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霍去病、辛棄疾成「門神」?淺談疫情下的門神與瘟神

本文聚焦於「門神」論其歷史源流、人物傳奇。圖為彰化聖王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本文聚焦於「門神」論其歷史源流、人物傳奇。圖為彰化聖王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隨著肺炎疫情的升高,兩位中國歷史上的武將反倒火紅起來,那就是漢代的霍去病與宋代的辛棄疾。最主要是他倆的名字:「去病」、「棄疾」,不正是我們當今所盼望的嗎?

網路流傳兩人的造像,持劍做揮舞狀,有漫畫風,又似充滿喜氣的年畫。創作者以簡體字寫著兩人名字,既威武又可愛,其中霍去病的造型靈感可能源於「抓鬼大師」鍾馗。據悉這是中國漫畫家慕容引刀的創作,若是一左一右的張貼,又似門神,鎮守宅第與家園。

本文即聚焦於「門神」,論其歷史源流、人物傳奇,多以道教說法為主,並兼論「瘟神」之種種。

傳統門神的傳說

由於中國傳統宅第大門多由兩片門板組成,故門神多有兩尊,最早出現是神荼與鬱壘。據說他倆是由玉皇上帝指派來,將危害百姓的魑魅魍魎收服後,丟到深山中讓猛獸啃食。公元五、六世紀,南朝的著作《荊楚歲時記》就如是記載:

正月一日,造桃板著戶,謂之仙木。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荼,右鬱壘,俗謂門神。

古人視桃木為辟邪物,農曆春節前在桃板上畫出二門神肖像,最具趨吉避凶效果。然而最常見的門神應屬秦瓊(秦叔寶)和尉遲恭(尉遲敬德),它的來源有二,都與唐太宗有關。

第一種說法是太宗在玄武門之變中誅殺兄弟,為此心神不寧,以為其兄弟化為厲鬼來索命,而秦叔寶與尉遲恭為當時著名武將,因此請他倆來守衛宮廷大門。後來太宗命畫師描繪兩人容貌於門上,從此以後他倆成為「鬼神不敢侵犯」的門神;另一種說法源於《西遊記》第十回,是關於涇河龍王犯天規,玉皇大帝命魏徵將之處斬的故事。

北京故宮博物院乾清宮門口的對聯和門神。 圖/中新社
北京故宮博物院乾清宮門口的對聯和門神。 圖/中新社

霍去病、辛棄疾的歷史

近期引起關注的霍去病與辛棄疾,兩人相距約1300年,成為門神是兜不攏的事,純因這兩年的肺炎疫情肆虐而爆紅。至於他們的名字為何叫「去病」、「棄疾」?文獻上出現太少,據說「去病」是漢武帝給這位討伐匈奴武將的賜名。據史書記載,霍去病的名聲不佳,讓他揚名立萬的反倒是他說了這句話:「匈奴未滅,無以家為也。」成為對國家民族忠心赤膽的象徵。

至今甘肅省蘭州市的五泉山有一尊霍去病雕像,民眾會跑去觸摸、拍打討個吉利,讓自己因「去病」二字而身體健康。不過,您可知道霍去病23歲即亡?這麼說起來他反而是典型的「英年早逝」。

至於辛棄疾,一般人不熟悉他的軍事功勳,倒是對他的文學成就大大頌揚,與蘇東坡並列的「蘇辛詞」一直是大學中文系的重點課程。他為什麼名為「棄疾」?一直沒有很好的解答,個人猜想可能是父母對新生兒的期望,給了一個趨吉避凶的名字。

南宋時期金人(屬中國東北的女真族)來犯,辛棄疾成了抗金大將,《十論》和《九議》是其政論的代表作。然而辛棄疾的仕途並不順遂,中年時即解甲歸田,「稼軒」便是此時期的別號,取意「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

辛棄疾擅寫詞,筆者認為他最有名的不在於憂國傷時之作,而在於以下這兩首:

其一,〈西江月.遣興〉之下半闕:「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寫出酒醉、扶松、推松的趣味。

其二,〈青玉案〉之末三句:「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論者認為,沒有人生經驗是寫不出的這樣的語句,因為詞人寫出了再回首、再探勘、再追尋的生命歷程。

在筆者眼中,辛棄疾與另一位抗金名將岳飛均屬文武全才者,只不過岳飛雖以〈滿江紅〉名垂千古,但不如辛棄疾留下傳世詞作626首那樣質量俱精。

甘肅省蘭州市的五泉山有一尊霍去病雕像,民眾會跑去觸摸、拍打討個吉利,讓自己因「去病」二字而身體健康。 圖/中新社
甘肅省蘭州市的五泉山有一尊霍去病雕像,民眾會跑去觸摸、拍打討個吉利,讓自己因「去病」二字而身體健康。 圖/中新社

「門神」與「瘟神」

佛教自東漢年間傳進中國,本來無所謂的「門神」,大約是因應在地化,也逐漸地把道場護法神——伽藍菩薩與韋馱尊者視為門神。

至於瘟神,是民眾把瘟疫神格化。所謂「瘟」指的是瘟疫,一種猛爆性、地域性、傳染性疾病。十四世紀歐洲的黑死病、鼠疫、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乃至於2002年的SARS以及去年年初擴張的新冠肺炎皆屬。它是眼睛看不見、散播力強大的病毒,瞬間造成重大傷亡,故有人會說這是「天譴」——上天對人類的懲罰。

在醫療不發達的時代,先民會採取許多對應方式,例如在屋內掛鍾馗、牛頭天王的圖像作為護符。也有一些送瘟神的儀式:把一些物品象徵為瘟神放於紙船上,再把船放進河流、大海讓它漂走,閩南沿海地區的五福王爺信仰、千歲信仰、燒王船習俗皆是。

這是不是迷信呢?門神鎮壓得住妖魔鬼怪嗎?霍去病、辛棄疾真的能治癒疾病嗎?瘟疫病毒究竟從哪兒竄出來?以後會不會再發生?

宇宙何其浩瀚偉大,地球僅是滄海之一粟,我們可知可見的太少,不可知不可見的太多,「人定勝天」這句話不一定正確。故知培養「敬天畏人」的習慣、愛人愛己、愛自然、愛其他物種、與他們和平共處,才是長治久安之道。天佑眾生,但願這波肺炎疫情快快終結。

2016年攝於四川。 圖/新華社
2016年攝於四川。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