成宮形成分野對立的關鍵。

去年,在臺中市文化資產委員協調下,旱溪樂成宮雖然又與十八庄合體遶境,但樂成宮主事者的明爭暗鬥心態猛烈,比如原本祭祀疏文都有提到迎請彰化南瑤宮媽祖,司儀卻硬生生被樂成宮主事者要求不能提到南瑤宮媽祖。在巡遶隊伍裡面,樂成宮甚至安排隨行人員,用廣播器壓著隊伍走,不斷放送這個民俗活動是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是臺中市的文化資產等語,對十八庄本體的宮廟多所排擠,毫不尊重;尤有甚者,我的研究團隊與攝錄影人員參與20日活動,都明顯感受到樂成宮執事人員的敵意,還有人拍攝時被車行人員比挑釁手勢,覺得受辱。

還有特別畫面讓我印象深刻,樂成宮出動許多攝錄影機,全時段環繞著旱溪媽祖神轎拍攝,連別人想要拍攝旱溪媽祖的機會都沒有,更把現場其他幾頂十八庄諸神明的神轎都當作是不存在;孤芳自賞,何其孤獨。由此可知,樂成宮主事者太沒自信了,所以必須要透過很多小動作,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

神明自己不會去競爭,宮廟主事者應該要有足夠的氣度,以及沉穩智慧包容異己,很可惜,目前在樂成宮主事者身上完全看不到。十八庄的信徒並沒有因為管理階層的惡意態度,就斷絕與旱溪媽往來;如果樂成宮主事者願意開闊胸襟,十八庄早就與樂成宮和樂融融,一起爭取國家重要民俗的認定;希望主事者及早覺醒,不要繼續製造事端,讓旱溪媽祖的名望斷送在這一代。

眾多攝影師只圍繞著樂成宮媽祖拍攝,刻意製造媽祖遶境畫面。 圖/作者提供
眾多攝影師只圍繞著樂成宮媽祖拍攝,刻意製造媽祖遶境畫面。 圖/作者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