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紅葉52年:將錯就錯的悲劇,造就台日少棒養成的分歧點(上)

1968年紅葉少棒「敝日神話」讓台灣興起少棒熱,但也因後續爆出超齡與冒名頂替爭議而蒙上陰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68年紅葉少棒「敝日神話」讓台灣興起少棒熱,但也因後續爆出超齡與冒名頂替爭議而蒙上陰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青天白日旗飛揚,將至愛奉獻給理想,期待著衣錦榮歸歸故鄉,千千萬萬心靈的期望」,每當趙傳名曲《英勇勛章》響起時,總是會聯想到台灣電影《紅葉小巨人》。電影中紅葉少棒選手揮灑汗水,與日本少棒搏鬥的英姿,搭配熱血旋律,賺人熱淚。

當年這部1988年的電影,訴說紅葉少棒隊1968年與日本少棒奮戰的英勇事蹟,紅葉旋風也讓台灣陷入少棒熱潮。然而,紅葉國小隨後爆出超齡參賽、冒名頂替等醜聞,甚至連對手「和歌山調布隊」都是捏造出來的。許多紅葉小選手後來放棄棒球路,一生辛苦坎坷,已被許多媒體先進報導。

2020年9月1日前,全日本登記有案的少年(U12)與青少年(U15)棒球隊共有719隊,球員總計近23,000人。台灣則是國小國中各有百餘隊校隊,各自呈現蓬勃發展;1968年的台日交流,讓兩國的少棒激發出了新的發展,但卻也走向不一樣的基層棒球路。

不過有個謎團至今未解,當年與紅葉對戰的日本選手,是怎樣看待這場比賽的?他們知道來台參加什麼比賽嗎?對「被」和歌山調布隊有何看法?為了解開這個謎團,筆者連絡上一位當年來台參賽的選手,前往關西一探究竟。

少年野球之都大阪

9月初,位在大阪南部的濱寺公園內,兩隊少棒隊伍正在熱血比賽,兩方教練團在一旁隔著鐵網,目光銳利地望向場內,只要球員有好表現,雙方教練便給予鼓勵。

其中一隊「中百舌鳥Boys」少棒,總教練神田剛志今年滿64歲,頭髮烏亮皮膚黝黑,完全沒有老化跡象,他是1968年來台與紅葉少棒隊交手的球員。在比賽結束後,神田剛志依舊精神奕奕與小球員們訓話,並且提點下次比賽要注意的地方。

大阪被稱為是日本的棒球之都,擁有數量最多的少棒與青少棒隊伍,不少優秀的棒球選手都誕生於此,一直以來被視為培育日本職棒選手的搖籃。少棒體系也是棒球之根,許多小選手在少棒打好基礎,中學強化觀念,高中開始綻放光芒,最後被選入職棒,長年下來已經成為良好的循環。

翻開日本棒球史,早在1920年時,神戶的關西學院就創立「大日本少年野球協會」,並在該年8月舉辦「全國少年野球優勝大會」,該組織隨後往外發展,一度在台灣、朝鮮、滿洲(今中國東北)、樺太(今庫頁島)、上海等都設有分部。

也許很多人以為,日本少棒歷史悠久,組織根基雄厚,實則不然。在二戰後,日本忙於經濟復興,少棒組織大多解散,活動一度停擺很久,直到在美國人幫助下,50年代中期才開始復甦,並於1962年派隊前去美國威廉波特參賽。1964年隨著東京奧運舉辦與威廉波特25週年,日本在威廉波特官方鼓勵下,設立亞洲第一個分部。

當時美國國會還特別批准,由總統詹森署名,讓威廉波特少棒以等同紅十字會的方式於海外拓展,以凸顯美國在國際社會的援助形象。其中也開放「遠東名額」,讓日本的優勝隊伍可前往美國威廉波特出賽。

現年64歲的神田剛志,1968年曾代表關西少棒隊來台與紅葉少棒對戰。
 圖/作者自攝
現年64歲的神田剛志,1968年曾代表關西少棒隊來台與紅葉少棒對戰。 圖/作者自攝

日本亞軍前往台灣

60年代起,日本各地重掀少棒組隊熱潮。1967年時,東京都調布市少棒隊以「西東京」名義,在威廉波特拿下亞洲首次冠軍。同年,日職南海鷹隊的總教練鶴岡一人也響應少年棒球推廣,在南海鷹隊下成立「小鷹」少棒隊(Little Hawks),而神田剛志則是小鷹隊的首批選手。

不過談起神田剛志的棒球史,神田則是笑說,都是自己摸索的。原來神田爸爸是名忠實的南海鷹迷,以前一群關西爸爸下班閒來無事,常常在公園、居酒屋邊聽比賽廣播邊大談自己的棒球經。當時關西一度有多達四隊職棒,都是鐵道公司營運,不少爸爸們聊得太起勁,就提議大家組隊來比劃一下,後來也讓小孩子一起參加,「當初都是南海鷹球迷同好會的爸爸們組隊,讓我們假日時可以聚在一起打球」,神田說。

也因此,當小鷹隊成立後,神田剛志自然被爸爸推去參加。想不到就在隔一年,小鷹隊在威廉波特日本預選中戰績奇佳,連剋許多強隊後,首度前往東京打日本區資格決賽。

當時的小鷹隊上下一心,氣勢高昂,居然也扳倒1967年的世界冠軍西東京(調布)。原先以為快可以拿下資格賽冠軍,準備前往美國時,卻在決賽輸給和歌山少棒隊,夢想到此終止。

「當時我完投全場,還是輸了」。神田剛志至今回想起都還是有點可惜,那時小鷹隊隊員在東京球場(原每日獵戶星主場,現已拆)看到和歌山少棒隊慶祝的表情,想到就要回到大阪,自然有點失落。

但就在那時,一個來自台灣「中華民國棒球委員會」的邀情,讓他們意外展開不同的棒球交流之旅。

神田剛志回憶,當時收到消息,台灣要邀請關西的少棒隊過去,但是日方要用遴選的方式組隊赴約。因此小鷹隊在東京打完後,先回到關西解散,隨後再由日方安排選拔,名單在7月底正式出爐,神田剛志確定入選,他回想「可能我當初對和歌山完投全場,是被錄取的原因吧。」

小選手們從7月底開始進行集訓,一路練習到8月20日,最後23日在大阪伊丹機場集合,飛往還在戒嚴時期的台灣,與看都沒看過的國家與球員進行棒球交流。

1968年8月23日,日本關西少棒隊飛抵台北,台東紅葉少棒隊獻花歡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68年8月23日,日本關西少棒隊飛抵台北,台東紅葉少棒隊獻花歡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交流賽到國家對抗

根據當年的聯合報(1968.08.16)報導,關西選拔團的成員有:

團長吉倉利夫,副團長酒井豐,總務孫田日吉丸,監督大西秀雄,教練早島保隆。隊員十六名是:高山博文,舞壽之,神田剛志,高森泰一,平宏之,森野孝之,西山誠一,小川暢三,松岡茂,城谷寬,野澤俊幸,石村幸三,清次和歐(原文有誤,應為和政),杉本隆,肥後重成森滿(原文有誤,應為肥後重成、森滿兩人)。

神田剛志與高山博文,舞壽之及森滿等都是小鷹隊的隊友,其他則是來自大阪北少棒與大阪西少棒為主。神田回憶:「大阪西很強的!我們以前還被0比22 called game過,1968年那次真的非常幸運,我們先在第一局狂拿6分,後來他們拚命追趕,最後我們還是6比5險勝。」

想不到當時在大阪捉對廝殺,卻變成一同赴台灣打國際賽的隊友,面對第一次出國,小球員都略顯興奮。

其實在當年,吉倉利夫等不只選拔一隊去台灣,也選拔一隊去關島交流,神田本來是「關島組」,卻在最後一刻變成「台灣組」。他笑說:「關島少棒根本不強啊,去台灣有意義多了!」吉倉在出發前也對小球員們耳提面命:「我們不是去旅遊的!要好好拿出真心誠意打好比賽!做好交流!」之後,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飛往陌生的台灣。

飛機抵達松山機場,下機那幕至今仍令神田難忘,「那時我們從飛機上走下去,鋪著紅地毯。然後相機啪啪啪一直閃個不停,還有電視台在攝影。」描述起當時的景象時,神田神采奕奕。不過說到底,他們當初以為只是來交流的,怎麼也沒想到會受到這麼大陣仗的歡迎。

一行人入住在當時南京東路的第一大飯店,也是數一數二好的飯店。隨後在8月24日,日本關西少棒隊在台北市立棒球場與嘉義垂楊少棒隊進行首場交流賽,正是由神田剛志先發主投,鏖戰到最後,關西少棒以1比0力克垂楊。

而就在第二天的8月25日,紅葉少棒隊也登場了。

1968年8月24日,日本關西少棒隊與垂楊少棒隊在台北市立棒球場進行交流賽,最終關西少棒以1比0險勝。圖為垂楊隊的吳中信(左)搶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68年8月24日,日本關西少棒隊與垂楊少棒隊在台北市立棒球場進行交流賽,最終關西少棒以1比0險勝。圖為垂楊隊的吳中信(左)搶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下篇

紅葉52年:將錯就錯的悲劇,造就台日少棒養成的分歧點(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