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張秀賢/一國兩制崩潰前,抵抗「逃犯條例」成香港自治的終局之戰

4月28日,港人走上街頭要求港府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 圖/美聯社
4月28日,港人走上街頭要求港府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 圖/美聯社

單是整個4月,已經令不少香港人幾近窒息。

兩件大事。

「雨傘運動」9人遭判刑,「佔中三子」當中的戴耀廷教授、陳健民教授二人遭判16個月監禁,而專業議政的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黃浩銘被判8個月監禁;至於「佔中三子」朱耀明牧師、時任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同獲緩刑,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因為發現腦瘤需要緊急進行手術,因此押後到6月10日再作判刑。至於在下則被罰200小時無償社會服務令,需要1年內完成。

被稱作「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已進入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在4月28日的遊行,高達13萬人參與,成為雨傘運動和林鄭上台後最多人參與的遊行。5月初,立法會更爆發法案委員會的爭議,兩次會議無法選出主席後,親中派強行在內務委員會通過所謂的「指引」,指定另一名排名較後的親中派資深議員石禮謙主持法案委員會的主席選舉。

而立法會秘書處更一反過去的慣例以「通傳」方式決定採納「指引」,改變主持會議的議員人選和會議時間。民主派為了抗衡相關決定,按照原定計劃舉行法案委員會會議,使得立法會有史以來首次出現「鬧雙胞」的場面,引發不少程序爭議。

假若4月24日的判刑是敲響了香港自由的喪鐘,逃犯條例修訂就是開啟中共進一步侵蝕香港自由的重要工具。在所謂的「一國兩制」之下,北京基本上已經滲透各個層面,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經瀕臨崩潰,逃犯條例修訂與基本法23條立法就成為壓垮「一國兩制」最關鍵的二步曲。

港政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往立法會時,經過民主派人士「反送中」的抗議布條。 圖/美聯...
港政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往立法會時,經過民主派人士「反送中」的抗議布條。 圖/美聯社

壓垮「一國兩制」的關鍵一步

政府借一名香港人在台灣殺害另一名香港人,卻無法將疑犯移交台灣為由,強行推動修法。並簡化香港移交疑犯到其他未有引渡協議的司法管轄區之引渡程序,將立法會的監督權抽走,改為只由特首一人決定是否啟動整個程序。嚴重削弱立法會權力,亦將政治風險嚴重擴大,危害香港人和外國到港人士的人身安全。今次草率修法,在民主派和親中派中均引起強烈的政治反彈。

民主派認為今次修法進一步侵蝕「一國兩制」,模糊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邊界,亦令不少香港人陷於遭大陸引渡的風險當中,故此他們反應強烈,用盡一切方法擋住修法;而來自商界的親中派,則質疑政府這樣做將使商界寢食難安,他們尤其擔心過去在中國大陸「送禮物」或「被迫」行賄會被秋後算帳。

部分親中派提出「港人港審」方案,就是為香港人在外案件量身打造,讓他們毋須被引渡到外地受審。可是,政府態度一直強硬,對一切替代方案都不予理會,繼續強推政府版本的修法建議,若非背後有重大政治考量,實在難以解釋香港政府立場如此強硬。

早前跟朋友喝咖啡時,聽到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司法管轄問題與「國家安全」都是香港在北京心中的兩根刺,亦是阻礙香港與中國大陸融合的兩座大山。只有解決這兩座大山,北京才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才有充分條件順利推展。雖然不知道這個觀點孰真孰假,但連日來親中派、香港中聯辦人員的反應,已經看到北京對此事一直多予支持,至少在輿論上也站在香港政府一方。

各國各地政府,包括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歐盟台灣陸委會也已經就有關修法表達關注,警告有關修法將會影響市民的人身安全,商會、專業團體也擔心修法將會嚴重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和言論自由空間。

以上的憂慮所言非虛,皆因過去中共就曾以大量商業罪行起訴異見者、「禁書」出版人,再加上中共所謂的法治並不公正透明,無法讓香港和其他地區建立信任、信心,香港逃犯條例修訂一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在香港愈挖愈深,進一步破壞「一國兩制」。

5月11日,香港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爆發衝突。 圖/美聯社
5月11日,香港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爆發衝突。 圖/美聯社

港人的掙扎與發聲

民主派在這次法案審議過程中,跟親中派進行歷來最大規模的議會攻防,最初讓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無法進行;後來親中派議員仗恃多數在內務委員會粗暴發出「指引」,更換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的主持人選,秘書處更一反常規在有委員反對下,強行將「指引」變成「指令」,使法案委員會鬧雙胞。

在5月11日的「法案委員會」會議上,民主派佔領會議室和主席台,並用盡一切辦法阻撓親中派違反程序展開的會議,爆發議場上的多次衝突,民主派慘烈地小勝一仗。

這次修法一旦通過,將會大開香港中門,對香港人和其他入境者、過境者的人身安全構成嚴重而長遠的威脅,在4月底多達13萬人參與遊行便是反映市民的恐懼和擔心。港府至今無法聽取民意,執意強推修法,便是體現自己麻木不仁的一面。

要反對修法,除了香港人本身的反對力量、議會內的議員透過議會攻防守住議會陣地外,今次至為關鍵的,就是外國政府如何回應港府的修法行為。

正值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政策變得保守,而香港修法就只會使美國對香港更為苛刻,甚至影響《香港——美國政策法》的落實和條文內容。外國的表態和實際行動,將會對香港的修法進程有重大的影響。因此香港的政治人物出訪外國進行遊說工作,正是希望可以透過提升外國對香港問題的關注,從而向香港政府施壓。

當然,結果最後如何,現階段實在難以下定論,不過最少大家都從這次修法的各項反抗可以看到,香港人確實願意站出來為自身的自由拼命掙扎,議會攻防再厲害,最重要的還是香港人會否願意挺身而出參與發聲、行動。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送中」之聲敲響前,維護香港自治的終局之戰〉。)

4月28日高達13萬香港人上街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 圖/美聯社
4月28日高達13萬香港人上街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 圖/美聯社

  • 文:張秀賢,香港智庫「立言香港」召集人,反國教運動時擔任學民思潮發言人,並於雨傘運動時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成員。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