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如果牠是巨貓我是小人

貓咪陳明珠探視娃娃屋書房一角。拍照的時候我內心狂叫:「好可愛啊好可愛啊!」但萬一...
貓咪陳明珠探視娃娃屋書房一角。拍照的時候我內心狂叫:「好可愛啊好可愛啊!」但萬一貓真的變這麼大,要是世間真的有報應,我們能問心無愧地相信動物會對人類手下留情嗎? 圖/Emily

網路上曾經流傳一個阿根廷即溶咖啡廣告,正常溫馨的房子裡趴著一隻有半個客廳那麼大的巨貓。貓很放鬆,瞇著眼折著手,這時候,一個穿著寬鬆毛衣和羊毛襪的年輕女郎,捧著剛泡好的熱咖啡入鏡,走到巨貓旁邊,她小得像姆指姑娘。女郎舒服地靠著巨貓奶油色毛絨絨的肚子坐下,小人與巨貓一起伸長腳在地氈上,無比愜意。

像童話一樣,這廣告把養貓人心底裡,渴望從貓身上支取溫暖的憧憬實現了。貓友們在臉書分享這影片,大家都說「好可愛啊!」「我也想要~」之類,我亦是欲罷不能連看幾遍,微笑想像如果我是那小人,要如何抱著巨貓的脖子撒嬌。

可是忽然想到陰暗面。如果我在貓面前變得那麼小,那麼脆弱無助,我能確定巨貓會對我溫柔呵護嗎?腦袋裡出現一些自己曾經強迫貓的畫面,一陣虛怯湧上心頭。

我強迫貓做過的事情大概分兩類。一種是「為牠好」的,例如結紥、看醫生與各種醫療行為、定期剪趾甲、夏天剪毛、洗澡之類。這一類通常被推崇為「負責任飼主」該做的事,但想深一層,這些只不過是為了配合現代居家生活的「不得不」而已,是否真的「為牠好」可以有更深層次的商榷餘地。另一類純粹為了滿足私慾而做的,例如在貓未必樂意的時候摟抱和親吻他們、為了自己覺得好玩而給他們打扮或帶柚子帽,這一類若是遭受嚴格的道德質疑,其實很難說得過去,只能勉強辯稱飼主和寵物之間自有互諒的默契。

光是想到這裡,便覺得若人和貓真的角色互換,我憑什麼期待巨貓怪獸一定會對脆弱渺小的我溫柔呵護、小心翼翼呢?

試想想:

巨貓怪獸會不會把我從街頭捉到一間屋子裡,用水和香到嗆鼻的清潔液清洗我,要是我掙扎反抗,他便罵我不乖,或一味叫我忍耐?

會不會有一天,忽然把我塞進籠子,帶我去醫院全身麻醉,割掉我整個子宮?!再套一個塑膠喇叭在我的脖子,回家把我關起來,再忽然進來塞我吃不知名的藥?

幾乎天天給我吃一樣的食物,若我不想吃便罵我浪費,要脅說食物很貴,若不乖乖吃光,他絕對不會再給我新的食物?會不會有天我吃喝的份量沒有達到他相信的標準,他便對我灌食灌水?

巨貓怪獸會不會又從外面再叼幾個小人回來狹小的家,硬要我認他們做兄弟姐妹,迫著共同起居一輩子,若是相處不來便怪我脾氣不好?

要是我不願意親近巨貓怪獸,會不會被視為個性上的缺點?

若是我對這些其實沒選擇、也從沒討過的食宿和物質供應,沒有他期待的感恩和歸屬感,我會不會被貶稱為沒靈性的畜牲?

……類似的想像可以無限伸延下去。

我喜歡幻想家裡的貓的內心世界,最初只是為了好玩,但漸漸愈想愈投入,站在他們的立場從新檢視我做過的事和說過的話,結果讓我看見另一個自己,一個沒有我以為那麼善良和無過的自己。

誠實地代入弱者的角色,往往是最可怕、最嚴厲的反躬。

易地而處不單需要勇氣還要自信,信自己有變得更好的潛力。

從安穩的寶座走下來,站到弱者的位置思考,一般不太愉快,甚至痛苦,因為想完之後,通常要付出認錯和修正的代價。但唯有這樣,才能喚回我們都太容易丟失的同理心。也唯有這樣,我們面前沒有言語的弱小,無論是動物或社會上的弱勢,才有可能等得到我們晚來的反省和良心。

說到最後,竟發覺原來愛和尊重最需要的品質,可能是想像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