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新冠疫苗爭奪戰:疫苗製造大國印度,救得了自己嗎?

影像記憶歸零…FOX體育台離開後,台灣運動文化保存難題

FOX體育台已於2020年12月31日正式撤離台灣。 圖/翻攝自FOX體育台
FOX體育台已於2020年12月31日正式撤離台灣。 圖/翻攝自FOX體育台

我與FOX體育台不相見已二週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聲音與光影。

FOX體育台在台灣的血脈,可以上溯到連有線電視都還沒有真正合法化的1991年,從Prime Sports、衛視體育台、ESPN分合之間,又在2013年整併成為FOX體育台,直到2020年12月31日畫下句點。

FOX體育台並非台灣目送離開的第一個運動頻道,但震撼之深,卻應為最。在此之前,東森育樂台隨著中華職籃CBA的夭折而告終,年代家族自歡樂無線台、TVIS、年代體育台以降,雖然至今以年代MUCH台經營,但在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與愛爾達爭議遭轉播斷訊之後,除了零星轉播國內高爾夫球賽之外,至今也與運動無涉。

陳金鋒砲轟朴贊浩畫面成追憶

這些頻道還保留下了多少我們運動文化的資產,我並不清楚,但這次FOX體育台的消逝,讓人最驚恐的是,他們所有的足跡就此消失,彷彿未曾到來過,外資嘛,說走就走,無情的很。

例如,1998年曼谷亞運,陳金鋒從朴贊浩手中敲出的全壘打,網路上只剩韓國版本足堪聊慰,台灣觀點的歷史影像,隨著FOX體育家族的離開而消失了;2013年男籃亞錦賽擊敗中國,還好有人抓取下來,加上其他的運動歷史吉光片羽,透過YouTube殘存著。

這次FOX體育台的終止,不只是告別所有過去近30年轉播過的賽事,是連所有的社群媒體足跡就此消失,彷彿未曾參與過台灣這塊土地上運動歷史一樣。就在全台灣各地倒數迎接2021年的煙火昇起,FOX體育台的三個頻道同時劃下句點的同時,Facebook上 45萬的粉絲與YouTube 10萬的訂閱者,一切歸零在這聲巨響。

運動文化的累積需要長時間的灌溉,網路時代原本可以創造並記錄下與電視線性傳播不同的文化,運動賽事轉播單位與觀眾的互動,在網路空間裡生產出全新的意義,也能反映著一個文化輾轉遞嬗的痕跡。

殘酷的是,迪士尼集團終結的,不只是這些運動媒體人所共同生產的運動文化點滴,而是包含連所有網路使用者共同創作的文本都被抹去。多年後,誰還記得每逢F1賽事被職棒轉播犧牲時,車迷們怒而洗版的那段歲月?或是粉絲團上觀眾在FOX體育台畢業紀念冊留下令人動容的隻字片語?

運動影像記憶的商品化

運動影像的授權是極為複雜的,即便擁有轉播權,但是後續什麼樣的畫面能用、不能用、用多久、保存多久、重製狀態等等都在相關的合約規範中,即便是賽事轉播單位,也是處於極為被動的位置。

因此,你我的記憶會被如何保存,就成了不在我們手中能掌握之事。是的,還好有網路,還好有網友,但是,別太放心了,就連YouTube的影片也可能因為被檢舉而隨時消失。所以即便是我們身處複製極為便利的數位時代,但這些運動歷史的影音保存,可能比我們想像中來的脆弱。

在《戰術書與支票簿》(Playbooks and Checkbook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conomics of Modern Sport)一書中,學者辛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就列舉,就學理上而言,競賽發生地的球場、參與的球隊、交手的運動員、舉辦競賽的組織,其實都是潛在可主張轉播權的要角,不過,在當前運動商品化下,轉播權或是影音權利誰屬的議題討論上,似乎已經蓋棺論定。

主要運動轉播權談判中,職業運動的聯盟(如NBA、英超)、主導國際賽事的運動協會(如奧委會、國際足總)是清清楚楚的權力擁有者,從中職與日本職棒的轉播授權模式,球隊也可以是職業運動的轉播權擁有者。

至於國際賽事,這些國際運動組織的權力已近乎無限擴大,不管什麼賽事,轉播權就是在短時間內的「租用」而已,要再製需要另外一筆費用獲得授權。因此,許多媒體也就索性不留存檔,畢竟,留下了能合法使用的範圍也不大。球場、球員等運動賽事轉播構成的成員,都已被勞雇或是場地租用等形式的契約包括在內,你我的影像記憶能否留存,端看這些獨大的運動組織臉色。

即便我們身處複製極為便利的數位時代,但運動歷史的影音保存,可能比我們想像中來的脆弱。 圖/取自田鴻魁的趴
即便我們身處複製極為便利的數位時代,但運動歷史的影音保存,可能比我們想像中來的脆弱。 圖/取自田鴻魁的趴

台灣運動記憶如何保存?

從此看來,台灣視角的國際運動賽事,本身就難以追溯與保存,儘管我們還可以在MLB官網上找到王建民的歷史比賽畫面,但是卻再也配不上常富寧與曾文誠的聲音導覽;喬丹的成神之路,我們也找不回傅達仁先生的聲音相伴。甚至連公視「台灣棒球百年風雲」的系列紀錄片中,在少棒風潮以及三冠王時期回顧所能取得的歷史片段,也都是美國電視台英文原文的轉播,而非當時盛竹如或是郭慕儀所鋪陳的台灣記憶。

因此,作為主流運動的輸入國,連保留記憶的選項都難以存在。

運動文化的積累,需要歷史大敘事視角的導覽,進而讓共同體的成員產生共鳴的,若僅剩零星的、隨機的、熱心的觀眾保存著,進而成為珍稀逸品,是難以深化運動文化與鑄造集體記憶的。

台視、中視、華視太多的珍貴運動歷史影音資料已經塵封甚至丟失,至今,台灣再也沒有1968年紅葉少棒擊敗日本關西聯隊,從而開啟少棒狂熱的完整影像,僅有新聞片段保存著;反觀1966年英格蘭拿下世界盃冠軍的畫面,不但被完整保存而不朽,甚至還從黑白被轉成了彩色而更佳鮮明烙印在全英格蘭人腦海裡。

資本主義的市場邏輯徹頭徹尾地主宰當今運動運行方式,連關於它的記憶都是有價的,這是我們個體難以撼動的體制,但是稍縱即逝的後現代時代氛圍中,運動可以是永恆的。我們多少也該在哀悼療傷的過程中,在憤怒這階段停留一會,因為台灣的運動文化固然尚淺,但也不應該被跨國媒體集團如此粗暴對待。

FOX體育台承載過、如今失去的,我們已追不回,但如此不留痕跡的逝去,至少可以喚起對於運動集體記憶保存的重視,公部門不管是文化部、體育署、甚至公共電視,都可以、也應該承擔起這樣的角色。否則,我們僅存的,就是閱聽人在與跨國運動媒體複合體的游擊戰中,掠奪下的零星戰利品。

近幾年來,台灣的運動頻道都是東奔西走,業界光景,一日不如一日。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橢圓的藍白標誌與運動場上的光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FOX體育台承載過、如今失去的,我們已追不回,但如此不留痕跡的逝去,至少可以喚起對於運動集體記憶保存的重視。 圖/翻攝自FOX體育台
FOX體育台承載過、如今失去的,我們已追不回,但如此不留痕跡的逝去,至少可以喚起對於運動集體記憶保存的重視。 圖/翻攝自FOX體育台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