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0到6歲國家養?郭式福利主義與「鉅型新創產業」

台灣首富郭台銘日前拋出「0到6歲國家養」的政見,並提議「徵收富人稅」,引起議論。...
台灣首富郭台銘日前拋出「0到6歲國家養」的政見,並提議「徵收富人稅」,引起議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期間,首富郭台銘提出「0到6歲國家養」政見,成功吸引到不少媒體議論的篇幅。

國發會公布的台灣人口成長趨勢,預定明年(2020年)進入死亡交叉,台灣自然人口數將出現負成長,以此趨勢,2065年後台灣剩下1,600萬人。少子化議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現金福利」支票,民氣不復往昔

近年,在黨內初選針對少子化問題提出社福政見,企圖加分突圍的候選人,郭台銘並非首位。

選舉作為民主化的歷史進程,「現金社福」做為選舉工具,老農津貼、老人年金都曾是歷屆選舉議題設定成功的案例。

2011年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許信良首先提出從出生到15歲,由政府發送兒童津貼(Child Allowance)。2014年鄭寶清參與民進黨內桃園市長初選,提出每人每月5,000元的兒童津貼;2018年民進黨內台南市長初選,葉宜津亦提出18歲以下,每人每月3,000元的兒少津貼。

但對兒童津貼的社福支應,只有最早提出此一政見的許信良,對財源說明的最清楚,他力主政府開徵「豪宅稅」。

豪宅為上層階級彰顯個人財富、社會地位的商品,許信良主張開徵豪宅稅作為兒童津貼的財源,對競逐豪宅商品的頂層消費群而言,開徵豪宅稅只是墊高豪宅交易價值的奢侈稅;當年豪宅房市交易熱絡,許信良此一主張並未招致太多批評或紛擾。

然而,時過境遷,以當前豪宅市場價量而言,若僅課徵豪宅稅的單一財源,似難長久支應兒童津貼。

除了課徵豪宅稅,許信良當年在《台灣怎麼辦》一書,對力主國家發送兒童津貼的主張表示,只要國家負債成長率低於「經濟成長率加通貨膨脹率」,就「債多不愁」;因為相對來講,債是越來越少,而不會越來越多。換句話說,許信良的態度是,即使不開徵豪宅稅,政府也無需增加租稅,國家仍有舉債發送200多億兒童津貼的財政空間。

但許信良此一「債多不愁」的財政主張,在現實政治仍是極少數的見解。

這8年來,從許信良、鄭寶清到葉宜津都在民進黨內初選提出兒童津貼,就結果論而言,該政見對於初選勝出的實益,著實有限。選民對參選人提出「現金福利」的政治支票,不復往昔的信任與熱情。

郭台銘此次提出「0到6歲國家養」政見,即使獲取不少輿論議論與篇幅,但是否足以斬獲民調支持而突圍,代表國民黨叩關2020大選,仍待觀察。

M型社會下的政府失能

另一方面,「0到6歲國家養」的國家財源部分,郭台銘提出「徵收富人稅」,作為短期內支應此項社福的財源之一,引起的議論最大。

台灣是小型開放經濟體,如果租稅重分配功能太強大,勢必讓高所得者在國際間從事租稅規避,也讓假外資充斥國內資本市場。這正是郭台銘提出開徵「富人稅」,招致最大的批評癥結。

財稅專業出身的林全,過往接任閣揆前,即曾公開表示「重分配靠租稅,那是騙人的」,並指政府要讓所得重分配,縮小貧富差距,得透過社福支出而非租稅。

然而,全球化下的資源重新分配造成M型社會。富者財富快速攀升,中產階級失去競爭力、淪落到中下階層,整個社會的財富分配,在中間這塊,忽然有了很大的陷落;如同「M」的字型,整個世界分成三塊,左峰的窮人變多,右峰富人也變多,但是中間的中產階級這塊,忽然深陷下去,甚至消失了。

不對富人增稅、僅有社福支出,不足以改善M型社會雙峰形成及中產階級流失,更不可能有所謂的「所得重分配」,更遑論「縮小貧富差距」。

僅仰賴社福支出來縮短貧富差距,更是粉飾太平的政治話術。一般而言,租稅是手段的前端,社福是手段的後端;社福支出的財源應當來自租稅。

這就是台灣作為小型開放經濟體、進入全球化M型社會,面對租稅與福利的兩難困境,也是台灣政府失去財富重分配及公共性功能的主要癥結。

變形的「國家資本」社福主義

在這樣的前提下,郭台銘對「0到6歲由國家養」政見,自述長期財源是建立「台灣大數據基因健康工程」,「像美國把福利事業和產業結合,以產業賺的錢來做福利」,並自詡有能力讓台灣在若干年後,產生1兆美金的健康產業。

郭台銘的「台灣大數據基因健康工程」的生物法律爭議與落實可能性,皆先不論。這概念類似金門縣府的金雞母、年營業額約百億的金酒公司,以高粱酒福利天堂著稱,上繳縣府的營收,作為金門縣民從出生、幼稚園到國中的社福支出。

而台灣作為小型開放經濟體,進入全球化M型社會後,面對租稅與福利的兩難困境,郭台銘以國家經營的「台灣大數據基因健康工程」資本收入,作為人民的社福的財源,打開了另一種國家治理的想像新途徑。

但金門縣府經營金酒公司,有國家菸酒專賣的歷史背景。郭台銘主張把「福利事業和產業結合」,以國家資本經營「台灣大數據基因健康工程」的產業版塊,再將盈餘以社福方式分配給人民,這實在不像美式資本主義國家的產物,也不太像社會主義國家或共產主義國家的產物。

嚴謹而言,用國家資本去經營一間(可能是獨佔或寡占)的「鉅型新創產業」,再將部份盈餘拿去支應「0到6歲國家養」的各項社福用途。這樣無以名之的政府營利模式與福利型態,很可能是舉世首創的。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