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打球會荒廢學業?日本「文武兩道」的野球人生

2016年東京大學棒球隊的桐生祥汰,成為該校睽違12年入選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最佳...
2016年東京大學棒球隊的桐生祥汰,成為該校睽違12年入選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最佳九人的球員。目前他預計進入大企業,持續面試中。 圖/取自日刊體育報

書呆子野球

5月底時,2016年的「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春季賽正式落幕。這個備受日本大學棒球重視的聯盟,由「早慶東法立明」(早稻田、慶應、東京、法政、立教與明治)等六所知名的學校所組成。其中早稻田與慶應更是作育棒球英才無數,傳統「早慶戰」更是膾炙人口的棒球對戰,每場比賽的觀戰人口不遜於任何一場職棒比賽。

其中,今年票選出來的最佳九人中,出現相當「特殊」的身影,來自東京大學的大四生二壘手桐生祥汰,他不是畢業於棒球傳統名校,高三時也是一天K書10小時以上的「書呆子」,應屆以優異的成績進入東大。桐生小時候也是東京新宿區當地少棒隊跟青少棒的球員,有著深厚棒球底,但是居然能夠與「準職棒級」的早稻田、慶應等體保生一起列入「最佳九人」,10場比賽安打演出、演出排行第一的7次盜壘、而守備也僅僅發生一次失誤,都讓他擊敗其他五隊二壘手,這也是2004年以來,睽違12年東京大學再度有人入選最佳9人。

東大教練濱田一志表示,桐生就是個「練習家」,不只練習認真,有時甚至還會把西裝帶來球場,練習完或是比賽完就換上西裝直接去大企業面試。練習時一點也不馬虎,受傷也不喊痛,吃完止痛藥後繼續練習,拿下最佳9人並不驚訝。桐生則是很謙虛的說「很謝謝、也很驚訝,但大家實力都很棒,會有『給我真的好嗎』的感覺」。

談到東京大學棒球隊,雖然早創立於1917年,但在「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裡長年來是淪為其他5隊「進補」的對象。不只長年戰績墊底,在2015年時更創下跨季94連敗紀錄。5月23號對上法政大學的延長10局上,東大敲回了2分致勝分,最後10局下守住勝利,被稱為是奇蹟式的勝利。而在歷史上,東大出過5名職棒球員,最近的是2004年以第9順位選入的松家卓弘,2012年被戰力外後選擇去當高中老師。

東大棒球隊或許在日職棒球界裡較為「不成材」,但畢竟是日本第一學府,這群「棒球書呆子」有不少成為日本參議員、眾議員等政治家、或是成為金融公司與電視台的高層以及電影導演等。雖然不是走向正統棒球路,但是他們「野球魂」深植於其他行業中。甚至前安倍首相的官房長官與謝野馨,在東大棒球隊時期還擔任過球隊經理。相較起來,東大雖未能在棒球界佔有一席之地,但確實在政商界呼風喚雨。

京都大學投手田中英祐,從小會念書棒球也打得好,2014年成為京都大學創校以來首位...
京都大學投手田中英祐,從小會念書棒球也打得好,2014年成為京都大學創校以來首位日本職棒球員。 圖/取自日刊體育報

京大第一人!

而相較於東京大學,有關西第一學府之稱的京都大學,棒球隊創立於1898年,但到了2014年時才出現了創隊116年來首位職業棒球選手田中英祐。當時田中英祐以極速149公里直球,以及50公尺6秒7、遠投110公尺的成績,獲得千葉羅德海洋隊的青睞並在第二輪選中,簽約金7000萬,年薪推算1500萬日幣。

更令人驚訝的是,田中英祐原先已經獲得日本大企業三井物產的內定,這間企業不僅是日商「御三家」,求職難易度最高外,平均年收入更突破1400萬日幣。田中英祐後來選擇辭退三井物產,對於日本人來說,田中這位「拒絕三井物產的男人」恐怕比「京大第一野球男」還要更令他們印象深刻。

田中英祐從4歲開始練體操一直到小學畢業,父親本身也是京都大學畢業,後來父親建議他打棒球鍛鍊自信,想不到卻愈打愈好。加上他念書成績優異,原先可以就讀東大的田中選擇跟父親一樣就讀京大並持續打棒球,在有同志社大學跟立命館大學的聯盟裡拿下通算8勝、兩度被選為最佳九人的成績。田中英祐選擇打職棒,也讓日本球界出現「新二刀流」的說法——如果大谷祥平是「投打二刀流」,田中英祐就是「文武二刀流」。

對於東大、京大這種舊制帝國大學體系的學生來說,長年以來就被教育為國家英才,打球只是「強身健體」的方式。畢竟國立大學比較不會用銀彈攻勢去吸引體保生,他們多半是吸引各業界人才。田中放棄了三井物產與其往後40年都繁榮順遂的仕途,轉而投身職棒,連京大校長在畢業典禮時都忍不住鼓勵他:「期勉你身為京大生,能發揮出不同凡響的職業棒球實力」。

2007年,甲子園史上第2次出賽的佐賀北高校,以「升學校」之姿在夏甲一路打敗棒球...
2007年,甲子園史上第2次出賽的佐賀北高校,以「升學校」之姿在夏甲一路打敗棒球傳統名校,最後取得史上第一座冠軍。圖為副島浩史選手。 圖/取自神戶新聞

佐賀北奇蹟!

而轉到高中的場合,在2007年時的夏季甲子園,也出現了奇蹟。當年佐賀縣的代表佐賀北高校,在當年甲子園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冠亞軍戰時,對戰廣島縣的強豪廣陵高校時,他們一路拚戰到了最後,靠著佐賀北的隊長兼第4棒副島浩史八局下一發逆轉局勢滿貫彈,拿下夏季甲子園冠軍,當時這一刻也讓全日本熱血沸騰。

日本的高中,有所謂的「進學校」,顧名思義也就是以唸書為主的高中。佐賀北就是縣立有名的升學高中,超過150名的學生會考上國立或公立大學,但是體育方面就不甚出色。佐賀北曾經在2000年首次打進甲子園,但是首戰就被強豪橫濱高校以12比1掃回老家,因此2007年第2度打進去時,原先也不被看好,沒想到「佐賀北之夏」竟成為讓日本棒球迷一生難以忘懷的奇蹟之旅。

對於日本棒球迷來說,他們沸騰的不只是佐賀北的奮鬥精神跟毅力,更覺得佐賀北這種「升學高中」居然可以打敗棒球強豪廣陵。當時筆者在倫敦念書時的廣島友人回憶說,廣陵在他們廣島縣,就是只會打球不會念書的「笨蛋高校」,據他表示:「大概一半以上畢業後會去工廠或是小公司就職,然後沒幾年就結婚了」,所以廣陵這「棒球強豪」居然打輸升學高中,讓他們廣島人都不肯置信,而回想起當時的氛圍,身為廣島人的他則表示:「我想你不會了解那種痛苦的,全日本只要是廣島以外的棒球迷都在替佐賀北加油」。

有趣的一點是,當時佐賀北的成員,後來沒有一個進職棒。敲出八下逆轉滿貫砲,以3發全壘打榮獲大會全壘打王的副島浩史,則在2008年時跟筆者一起進入福岡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銀行上班。在兩年多的金融業後,副島浩史決定投考體育老師,繼續作育英才。反倒是當年被敲出逆轉滿貫砲的廣陵投手野村祐輔,選秀進了廣島鯉魚隊、當時的配球捕手小林誠司進了讀賣巨人軍,展開職棒生涯。

玉山盃青棒選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玉山盃青棒選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打球荒廢學業?

日本這些文武兩道野球人,雖然不一定都有順遂職棒人生,但是他們確實給了球界許多不同的思維,也可看出他們全盤培養,從小訓練的棒球傳統。筆者的兄長在東京就職,他也參加公司所屬棒球隊,裡頭的棒球選手雖然是青山學院大學等校,但是每位選手打起比賽來,令他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基本功紮實」,從補位、傳球等觀念,幾乎有如DNA般的植入在這些選手腦袋中,也因此就算是社會人的棒球隊,也極少出現低級失誤。

而筆者在倫敦時,也碰過一位以前在台大棒球隊當投手的同學,他表示台大棒球隊曾與東京大學棒球隊比過友誼賽,結果遭到東京大學大比分提前結束比賽。就算是在日本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淪為被宰割的球隊,到了台灣仍是有其實力。如今,東京大學的王牌投手宮台康平已被選為日本大學生國家代表隊,這間以往被進補的名校,也開始走出「文武兩道」的棒球隊。

轉個思維來看,台灣是否有具備「文武兩道」棒球選手的空間?也許從以前的金龍旗到現在的黑豹旗,多多少少給了明星升學高中一些亮相的機會,但在台灣先天棒球環境仍偏向「菁英教育」,家長們仍瘋狂期盼孩子能念好書、才能出人頭地,國家教育資源對於學生棒球環境的提升跟關愛自然便少。

當然,我們不是說若明星高中培養出優秀棒球員,就一定要他們打職棒。如同東大的桐生祥汰、京大的田中英祐,他們進了其他業界,一定也是一等一的人才。但我們可以看到的反而是,就算是明星升學學校,還是可以看見日本棒球教育的紮實,這讓我們有更多關於運動以及學業間的思考空間。

打球也許不會荒廢學業,台灣在學生教育的投注上,如果在「文」跟「武」都能取得平衡,全盤發展,那也許在未來,一個來自政大、成大甚至台大的優秀選手,成為台灣職棒聯盟的球員可以不再只是夢想。

有台灣甲子園之稱的黑豹旗吸引眾多棒球社團參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有台灣甲子園之稱的黑豹旗吸引眾多棒球社團參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