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讓中國玻璃心?《永恆族》與《辛普森家庭》衍伸的創作自由問題 | 羅根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陳時中的「鹹豬手」:狹隘的性別想像和代言受害者的爭議

迪士尼讓中國玻璃心?《永恆族》與《辛普森家庭》衍伸的創作自由問題

《永恆族》劇照。 圖/取自IMDb
《永恆族》劇照。 圖/取自IMDb

近幾個月以來,迪士尼發生了兩起與中國有關的爭議事件,本篇文章將探索相關的起因,以及其背後所產生的文化和議題。

第一個爭議,分別出自於10月和11月上映的兩部漫威電影——《尚氣與十環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與《永恆族》(Eternals),由於前者的主演劉思慕和後者的導演趙婷之前說過的言論,導致這兩個備受期待的漫畫改編作品被中國封殺。第二個就是迪士尼串流媒體Disney+在香港推出時,《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的第16季12集因諷刺天安門事件,導致被整集刪除。

漫威電影怎麼「又」辱華了?

先前已經討論過《尚氣與十環傳奇》的辱華問題,在此就不再闡述,所以筆者將著重在《永恆族》造成的現象。

趙婷於執導的《游牧人生》(Nomadland)囊括各項國際大獎,其中在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上,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女主角三項大獎後,讓她開始受到更大的關注,這使得中國網友開始翻出她過去的受訪紀錄,其中,趙婷在接受電影雜誌Filmmaker的訪問中曾表示,當時的中國是「一個遍地謊言的地方」,另一家澳洲媒體也引用趙婷的另一句話:「美國如今是我的國家。」

想當然耳,這兩句話,讓趙婷瞬間從「中國之光」淪為「中國叛徒」,可以預期的影響就是《永恆族》無法在中國上映,國際媒體也紛紛報導相關事件,但對於台灣來說,卻產生出國外沒有的獨特現象,那就是「臉書封殺」。

相信大家都知道一件很弔詭的事情是臉書在中國是遭到禁止的,然而負責台灣臉書貼文審查的幕後工作人員卻都是中國人,也因此過去有一段時間,只要台灣用戶在臉書平台上批評中國,都有可能會導致帳號被停用,而《永恆族》上映時的這段期間,許多台灣網友就發現,只要打卡正在觀賞《永恆族》的貼文,輕則被刪文,重則被封鎖帳號。

所以這個現象演變成台灣跟中國兩個以中文為母語的國家交鋒,但別忘記每當扯到「辱華」問題,中國網友就會「翻牆」過來,開始用進行各種言論攻擊,而在許多台灣媒體的新聞留言處,也能看到這些中國網友的留言。

《永恆族》導演趙婷與演員馬東石合影。 圖/路透社
《永恆族》導演趙婷與演員馬東石合影。 圖/路透社

回到《永恆族》的「辱華」之亂,基本上,只要網友公開稱讚《永恆族》,馬上就會出現簡體中文的留言稱「哪有多好?」然後開始諷刺這部電影。但要注意的是,他們是在完全沒看過電影之下所提出的批評,像是提到安潔莉娜裘莉演的角色抄襲《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或者選馬東石而非中國演員等於偏見,這種流於發洩個人不滿的情緒發言,毫無任何公信力和建設性。

其中,又以票房成績的回應最為特別,截至11月中旬,《永恆族》全球票房的紀錄已累積2.8億美元,以疫情當下的成績來說相當厲害。然而,只要有媒體提到這個優秀的地方,很多中國網友會說:又沒回本,哪有算好成績。這時其餘網友只要選用「武漢肺炎」作為取代COVID-19的稱呼,表示身處疫情時期有這成績不易時,他們馬上就會刪掉留言,或者惱羞成怒繼續辯論,似乎刻意使用「武漢肺炎」這四個字,也變成觸動他們內心的關鍵詞。

或許你會說新加坡、馬來西亞人也會用簡體中文,怎麼能因此說一定是中國人搞鬼的呢?或許可以從幾個方面來判斷,比方說,該帳號才剛申請不久,又或者只分享對中國立場有利的貼文,甚至留言都只用中國文化用語。

《永恆族》劇組共同出席英國首映記者會。由左至右分別為演員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導演趙婷、演員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貝瑞.柯根(Barry Keoghan)。 圖/路透社
《永恆族》劇組共同出席英國首映記者會。由左至右分別為演員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導演趙婷、演員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貝瑞.柯根(Barry Keoghan)。 圖/路透社

知名成人諷刺卡通也在自我審查

雖然上述這些現象,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退,不再有言語騷擾,但最近出現第二個事件,也就是香港Disney+刪除《辛普森家庭》的集數而又再度讓人重視「辱華」的問題。

引發爭議的故事為第16季第12集,標題叫做〈中國行〉("Goo Goo Gai Pan"),劇情講述美枝辛普森(Marge Simpson)的其中一位姊姊經歷更年期導致不能懷孕,為此想要收養孩子,結果被建議去中國辦理領養手續,但當時的中國規定只有結婚的夫妻才能有領養資格,所以只好帶著整個辛普森家庭去中國。

在畫面中,你能看到天安門廣場的匾額,寫道:「在1989年,這裡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藉此諷刺中國政府盡可能不讓人知道這件事情。同時還重現天安門廣場的坦克與人民對峙畫面,以及眾人觀看毛澤東木乃伊屍體的場景。此後這個故事的許多設定,也被福斯的其他成人卡通影集,像是《蓋酷家庭》(Family Guy)、《鮑伯漢堡店》(Bob's Burgers)提及過,成了共同宇宙的第一個串聯。

《辛普森家庭》的〈中國行〉劇照。 圖/《辛普森家庭》動畫
《辛普森家庭》的〈中國行〉劇照。 圖/《辛普森家庭》動畫

基本上,電視影集的共同宇宙並不如漫畫,以及當今的電影那麼縝密,尤其是一部像《辛普森家庭》這樣的諷刺卡通,你不知道出現另一個作品的角色只是玩笑、穿越第四道牆,還是很認真地在進行互動。

直到《蓋酷家庭》在2014年的第13季首播,與《辛普森家庭》進行互動時,才有相關的雛形,然後在2016年里約奧運時,福斯將這些卡通人物聚集在一起進行宣傳,並表示這些卡通宇宙的人物支持奧運,甚至當迪士尼收購福斯影視部門時,也採用共同宇宙字眼,這時才能確定這層關係的設定。

那這個共同宇宙有什麼特別的?要知道,福斯媒體集團是以新聞起家的,即便跟迪士尼談收購,福斯仍保留自己的新聞集團,只將影視娛樂部門賣給「老鼠之家」(當然《反托拉斯法》也不准新聞媒體合併,以免有言論主導問題),表達出福斯的商業策略就是回歸新聞產業作為基礎。

所以當年福斯卡通的創作者,就是依照新聞倡導真相的自由,用成人議題不避諱的諷刺各種世界時事,他們也都公開講過他們不喜歡迪士尼以市場考量來抑制創作自由一事。但如今被迪士尼收購不打緊,卻因為礙於各種政治因素,使得自己的作品故事被撤掉,的確很諷刺。不過台灣的觀眾也不用擔心,因為這個新聞剛出現時,〈中國行〉這集還好好地存在於台灣Disney+。

基本上,電視影集的共同宇宙並不如漫畫以及當今的電影那麼縝密,直到《蓋酷家庭》在2014年的第13季首播,與《辛普森家庭》進行互動時,才有相關的雛形。 圖/取自IMDb
基本上,電視影集的共同宇宙並不如漫畫以及當今的電影那麼縝密,直到《蓋酷家庭》在2014年的第13季首播,與《辛普森家庭》進行互動時,才有相關的雛形。 圖/取自IMDb

中國影響創作自由,迪士尼如何接招?

值得注意的是,在《辛普森家庭》撤掉集數的事件發生前,《蓋酷家庭》和《熊麻吉》(Ted)的主要創作者——塞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就已經表明不想讓迪士尼握有自己作品的版權,打算將作品帶去其他串流平台播放,藉此保護創作自由。如今又發生這起事件,很顯然他的想法將更為明確,除非迪士尼提出更好的條件,不然很難留住這位創作者。

不過,這些事件突顯出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我們除了討論美國這個民主國家的成人諷刺卡通,是否要為了市場,撫慰「心靈敏感」的中國,讓自己的創作靈感被受限之外,同時還要思考以當今的共同世界觀熱潮來說,中國的壓迫是否會讓作品之間的串聯蕩然無存。

或許台灣人不覺得共同世界觀很重要,但對於美國這種30年代就在發展共同宇宙媒體的國家來說,這不單是一種重要的商業策略,也是非常核心的故事闡述方式,如果真的因為中國市場考量,讓迪士尼破壞福斯成人卡通宇宙,這會是第一個因為國外政治因素,導致既有的美國共同宇宙被刪掉的先例,等於也扼殺了美國創作靈魂。

不過我們也毋須過度悲觀,因為撇開中國的政治問題,《永恆族》的評價兩極並沒有讓迪士尼對趙婷的喜愛程度減少,甚至還打算讓她處理《星際大戰》(Star Wars)、公主系列等多項迪士尼的系列作品,那麼這似乎也算是迪士尼不甩中國不滿的一種策略。

《永恆族》導演趙婷與演員蘿倫.瑞德洛夫(Lauren Ridloff)合影。 圖/路透社
《永恆族》導演趙婷與演員蘿倫.瑞德洛夫(Lauren Ridloff)合影。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