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趙君朔/G20高峰會焦點:習近平美中貿易的「城下之盟」

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會進行雙邊高峰會,討論貿易戰相關議題? 圖...
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會進行雙邊高峰會,討論貿易戰相關議題? 圖/路透社

本周G20峰會在大阪舉行。但是舉世矚目的焦點,不在峰會本身要討論的主題,而是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會進行雙邊高峰會,討論貿易戰相關議題?

畢竟如果美共在貿易與經濟上的對抗持續升高不見和緩,對全世界的經濟會產生重大的負面衝擊。本文會從回顧上一輪冗長的談判為何破局、中共在破局後拙劣與混亂的對應、美國還擺在檯面上的可用籌碼,以及中共境內穩定惡化的經濟情勢四個方面來說明,中共實際上已經處在被逼到牆角的窘境中,不繼續談,勢必會受到各種接二連三的新制裁。

但繼續談,也勢必無法像2017、2018-19的前兩輪談判一樣,用略施小惠但在關鍵問題上拖延的戰術。所以G20雙方的會面很可能只會產生一則簡短、充滿空洞外交辭令的共同聲明,然後便進入中共最後的短暫「留校察看」期。如果中國再不履行4月底雙方好不容易談好的150頁協議,從8月起,便是美國在貿易、經濟、金融甚至外交/人權領域,對中共重拳連發的開始。

中共實際上已被逼到牆角?

5月5日北京時間凌晨,川普忽然再度在推特上發動奇襲,宣佈中共輸美2千億商品的稅率從10%提升到25%,因為中共對之前談好的協議不願認帳。之所以會如此,根據《明鏡新聞網》的知名中共政情分析家何頻得到的內幕消息是:習近平4月下旬在拿到劉鶴談完的協議草稿後,罕見的先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是否要接受這個協議後,再拿到政治局會議上去做最後的確認。討論到最後以表決收場,而讓習近平很意外的,是3票贊成、3票反對。

投下反對票的有韓正、王滬寧和栗戰書(投下贊成票的是汪洋、李克強和趙樂際)。前兩人代表上海幫即江家的利益,投下反對票並不意外。但連一向被視為習近平鐵桿的栗戰書也反對,導致表決結果陷入僵局,頗讓習近平吃驚。最後習近平權衡後決定反悔、不簽已經談好的協議,之後並引發了川普在亞洲時間凌晨在推特上的暴怒式奇襲加稅。

面對美國不願意接受更多的拖延和重談,中共也和去年一樣決定要報復美國的新增關稅,而升高美國輸入境內商品的稅率,還故意選在5月13日周一美國股市開盤前宣佈反擊。但這次中共的「英勇」反擊換來的,是美國選擇直接對中共的龍頭高科技企業華為下手,將華為放上商務部的實體清單,等同於對華為實行美國商品與科技的禁運。

在氣氛驟變的情況下,中共表演了一系列動作試圖和美國證明自己不怕對抗:習近平到江西稀土重要產地視察、宣佈也將推出類似美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來反制美國企業;開始加速拋售美債;在5月下旬於《人民日報》展開新一波的「九評」(九評是當年中蘇共決裂前,中共率先發動的輿論戰)來批判美國。而最具象徵性的便是:一連三天在央視改播主題為抗美援朝的舊電影。

習近平在訪俄時固然和俄簽定了「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圖/路透社
習近平在訪俄時固然和俄簽定了「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圖/路透社

習近平外交動作頻頻

但這些動作並沒有對美國產生任何的嚇阻效應,美國很從容的開始準備對剩下尚未加徵25%關稅、價值3千多億美元中共商品的加稅聽證會。同時6月11日川普還公開喊話,對習近平下最後通牒,要他務必現身大阪商談是否要履約,不然美國會毫不猶豫的立即對剩下的輸美商品加25%的關稅。在面臨這種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兩難,習近平只好改弦易轍,從外交上著手想辦法為自己換一點談判籌碼。

所以習在赴大阪參加峰會前,先到俄羅斯和北韓訪問,同時中共外交部也證實接見了阿富汗的塔里班代表團。這些動作很明顯是想把美共目前的貿易經濟僵局,拉高到兩國在形塑國際關係上有合作空間的層次,來替自己解套。但很可惜的,俄羅斯和北韓都沒有真正做球給習近平。習近平在訪俄時固然和俄簽定了「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習也趁機放話強調自己和川普總統的友誼。但整個訪俄受到最大媒體矚目的,竟然是普丁替習慶祝生日。

訪北韓表面上受到25萬人夾道歡迎,但新華社在6月20日發表的通稿中,北韓在核武問題上,只說了自己願保持耐心,同時希望有關各方,和朝鮮共同探索符合各自合理關切的解決方案。完全沒有暗示在中共協助或是勸說下,北韓願意在棄核問題上盡快和美國重啟談判。因此習近平這一陣子的風塵僕僕只能說是虛晃一招,無法讓美國的立場稍微軟化。

然而中共自己的力挽狂瀾沒有什麼效果已經很慘了,本年度最大的黑天鵝卻在這緊要關頭冒出來,並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就是香港在6月9日、6月16日兩度超過百萬人的上街遊行,以及6月12日香港包圍立法會群眾遭到警方的強力過當鎮壓。

習在赴大阪參加峰會前,先到俄羅斯和北韓訪問。圖為習近平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圖/...
習在赴大阪參加峰會前,先到俄羅斯和北韓訪問。圖為習近平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圖/美聯社

殺出黑天鵝:香港反送中遊行

香港特區政府一意孤行要修改《逃犯條例》,要讓犯下37種在內地和香港都構成犯罪行為的嫌疑人,在中共出具官方文書後,香港特首便可單方面批准引渡到內地受審。《逃犯條例》不但在香港民間引發空前的反彈,在6月12日警方殘酷鎮壓包圍立法會的抗議群眾後,美國國會議員以不亞於911事件後的反恐法案推動效率,馬上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準備制裁鎮壓民眾的香港和中共官員,並檢討香港的關稅地位。

這兩項措施的傷害力都很大,特別是後者。中共的輸美商品即將面臨全面加徵關稅,如果連香港這個自由貿易港的優勢都丟了,那就是連最後一個突破口都被堵住,甚至還有引發香港金融危機並波及內地的風險。因此中南海馬上開始撇清責任,由駐英大使接受英國電視台專訪,強調修法是香港特首單方面提出,並要求特首將此條例的修訂無限期延後。

以上簡單的回顧可以看出,面臨川普要在G20簽訂大阪城下之盟的步步進逼,習近平所做的反擊都沒有產生什麼效果,同時還冒出一個「豬隊友」林鄭月娥,平白送給川普一個大禮,可以當做施壓的籌碼。

香港近日的反送中事件,平白送給川普一個大禮,可以當做施壓中共的籌碼。圖為香港特首...
香港近日的反送中事件,平白送給川普一個大禮,可以當做施壓中共的籌碼。圖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美聯社

美方的籌碼:人權、金融、軍事

反觀美方,唯一釋出的善意或是說鼓勵習近平承諾迅速重開談判並乖乖簽約的「安慰獎」是,川普決定推遲副總統彭斯原本預定在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發表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紀念演講(以及呼應演講主題,針對五家參與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共科技公司的禁售制裁)。

但如果在G20本次的雙方元首會面中,習近平無法像上次在阿根廷一樣,慷慨陳詞讓川普相信他這次還是很有誠意要和美國達成協議,那恐怕彭斯副總統會再上演一場火力全開的批共演講,為新一輪的施壓拉開序幕。除了類似制裁華為,要把另外五家和超高速電腦有關的公司和機構放上實體清單,和對剩下的所有中共商品課徵高關稅外,美國還有可能把戰線拉到另外兩個領域:人權與金融。

在人權方面,不只是參與建設新疆集中營的科技公司會被制裁,擬定、執行此一政策的新疆自治區書記陳全國,也會被專門對付迫害人權惡棍的「馬格尼斯基法案」制裁,從此禁止入境美國,其本人和家人在美國的財產也會被沒收。

在金融方面,川普正考慮要把某些國家列為「不公平」匯率操縱國並加徵關稅,以彌補這些國家靠匯率的優勢,獲得比美國商品更高的競爭力。如果中共為了抵消被課稅的新增成本而放手讓人民幣貶值,那便有可能被美國認定為適用此新制裁措施的國家。

最後在軍事方面,今年通過台灣海峽的軍艦,除了美國幾乎是每周都有例行性巡航外,英、法、義和加拿大的軍艦也紛紛開始通過台灣海峽,這已經是要把北約在歐洲對俄羅斯的圍堵,複製在東亞海域與南海上了。

美國選擇直接對中共的龍頭高科技企業華為下手,對華為實行美國商品與科技的禁運。 圖...
美國選擇直接對中共的龍頭高科技企業華為下手,對華為實行美國商品與科技的禁運。 圖/路透社

中共還能繼續用拖延戰嗎?

反觀中共如果無法再用新的拖延戰術絆住美國,是否有能力抵擋美國接下來的連番重拳呢?答案恐怕令人難以樂觀。首先是中共的經濟目前看不到好轉的跡象,手機和汽車的銷售量還是持續下滑,代表民間消費力依然疲弱。

投資方面,目前央行有再度放手靠增長信貸來支撐經濟的打算,但是中共目前過多的低效率投資,已經使每一塊錢新增的投入能產生的GDP不斷減少,而且更驚人的是大約有70%的新發行債務是在償還舊債。因此投資當火車頭拉動GDP的效果也很有限。

最後可依賴的外貿,在新關稅當前的陰影下更難發揮拉動經濟的角色,而且隨著貿易量被課稅下滑,會讓中共外匯短缺的情況更嚴重。表面上中共的外匯存底是高居世界第一的3.1兆美元,但是中共在一帶一路項目上的大舉投入(目前已投入約7000億美金的資金),還有中共企業頻頻升高的對外舉債(根據《南華早報》的報導,今年中資企業在香港以美元發行的債務,已高達4.4兆港幣),使得中共在一旦有流動性緊俏的狀況發生時,不見得有足夠的外匯來應付緊急狀況。

另外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共的外匯組成其實並不透明。所以這3.1兆中到底有多少是高流動性資產可迅速變現還是個謎。而《南華早報》引用了大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Kevin Lai的估計,他認為中共真正擁有的高流動性外匯資產,應該只略多於中共持有的美債數目。

小結

從以上的敘述可以很清楚看出,中共很可能難以擋住美方的連翻重擊,只能被迫在貿易談判上徹底讓步簽字。但其實在中國國內,因為讓步利益會大受影響的勢力已經開始在反擊,一個明顯的訊號是在習近平訪俄羅斯期間,中共的官媒如《人民日報》、《光明日報》,都刊出了要打擊國內投降派的濃烈意識形態文章。

文中暗指的對象似乎就是習近平本人和他最信任的談判代表劉鶴。更耐人尋味的是,央視做出急轉彎,從放映抗美援朝的電影,改放中美愛情故事的電影《黃河絕戀》。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官方聲音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竟然在自己的微博上說:央視放映主題完全相反的影片,恐怕事有蹊蹺,並非中央宣傳部門的意思。這表示,習近平自己的急轉向,根本還沒有得到國內權力集團的認可,即使在大阪再度獲得川普的寬限期,要如何處理國內的反撲還是一大難題。

所以整體來看,習近平目前的處境極其艱難,已沒有和美討價還價的籌碼,反而美國還可能以香港議題加大施壓力道。習近平如果考慮到對抗風險太大而讓步,回國又有可能遭到激烈反彈。因此不論大阪行有無成果,中共即將發生經濟或是政治上的劇變,甚至兩者同時降臨,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事情。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G20高峰會——習近平的大阪城下之盟?〉)

中共很可能難以擋住美方的連翻重擊,只能被迫在貿易談判上徹底讓步簽字。圖為中國青島...
中共很可能難以擋住美方的連翻重擊,只能被迫在貿易談判上徹底讓步簽字。圖為中國青島港。 圖/路透社

  •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