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官商鄉黑與全球資本主義——香港元朗無差別襲擊背後

7月21日示威遊行後,元朗地鐵內發生白衣人追打身著黑衣市民的暴力襲擊事件。  圖...
7月21日示威遊行後,元朗地鐵內發生白衣人追打身著黑衣市民的暴力襲擊事件。 圖/美聯社

本月21日,數十位白衣人(即港人港媒所稱「鄉黑」)持藤條與棍棒等衝入港鐵元朗站,於大廳、月台與車廂等處,對剛結束反送中活動的返家民眾與一般市民,進行無差別攻擊、逢人就打。

輿論頗多質疑元朗暴力事件,可能是港警與元朗鄉黑、黑白合演的「大龍鳳」。更進而質疑,黑道為統治者扮演不受歡迎的政策執行者,以破壞或壓制異議活動。

這不是首次發生相似事件,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有大批黑社會背景的人物,在旺角、銅鑼灣等地區追打參與集會人士,港警當晚也彷彿「隱形」。

如果轉換視角,以全球資本主義體制為經、以東亞區域各地為緯,來看香港6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以及近日的元朗暴力事件,將觀照到更多深層的意涵。

圖為元朗地鐵無差別襲擊事件的白衣人。 圖/路透社
圖為元朗地鐵無差別襲擊事件的白衣人。 圖/路透社

「後佔領」的夢,時代腐蝕畫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政總)的建築物,設計概念為「門常開」,標榜著(英國)殖民統治結束、政府將會廣納民意。政府總部因此常被香港公眾稱為「門常開」。

但2011年新政總啟用後 ,這個「門常開」、統治者開明形象樣板,卻直面夏愨道不斷被群眾佔領又清場、清場後又被佔領的殘酷風景,歷史停格了一幅又一幅的腐蝕畫。

金鐘的夏愨道,是2014年「雨傘運動」時被佔領的主幹道,5年後,「逃犯條例」交立法會審議,「反送中運動」夏愨道又再湧入滿滿人潮,成為供給口罩、瓶裝水和雨傘的物資站,並作為阻擋警察推進清場的路障功能。

夏愨道作為港人屢次「公民抗命」、進行「佔領」的主場,不只抗議群眾能直面「達陣」新政總,這座作為統治權象徵的建物。夏愨道更是港島北岸連接海底隧道的主幹道,「佔領」衝擊的不只是特區政府與中共政權的臉面,也是整個建制背後、緊密鑲鉗的資本主義體制。

2014年香港雨傘革命,市民上街佔領夏愨道。 圖/歐新社
2014年香港雨傘革命,市民上街佔領夏愨道。 圖/歐新社

香港屢次「佔領」最直接且實際的作用力,不一定是政治意義上的「公民不服從」或「公民抗命」,反而是干擾、甚而打斷資本主義流動與生產、再生產的「日常」。特別是,香港作為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不捨晝夜、迅速流動的金融中心。

這也是港人雨傘革命、反佔中運動與日前元朗白衣人暴力事件,總能迅速席捲國際輿論重視的關鍵,也是中共政權屢次面對香港佔領運動,必須斟酌顧及的癥結。

從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走到超級資本主義與區域化,當代東亞各地、此起彼落的「佔領」型態,早已跟戰後民主化浪潮、國家內部公民社會素樸對抗統治者的傳統「佔領」,或「非武力抗爭」、「公民不服從」、「公民抗命」,呈現不同的意涵。

當代東亞、諸多「佔領」的行動呈現,實是一種「後佔領」。這種「後佔領」主要的深層意欲,是佔領者在參與中集體召喚、建構的一種「夢」或「鄉愁」,想望伸向過往與傳統的「根」或美好的事物。

這般幽微曖昧的「懷舊」面向,也正是某些學者或輿論挪用「去殖民」論述,批判「反送中運動」是「殖民遺緒」:港人憧憬過往英國統治的美好年代、「西方現代性」的身份驕傲與生活政治。

實則,全球資本主義下、東亞各地層出不窮的種種「後佔領」行動,在日本、韓國,都有失落者這般集體召喚夢或鄉愁的底蘊,也包括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若僅搬挪「去殖民」論述、貼上「殖民遺緒」標籤,不足以解釋港人在「反送中」的集體情感與社會行動。

7月21日反送中持續上街陳抗。 圖/路透社
7月21日反送中持續上街陳抗。 圖/路透社

「官商鄉黑」就是統治權力網絡

元朗地鐵無差別襲擊事件中,被港人稱為「鄉黑」的白衣人,則被中國網友讚譽為「元朗人向來愛國愛港」。

「官商鄉黑」成為港人傳頌的俚語。國際媒體也紛紛深入報導元朗鄉事派及鄉黑的特別背景與特殊土地利益。

所謂的元朗鄉事派,就是官(新界太平紳士、立法局議員、鄉議會)、商(新界新市鎮與房地產開發利益等)、黑(鄉黑或三合會等黑幫),多重身份複合的群體。

元朗的原居民與其氏族、鄉事派到新界鄉議會、丁權到房地產開發利益、鄉勇到「鄉黑」,有其特殊的在地歷史脈絡。但黑道與右翼國族政治、資本主義這三者共媾共生,在戰後東亞各地,從來不是新鮮事。

如在台灣,竹聯幫主陳啟禮為國防部軍情局執行的「江南案」,永垂青史。

1985年,陳啟禮因涉入江南案前往法庭受審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85年,陳啟禮因涉入江南案前往法庭受審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日本黑道跟保守派政治人物,長年執政的自民黨,從二戰後,就有強連結的共生關係。從60年代,黑道屢屢破壞左派、工會組織的示威活動;黑道與右翼國族政治、資本主義共生的商業利益,早已伸入金融市場。

韓國電影《江南1970》、《卑劣的街頭》,顯影韓國黑幫介入房地產開發市場的社會現象。

香港元朗的鄉事派,在97前對中共政權效忠、得以在基本法明文保障其「傳統權益」,鄉議會長期掌控新界新市鎮等房地產開發利益,也因為土地利益分配與黑道合流,或成為其分支。

「一國兩制」,是香港在全球資本主義體制的安排。或這樣說,「一國兩制」是對香港原已鑲鉗在全球資本主義的物質基礎之上,中國政權再「量身定作」對香港踐行主權與統治權的「國家機器(黨國權力網絡)」與「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

從這個理路看,「官商鄉黑」就是統治者實質上對香港踐行統治權的「黨國權力網絡」,「右翼國族」就是「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而「官商鄉黑」的「黨國權力網絡」,就是依循全球資本主義體制在香港本土社會的脈絡紋理,順籐摸瓜、盤點出節點或匯流,再連結、建構成這套權力網絡。

可以說,全球資本主義體制才是內裡,「官商鄉黑」或「右翼國族」反而只是表象。

元朗白衣人暴力事件後,美國總統川普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回應,十分耐人尋味。川普說,習近平表現得非常負責任,習允許這情勢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而川普認為這相對非暴力。

當反送中運動的「佔領」,仍每週持續且定期干擾、打斷全球資本主義流動與生產、再生產的運作機制,對之反撲的,是「官商鄉黑」、是「右翼國族」。然而,長此以往,更內裡的「全球資本主義體制」,將如何相應,就有待時間給出解答了。

7月21日反送中上街,陳抗民眾向中聯辦中國徽丟擲黑漆。 圖/路透社
7月21日反送中上街,陳抗民眾向中聯辦中國徽丟擲黑漆。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