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蔡英文何不讓足球成為新南向的活棋?

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右為中華隊林昌倫。 圖/中華足協提供
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右為中華隊林昌倫。 圖/中華足協提供

四個月以來,台灣的外交處境越來越艱困,進不了ICAO只是最新的一根稻草;可以預見,這樣的稻草將會一根一根地從對岸飛來。

在可預見的中國壓力下,台灣的出口究竟在哪?古有鑑,昔有中美之間的乒乓來回、加拿大與蘇聯間藉由冰球破冰,為何我們不藉足球穿梭盤帶,突破封鎖?

等一下,足球?你是說那個我們男子國家隊現在排名第178名的運動嗎?

是的,沒錯。小國由於自身經濟規模不足,而參與鄰國的職業運動聯賽例子所在多有,足球例子尤多,列支敦斯登的FC Vaduz參與瑞士超級聯賽、摩納哥參加法甲、威爾斯的史旺西在英超、聖馬利諾足球俱樂部(San Marino Calcio)委身義大利的丁級聯賽,紐西蘭在會籍上雖屬大洋洲,但其威靈頓鳳凰隊跨洲參加亞洲足協管轄的澳洲聯盟(A League)。這還只是足球場上的例子,至於美國與加拿大,早就在冰球、棒球、籃球、乃至足球的職業聯賽都已融為一體。

近來,香港運動公社兩名核心成員李峻嶸與高俊賢先後呼籲,與其香港球隊寄望北上加入中超,不如南下探詢加入計畫將於2017年開踢的東南亞超級聯盟(ASEAN Super League)。香港在英國殖民的歷史下,足球底蘊豐厚,香港代表隊在本屆世界盃會外賽的精采表現更為港人驕傲,頂級的港超也已在2014-15年賽季開踢,如果連香港都興起南進的念頭,那麼比起他們,台灣足球更該成為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的一枚活棋。畢竟以運動南進的話,棒球在東南亞沒有市場,籃球又僅限菲律賓,足球這項全世界最風行的運動是最可行的。(延伸:港中足賽——死守香港逼和中國!真實世界的無奈救贖

以當前的時間點來看,東南亞超級聯盟本身仍有不定數。計畫中它會是一個由澳洲(世界排名45)、泰國(135)、馬來西亞(158)、越南(141)、印尼(181)、新加坡(155)、緬甸(153)與菲律賓(125)八個東南亞足協主力成員組成,各派兩隊,組成一個16隊的跨國職業聯賽,化零為整,以區域性整合發展作為因應全球化浪潮的策略。不過其中澳洲實力明顯高出各國、泰國聯賽以武里南為首的勁旅又以在亞冠稱王為目標,這兩國對於東南亞超聯的態度都還不是百分百的堅定,所以他們也將柬埔寨和寮國等國列為後備名單。

創立於1984年的東南亞足球協會,擁有12個會員成員。 圖/維基共享
創立於1984年的東南亞足球協會,擁有12個會員成員。 圖/維基共享

當然,台灣是足球沙漠、改制的企業甲組足球聯賽還被自己球迷稱為「企甲賽」(名球評鄭先萌已為文批判,在此不加贅述)。這樣我們還拿什麼去跟人家玩跨國職業聯賽?再以制度面而言,台灣屬於東亞足協,而非東南亞足協,名不正、言不順之下,能否加盟,當然存在許多障礙,但至少我們的足協、體育署甚至新南向辦公室,都可以向東南亞足協徵詢加盟的可能性,尤其以我們經濟與消費實力,與上述八國並列,相信不至於讓他們覺得這是不值一哂的提案,況且在東南亞超聯尚有不定數時,更有運作的空間。再者,在足球迷對台灣本土足球心灰意冷之際,借外來力量不啻為刺激轉骨、甚至砍掉重練的契機。

職業運動的優勢是,它是一項商業活動,可以具有較大彈性,就算我們不移籍東南亞足協,仍有可能以邀請的外卡身分與賽。畢竟我們都清楚台灣的運動環境,連職棒至今都還是草創的四隊規模,別的運動若仍只著眼島內,下場不難想像。企業甲組足球聯賽不須開踢,我們就可預見其換湯不換藥的內容會如同其縮寫一般,但我們如能整合出一隊(不妨就叫福爾摩沙聯隊,Formosa United?),將政府、足壇資源集中,號召放眼東南亞市場的企業加入,我知道我們的足球人才與資源,建不起底蘊深厚的金字塔,那蓋一座直挺挺的足球台北101總行吧!我真心希望這是一個聽來不那麼瘋狂的點子。

2018俄羅斯世界盃會外賽,台灣面對泰國與越南兩場主場賽事,在台北田徑場接近滿場的觀眾,其中少說四分之一由客隊球迷組成的陣仗讓人印象深刻,不論是遠征或是原本就客居台灣的球迷,不也正是政府一再鼓吹拓展的新觀光客源嗎?最後,台灣的運動視角奠基於國族主義久矣,若能參加這樣的跨國聯賽,每週都是國際賽,或可終於激出足球沙漠的一絲希望。(延伸:世界盃資格賽,與台灣新民族時代的誕生

越南隊選手桂玉海。 圖/路透社
越南隊選手桂玉海。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