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求牌人間:豬哥仙讓全臺組頭都跑路?

曾經因為欠下賭債而離開螢光幕,豬哥亮與大家樂兩者間,似乎帶有某種符號性的牽連。 ...
曾經因為欠下賭債而離開螢光幕,豬哥亮與大家樂兩者間,似乎帶有某種符號性的牽連。 圖/電影《大囍臨門》劇照

最受普羅大眾喜愛敬重的知名藝人豬哥亮(本名謝新達)辭世,引起全臺灣各階層社會人士紛紛追憶紀念。豬哥亮是臺灣本土野生的藝人,在臺灣社會控制嚴峻時期,他能以本土藝人姿態,狂掃社會基層,進而突破省籍關係,獲得最多掌聲,可以說是在最困頓的時代逆境裡,開創出本土演藝人員發展空間。

許多人內心的鄉土意識,以及對臺灣母土情感的思想,都在看豬哥亮的笑料中被點燃。只是,眾所周知,在臺灣社會狂迷大家樂的時期,豬哥亮也沉迷此好,以致於積欠大筆賭債,使他在1990年代二度退出演藝圈,最後甚至藏匿了長達十年時間。

豬哥亮與大家樂兩者間,似乎帶有某種符號性的牽連,早在1984年的《他摃龜我發財》和1988年的《天下一大樂》中,豬哥亮就拍攝了以大家樂為主題的電影,勸導臺灣社會大眾不要沉迷大家樂;甚或是他在不少秀場表演上,許多笑料橋段也都以取笑他「摃龜」為樂,他也經常奉勸大眾「歹路毋通行」,不要簽賭。

只是,似乎是豬哥亮娛樂形象過於強烈,最後幾乎成了反向宣傳,越是要大眾不要簽,大家樂在那個年代的臺灣越是狂熱;連續瘋迷到樂透彩出現後,才逐漸冷淡,恰恰也就是豬哥亮離開演藝圈的1999年。目前在民間,依然有大家樂與其他簽注發明,只是比較沒有那麼檯面化,手法也比較多元。

有趣的是,豬哥亮於2009年重新復出演藝圈後,仍然大量複製過去嘲笑大家樂的笑點,特別在他剛回到螢光幕前主持節目時,每個上他節目的藝人,無論年齡層,幾乎都會用「出國深造」或「走路」(跑路)調侃豬哥亮,暗示他因為賭債離開演藝圈,藉此來娛樂大眾。意想不到,就在他「過身」(去世)後的隔天晚上,全臺瘋傳著大家樂開出的六個號碼全部都是與豬哥亮有關的數字,再度躍為全臺熱議話題。

豬哥亮於2009年重新復出演藝圈後,仍然大量複製過去嘲笑大家樂的笑點。 圖/聯合...
豬哥亮於2009年重新復出演藝圈後,仍然大量複製過去嘲笑大家樂的笑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大家樂一開始是以愛國獎卷號碼為對獎號,1987年因為愛國獎券停辦,所以民間改以香港馬會所開的六合彩號碼為對獎號,玩法是由49個號碼開出六個號,再依照這六個號碼分為臺號與港號。所謂臺號,是延續愛國獎券有00至99號為基礎,以六合彩六個號碼的個位數字依序做組合,比如5月16日這一期開出的號碼是01、05、07、09、10、15,臺號得獎號碼即為:15、57、79、90、05,並以臺號中間3個號的個位數字為特別號,即790。簽注時則分有一星、二星、特別號等不同的方式,並依照組頭的賠率對照表,獲得10倍至36倍不等的賠率。

港號部分,則是全依香港六合彩的開獎號碼為準,簽注時分有「二星」、「三星」、「四星」、「特仔尾」等注別,可依照不同注別方式下注。舉例若以選定4個號碼來簽注,每注1百元,那麼4個號碼在簽二星時,可以搭配組合共有6注,花費6百元,所開6個號碼只要對中其中2個號,該單注組合大約就可獲得7千元。另4個號碼可以有4種三星組合,對中3個號的話,該單注約可獲得8萬元;4個號碼一組的話則只有1注可選,對中則可能有100萬元。

如果選定4個號碼,將二星、三星、四星的組合串遍,那麼總數就是11注,花費1,100元,得獎號碼四顆全中的話,11注的總獎金則有1,362,000元。若只簽10注不買四星,那麼即使4顆號碼全中也只有362,000元;當然,地下賭盤還有不同的簽賭方式,只有「行內人」深諳其道。大家樂簽賭大多透過私人管道,賠率又特別好,朋友間相互介紹,很能蔓延在整個臺灣民間社會,一直以來都是臺灣特殊的地下經濟。

在豬哥亮去世的隔晚,全臺瘋傳著大家樂開出的六個號碼全部都是與豬哥亮有關的數字。 ...
在豬哥亮去世的隔晚,全臺瘋傳著大家樂開出的六個號碼全部都是與豬哥亮有關的數字。 圖/電影《大釣哥》劇照

在全民瘋狂大家樂的時代,經常傳出許多「想明牌」的荒謬趣事,舉凡日常生活中各種各樣的事件,或偶然「靈感」、「作夢」等等,都可以拿來想明牌、簽注,甚至已經形成一套「數字民俗觀」。透過諧音、形體、意義探討等等,都能拿來跟數字扣合,做為「逼明牌」的基礎,比如:猴=9、豬=2、蛇=6、男=8、女=7,如果是夢到3個男人就是38,看見棺材則通常解為04或14,夢見自己死亡可以解3、6、9作為尾數,再佐以歲數時間拆解牌號。過去經常有民間軼聞提到有人父親或母親過世,就用他們的忌日來簽牌,或也有用小孩生日、車牌、門牌地址等等,舉凡跟數字有關都可以拿來簽賭,毫無忌諱。

由於豬哥亮過世時間是「5月15日(星期一)05:10」,因此在六合彩開牌後,許多人熱議05、15、10三個數字全中,又因為星期一可解為01,這樣就是四星了!然後豬哥亮三個字的筆劃分別為:15、10、09,再加上他享壽70歲,有人認為可拆解為07,生肖屬狗也能拆解為09,所以恰恰好六個號碼全部命中。

宣稱與豬哥亮有關係的6個號碼全中,顯然是簽賭港號的玩法,代表著可以購買的注別組合在最精簡的情況下,有最多獲利機會。因此,如果真有人拿豬哥亮的歿日與姓名簽賭,串遍注別購買,獲利恐怕會相當可觀,地下賭盤甚至都有可能因此崩解。事實上,就在5/16這期的號碼開出來後,民間社會真的有傳出組頭「要跑路了」的說法,畢竟光是以05、15這兩個號碼下去簽注,每注至少就會賠上數百倍的金額。難怪有不少人笑說:豬哥亮活著的時候被組頭逼到「出國深造」,想不到「過身」第二天,就要讓全臺組頭都跑路了。

若以四個號碼來簽二、三、四星,全部11注,可獲利1362000元 圖/聯合報系資...
若以四個號碼來簽二、三、四星,全部11注,可獲利1362000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當然,這種「逼明牌」的猜想邏輯與方式,都只能算是「事後諸葛」,不過,如此猜想具有趣味性,在早期一點的臺灣社會,倒真的讓許多人無限制地懷抱著橫財幻想,每次開獎後若發現有可能性的號碼沒中,就會促使定性不夠的人,繼續嘗試去拚賭下一次的數字暗號。

數十年前的臺灣社會隨處充斥這種「明牌夢」,甚至也有人把求牌妄想,轉移到民間信仰上,畢竟民間信仰是屬於日常生活的原始信仰,永遠隨著社會的信仰需求來變化更迭,自然不乏有人會趁機發揮。

民間社會向鬼神求明牌的招數非常多,比較明目張膽者,會直接利用神明濟世服務的現場,向神明求取明牌。不過各地信仰狀況不一而足,許多神明大多會直接拒絕或怒斥,這也使得許多人轉向「非常」性質的神靈求牌。比如,濟公在民間信仰觀裡大多是瘋癲個性,又隨和好相處的形象,故常有人利用問事時偷問明牌;也有找屬於囝仔神的太子爺,讓他熬不過眾人請求,偷偷透漏天機數字;甚至也有人會找隨處可見、富善助人的土地公,不斷勸服老人家,讓他幫幫年輕人求財得財;或是特意找大鬧天宮,個性頗有趣味又時有嚴肅的大聖爺(齊天大聖),來說之以情、誘之以利,讓他跳脫天庭規律,偶爾洩漏天機,給弟子們幾個號碼。

只是,神明畢竟不是凡夫俗子,大多需要保持聖嚴與神祕形象,通常不見得會給出明確的數字,有時是刻意給一段話,一則故事,看起來像是在給明牌,但其實都是在暗示信徒不要問明牌;有時候則是隨意在案桌上畫出數字,意涵不見得能夠猜透;或者也有只給一兩個號碼,彰顯一下神明的威力,但就是不讓簽賭的人真的中獎,偶爾也有一次給超過6個數字,讓人摸不著頭緒,去猜想明牌的案例。

數十年前的臺灣社會隨處充斥向神明問「明牌」的風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數十年前的臺灣社會隨處充斥向神明問「明牌」的風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當然,也有人在神靈那邊求不到號碼,為了發財便不顧一切地轉向陰廟求取,如大眾爺、百姓公、姑娘廟、金斗公、十八王公、白旗公等等。向陰鬼求取明牌的方式特別多,有人在神桌上置放香盤,祭祀後看香盤上方出現的圖形來求解數字,或也有用香焚燒後之香灰造型來求名牌,更甚有人睡在廟裡、睡墳場,希望能夢到明牌。另方面也有人是以觀四腳神(青蛙神)、觀牛精、觀掃手神等,與自然萬物、萬靈互動的方式,來猜解明牌號碼。晚近,不少東南亞移民來到臺灣,其實也帶來一些新的求牌文化,比如就有用香煙祭拜鬼神,再以菸蒂的焦油吸收狀況,來判斷號碼。

這種求牌現象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如願以償,畢竟「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神明豈會失卻公義準則地,讓人無故獲利呢?如果是向陰鬼求財,天下間又豈會有白吃的午餐?或許是因為命定觀在臺灣社會根深蒂固,早期大量求取明牌的活動,在晚近逐漸冷卻下來,現下雖仍不乏有求牌信仰,但已不會像過去那樣急切公開,或是出現那種無法求取明牌,就將宮廟裡的神像破壞丟棄,製造「落難神明收容所」的案例,民間信仰雖然有功利性的一面,但也有單純追求心靈精神的一面,會隨著社會需求不斷起伏波動。

雖然小賭怡情,大家樂畢竟是屬於非法地下賭博,但過去也不乏有組頭不認賠就落跑的案例,或積欠債務不還的糾紛,卻仍讓許多人性好此趣、樂此不疲,即使傾家蕩產,也要急著買下一注「翻本希望」,夢碎不醒、執迷不悟的人太多,其實從小賭娛樂到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間。

倘若豬哥亮臨走離開塵世的數字暗號,真是讓許多組頭「輸到脫褲」,那恐怕也是在提醒我們一個重要的觀點,就套用他在世時不斷用個人苦難取悅大眾、掛在嘴邊奉勸世人的講法:「歹路毋通行」。再者,縱然是今日合法賭博的樂透彩,也切莫過度沉迷數字遊戲,以致失去自我。

倘若豬哥亮臨走離開塵世的數字暗號許多組頭「輸到脫褲」,恐怕也是在提醒我們——「歹...
倘若豬哥亮臨走離開塵世的數字暗號許多組頭「輸到脫褲」,恐怕也是在提醒我們——「歹路毋通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