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M型社會的政治原子彈——反建制風潮的新型政治人物

自喻為「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韓國瑜,不僅當選高雄市長,更成為國民黨正式提名的20...
自喻為「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韓國瑜,不僅當選高雄市長,更成為國民黨正式提名的2020總統大選候選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去年韓流尚未湧現前,參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沒有國民黨傳統菁英虛矯雕飾的身段與廟堂語言,他自況,自己打法很像以前穿草鞋、草根起家的民進黨「敢衝、敢講」;而他的對手陳其邁選舉形象,卻很像當年穿皮鞋,有錢有勢卻顢頇遲鈍的老國民黨。

這個去年自喻為「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韓國瑜,不僅當選高雄市長,更成為國民黨正式提名的2020大選總統候選人。

相對4年前,國民黨「換柱」的時空背景,韓國瑜有「韓流」護體,且獲得中部、南部、東部跨縣市地方派系頭人支持;原本「大老聯治」的國民黨中央權力生態,歷此總統初選前後諸多轉折,大老們之間離心離德,亦無法與4年前相提並論。國民黨再發生「換柱」、撤銷韓國瑜總統提名的可能性很小。

「非典型」的總統候選人

像韓國瑜這般沒有國民黨上層菁英的「成分」、「血統」,靠著民氣、結合地方派系、由下而上,讓國民黨中央權力結構必須被動修改初選規則,最終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例子,在國民黨歷史中,是罕見的特例。

提名韓國瑜為總統候選人的同時,國民黨中央卻啟動程序,完成修改黨章,刪去「總統當然兼任黨主席」的規定。

2年前,國民黨主席選舉,爆發人頭黨員、黑道集體入黨爭議,國民黨的黨員基礎與權力生態,早已從「量變」發生「質變」。

從李登輝、連戰、馬英九,歷任國民黨領導人只要掌控黨內黃復興黨部,「踢著正步去投票」的鐵票部隊,即足以免於黨內民主的挑戰。

直到2016年國民黨主席補選,被「換柱」的洪秀柱,靠著黃復興黨部底下黨員的支持,斬獲過半得票率當選國民黨主席,打敗國民黨領導菁英支持的黃敏惠。黃復興黨部的黨員對傳統黨內領導班子,再也不是,唯命是從、「一個口號一個動作」。

但2017年黨主席選舉,選前大量黨員入黨的海嘯衝擊,國民黨具投票權黨員暴增為45萬人,黃復興黨部具投票權的黨員數約10萬人,僅佔全體具投票權黨員數2成。

國民黨黨機器的黨主席、中常委與中央委員選舉,黃復興黨部及其黨員,再也沒有絕對或關鍵的影響力。

最能掌控國民黨機器的,是2年前吸納黨員入黨、「地方包圍中央」,各縣市地方公職、派系、社團等樁腳。而這些樁腳,「有奶就是娘」、「西瓜偎大邊」,明年總統立委大選過後、誰掌控最大的資源,誰就能爭取最多樁腳的支持。

就此而言,國民黨中央刪去「總統當然兼任黨主席」的黨章規定就顯得無意義;假若韓國瑜當選總統,對地方派系與地方生態原本就熟門熟路,要拿下國民黨機器的實質領導權,並無太大困難。

韓國瑜是「非典型」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戰後台灣「美式殖民現代性」的意識型態底下,他不但不像過往國民黨上層菁英,甚至不符合台灣主流、中產階級社會所想望的菁英形象。

日前國民黨全代會通過韓國瑜將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大位。 圖/美聯社
日前國民黨全代會通過韓國瑜將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大位。 圖/美聯社

M型社會的政治反叛

韓流為何出現?韓粉是哪些群體?這些議論已經盈篇累牘。但這些集體情感與社會力量,匯集形構一個「反建制」的風潮,有其物質基礎的前提。

過往,台灣社會以中產階級為主。1994年陳水扁以「快樂希望」當選台北市長後,藍綠兩大黨的選舉競爭,進入爭取中產階級最多數支持的「中間路線」,政黨與候選人的形象塑造,以爭取中產階級虛假意識所認同的「主流價值」為主。

例如,2000年陳水扁競選總統提出「新中間路線」、「和平新世紀,安定賺大錢」,及2008年後蔡英文的「文青腔」,與2016年「點亮台灣」競選口號。

然而,台灣作為小型的開放經濟體,全球化下的資源重分配造成M型社會。富者財富迅速攀升,中產階級卻失去競爭力、淪落到中下階層。社會的財富分配,如同「M」的字形、分成三塊,左峰窮人變多,右峰富人也變多,但中間的中產階級這塊,急速深陷下去。

過往十多年,藍綠競逐的中間路線與主流價值,是架構在中產階級社會的物質基礎之上。

然而,那個中產階級社會早已不復存在,M型社會也早已形成;上層的政黨、國家治理與政策、統治階級卻仍活在過往的時代,上層的政治結構,因而被下層物質基礎所爆發的社會力量所撼動、衝擊。

相對過去中產階級社會的政治菁英,韓國瑜可視為這個M型社會底下,社會力量衝撞上層右派保守的政治結構,所形塑出來、反建制風潮的新型候選人。

「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

柯文哲描述自己評估是否投入明年總統選舉,「還在研發原子彈」;事實上,這顆原子彈還能是什麼,早就很清楚了。然而,柯文哲深具醫師、教授菁英的優越意識與身段,如何與韓國瑜競奪「M型社會」底下,失落的原中產階級與中下階層?如何爭奪「M型社會」底層衝撞上層統治結構的代表性與話語權?

從這個脈絡來看,藍綠政治、學界與媒體菁英,嘲諷韓國瑜「草包」、「書讀不夠多」、「講話江湖味」,對韓國瑜民氣及其背後反建制力量,攻擊實益著實不大,更可能反身落入M型社會對立、底層社會妒憤所指的「右派建制菁英」窠臼。

韓國瑜正式獲得國民黨提名後,尋找具備「現代性」光環的學者專家們,組成「國政顧問團」來替他加持。然而,這群學者專家早已內化的專業、理性、菁英思維、反民粹、學院語彙等「現代性」,與韓國瑜的「庶民」語言或韓流的本質,原本即在光譜的兩個極端。這些學者專家或「國政顧問團」,背書、包裝、裝飾的形式價值,可能勝過競選的實益。

去年投身高雄市長選舉初期,韓國瑜自喻為「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這個活靈活現的孫悟空意象,很貼切韓國瑜與韓流的反建制力量,從社會底層翻身反撲,上層政治結構的國家機器、政黨與政治菁英。

韓國瑜身上所凝聚的反建制力量,是否足夠換成票數、支撐他明年當選總統,仍在未定之數。但韓國瑜崛起迄今的路徑,已經衝擊改變了民進黨在中南部票倉板塊、國民黨中央的權力模式。也是台灣在地,進入M型社會之後,第一個引領反建制風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

韓國瑜是台灣進入M型社會之後,第一個引領反建制風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 圖/美聯...
韓國瑜是台灣進入M型社會之後,第一個引領反建制風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