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殉職員警做主」的城隍夜巡:傳統與現代生活的衝突與解方 | 顏瑞霆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錯較多的一方不得訴請離婚」違憲?分析台灣現行法律的謬誤

「為殉職員警做主」的城隍夜巡:傳統與現代生活的衝突與解方

農曆壬寅年台灣縣城隍廟城隍夜巡。 圖/作者拍攝
農曆壬寅年台灣縣城隍廟城隍夜巡。 圖/作者拍攝

今(2022)年農曆壬寅年八月初八(國曆9月3日)晚間4點30分,位於台南府城的全台首邑縣城隍廟,迎接睽違兩年盛大舉辦的「城隍夜巡」,台南市長黃偉哲還親臨扶轎起駕。

城隍夜巡不只府城有而已,只要有拜城隍爺的地方大廟多會各自舉辦遶境,旨在農曆七月後,由城隍爺出面捉拿未歸陰間的孤魂野鬼,也常會舉辦招募兵馬、拜訪它廟它神之儀式。

壬寅年城隍夜巡

2020年因疫情影響,夜巡的遶境隊伍規模減小,只有「大駕」夜巡;2021年停辦;直到2022年新冠疫情雖未趨緩,但也逐漸與人們步入共存,因此再度舉辦遶境。隊伍有分大部隊的兩尊城隍「轎番」,以及機動隊的「大駕王」。前者轎番會有固定路線夜巡;而後者大駕王則如平常「觀大駕」一樣,神明想去哪就去哪,並無固定路線,跟大眾較為熟知的「白沙屯媽祖進香」是一樣的。

這次,廟方還將城隍夜巡向台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提報為法定「無形文化資產」。

今年夜巡的最大亮點,就是城隍爺來到「台南民權派出所」替先前爆發「台南殺警案」的二位殉職員警做主,引領二員警魂魄至縣城隍廟伸冤。爾後大駕還有特別路過海安派出所、立人派出所等警察局巡視與賜福。

今年夜巡,城隍大駕蒞臨震驚社會的台南殺警案殉職員警任職的民權派出所。 圖/作者拍攝
今年夜巡,城隍大駕蒞臨震驚社會的台南殺警案殉職員警任職的民權派出所。 圖/作者拍攝

全台首邑縣城隍廟,創建於清康熙年間,主祀城隍爺敕封顯祐伯。圖為今年夜巡前農曆八月初一為期三天的「放告」科儀,旨在讓有形無形等眾前來擊鼓伸冤。筆者認為7月底至8月初的種種活動,應有效整合,一同提報「無形文化資產」。 圖/作者拍攝
全台首邑縣城隍廟,創建於清康熙年間,主祀城隍爺敕封顯祐伯。圖為今年夜巡前農曆八月初一為期三天的「放告」科儀,旨在讓有形無形等眾前來擊鼓伸冤。筆者認為7月底至8月初的種種活動,應有效整合,一同提報「無形文化資產」。 圖/作者拍攝

府城「觀大駕」文化

觀大駕的「觀」,是觀想,和神靈溝通的意思,與觀落陰類似,屬於傳統民間巫術的一類。「大駕」則是無加頂蓋的竹藤神轎,為求輕便而使用竹、藤等材料製作成立方體的神轎,但會附上紅布以遮風擋雨。

人數方面,與一般需要八人的大神轎或只需二人的手轎不同,大駕需要四人。但四人抬的神轎也有一種叫「四駕輪轎」,乘載較為輕巧的神尊,亦可由二人抬轎。

此外,大駕轎子比四駕輪轎大許多,長棍也較細長,前後各再牽掛一短棍,由四人排一直線肩扛短棍(四駕輪轎有時也會)。前方短棍的尖端則如神明持筆一般,會由無形力量引導寫出文字來傳達神明旨意;尖端還時不時需受淨爐薰香或過火加持,也因此最前方的轎班人員是最累也最重要的一員。

觀大駕是台南府城特有的民俗文化,其他地區幾乎未有習慣,不管是籐轎工藝,又或是科儀模式,都是地域獨有的特色。並且除了縣城隍廟外,府城境內許多宮廟也會不定期舉行觀大駕相關科儀。

府城觀大駕文化。圖為今年夜巡,台灣縣城隍大駕與米街忠澤堂城隍大駕會面。 圖/作者拍攝
府城觀大駕文化。圖為今年夜巡,台灣縣城隍大駕與米街忠澤堂城隍大駕會面。 圖/作者拍攝

傳統文化與當代民生的碰撞

白沙屯媽祖進香因傳播媒體報導,以及橫跨西部眾多縣市,是台灣較為主流的進香文化。同大甲媽祖進香一樣,因每年固定進行,針對交通和民生等諸多配套措施,已較能掌控住,即便白沙屯媽祖也是「無固定路線」的進香,但屬主流文化,信眾較多,眾人幫忙的情況下,場面同樣能控制住。

但像觀大駕這種通常在晚間進行,甚至遶境到半夜的地方性文化,就鮮少有人參與和幫忙。先前縣城隍廟觀大駕繞至台南市立美術館時,因正在展出「亞洲的地獄與幽魂特展」而人潮眾多,竟被交管的員警指稱是「怪力亂神」,引起廟方和信眾議論和不滿。大駕文化的重要性與交通問題,又在此時被掀了開來。

直至夜巡遶境,同樣也是驚險萬分,大駕時不時的突進或折返,連轎班人員也無法捉摸,遶境期間,要是離大駕太近或稍微閃神,都會有互相碰撞、受傷的風險。警察機關更是無從得知,充其量只能利用公權力改變交通號誌,或「以車擋車」;大多數都是熟知科儀模式的廟方交通組、義警義消等幫忙圍擋來勢洶洶的人車。

描述至此,可發現似乎都是基層人員忙碌於自身職責,年復一年,除了廣傳神威吸引更多志工協助,筆者認為應該由主管的政府機關出面,制訂配套措施,防範未然。

今年夜巡,城隍大駕與主轎番於台南民生路臨安路口會面,並舉行「路祭」科儀,人車眾多。 圖/作者拍攝
今年夜巡,城隍大駕與主轎番於台南民生路臨安路口會面,並舉行「路祭」科儀,人車眾多。 圖/作者拍攝

未來的規劃:善用地方交通號誌

2020年5月起,台南市交通局在台南市區11處人潮較多的路口,試辦「行人號誌燈輔助顯示屏」(VMS),用以提醒行人注意號誌,還會配合節慶顯示相關動畫,增添不少樂趣;也能宣傳防疫、市區熱門活動等。目前11處路口設置,包括海安路商圈六處、台南市政府兩處,以及湯德章紀念公園(大正公園)、林百貨前、小東路與勝利路口等。

交通局工程科長方川和表示,因民眾反映不錯,後續會再擴大至安平老街、漁光島、南美館等遊客較多景點旁。而交通局長王銘德認為,民眾經常在走路時低頭滑手機,希望藉此設施來「吸睛」,讓等紅綠燈時也不無聊,也能起到宣傳作用,期盼降低事故發生率。而這類路口宣導電子看版,國外早已行之有年,既然交通局有經費可來擴大設置這類設施,還不如將「錢花在刀口上」。

筆者認為應將「號誌燈輔助顯示屏」運用在「府城大駕文化」或其他遶境活動上,在大駕及神轎上裝設GPS,即時路線整合成「地理資訊系統」(GIS),結合APP或「號誌燈輔助顯示屏」,或許就能即時給予用路人或遊客台南廟會的即時現況,用以提醒用路人避開壅塞路線。

另外,因為夜巡路途遙遠,許多信眾竟會騎車隨行,亦是造成交通大亂的原因,廟方應在行前規定隨行車輛、制服、識別證等。本次夜巡可見得廟方租用「電動遊園車」承載大量人員或物品,是很不錯的選擇。既然是徒步遶境,信眾理當靠著體力與虔誠之心來徒步隨香,勿增加交通困擾,警察則該加強取締,勿因以廟會為重而選擇忽視。

2020年起,台南市交通局於市區部分路口設置的「行人號誌燈輔助顯示屏」(VMS)。 圖/作者拍攝
2020年起,台南市交通局於市區部分路口設置的「行人號誌燈輔助顯示屏」(VMS)。 圖/作者拍攝

府城建城四百年,市府應考慮全面「升級」

近年來,台南市政府因應「府城建城四百年」,正在大肆修繕重要古蹟景點以及開挖考古遺址,硬體方面是如此,軟體文化也該一同進步。做為文化傳統的廟會活動不是現在才有,但是否應該藉此四百年的頭銜,來好好地改善一番?顛覆民眾普遍認知的「8+9文化」,而讓府城有如京都古城或日本神道教祭典一般,更能體面地登上國際視野?

筆者認為,應該讓涉及「文化資產」議題的責任部門進行跨部會協商,改善台南的軟、硬體設施。例如若廟會活動已提報「無形文化資產」,如現在正在程序中的城隍夜巡,那就牽涉文化局的指導責任,亦攸關民政局、警察局、交通局等多個行政部門的補助申請和督導職責。

不少廟會都會有政治人物前來參拜、剪綵或扶轎,身處其中豈能事不關己?政府應有責任讓公權力介入,讓「眾神之都」的廟會文化更加優質才是。

今年夜巡,台南市長黃偉哲出席扶轎起駕。 圖/台南市政府提供
今年夜巡,台南市長黃偉哲出席扶轎起駕。 圖/台南市政府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