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錢從哪裡來?讓台灣人煩惱的「六種」長照選項,千萬別走到第六種啊!

photo credit:Tauno Tõhk(CC BY-SA 2.0)
photo credit:Tauno Tõhk(CC BY-SA 2.0)

本月有則新聞被大巨蛋、炎亞綸和災難事件淹沒。衛福部長蔣丙煌宣告,行政院版《長照保險法》草案將在這個夏天出爐,馬英九總統八年前就提出的政見,終於要在執政的最後半年重見天日。長照保險正式施行之後,每月保費為現行全民健保的20-25%。健保費之外,你我必須再每月多繳交「長保費」。加上其他資金,第一年估計可湊到六百億元。

不過,民進黨有不太一樣的提案。立法委員陳節如主張,應提高消費稅至5.5%、提高遺產及贈與稅至20%,每年估計共可以徵得五百億元。(消費稅正式名稱為「營業稅」,目前為5%,包含在所有批發、零售行為的報價中)

民進黨立法委員林淑芬則主張,應將17%營利事業所得稅調回25%,專款專用於長照,估計每年一千億元以上(無獨有偶,社民黨立法委員候選人呂欣潔也有類似主張)。林淑芬的看法是:要針對資本家徵稅,「不要……艱苦人往艱苦人身上挖。不要讓窮苦人的社福預算相互排擠。」

等等!你意識到這件事的奇特之處了嗎?選票政治下,政治人物通常是搶著「發錢」;但這一次,政治人物不分黨派,竟然競相主張向大眾「收錢」了!

原因很單純,天下無白吃的午餐,台灣人是時候面對少子高齡化「全球最惡」的代價。

國家窮,而人倫悲劇層出不窮

每隔一段日子就出現類似新聞:〈人間悲劇……中風婦遭丟殯儀館等死〉、〈憂鬱夫疑不堪長照病妻,掐死老伴再自殺〉。每隔一段日子,就出現類似媒體投書:〈長照建制不能再拖〉、〈悲歌誰聽見,「長照黨」自救〉。

你也想呼籲政府,該做點甚麼嗎?那就不得不面對中華民國在台灣早已抓襟見肘的事實。

政府舉債幾已達法定上限,但是現任衛福部長坦言,隨高齡化現象日益嚴重,長保所需預算仍將繼續膨脹。第一年「只」是六百億元,不過十年後,「如果高估的話(每年)要兩千三百億左右。」

這種天文數字小市民實在很難有感,且讓我們換個方法思考——照顧一位失能失智老人,每一年養護成本為數十萬元不等。政府編列普及式福利預算的目的,就是大幅度分攤個別家庭的支出,並養成充足的支持人力,以免大多數民眾因買不起、或搶不到照顧資源,而致家庭崩潰,引發退離職場、陷入貧困、老人虐待等集體災難。

可惜這麼重要的、防止台灣陷入悲慘世界的照顧福利政策,終究不敵「生之者寡,食之者眾」的古老詛咒。衛福部用了一張可愛的圖說明此事: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

但圖片背後的故事並不可愛啊。每人每年數十萬元養護費,將因為高齡人口爆炸為三到四倍(一到兩百萬個失能者!),成為全民不可承受之重。中研院2014年提出的《賦稅改革政策建議書》說白了,少子高齡化代價三部曲是:

(一)勞動力提供愈來愈少,可供課稅的工作所得來源也愈來愈少,稅基縮小,故而財政赤字愈形惡化。

(二)但福利支出大幅增加,且將無以為繼。

(三)政府可用於創新投資、公共建設及國家危難的支出,將近乎於零。「將來國內不論任何政黨執政,都勢必面對此一問題。」

這是為什麼政治人物不分黨派,開始討論「加收保險費」或「加徵長照稅」。如果現在不籌措財源,投資長照公共服務、維繫就業率與稅基,將來誰要入主一台瀕臨報廢的國家機器?誰要統治一個命運黯淡的失能失智之島?(我懷疑共產黨也沒興趣)

錢從哪裡來?長照何處去?

眼下台灣人要煩惱的,是這六種未來選項:

(一)拒絕多繳費給政府的政策,自掃門前雪解決長照需求。

(二)多繳長照保險費。

(三)多付長照稅。可能是消費稅、遺產及贈與稅,或營利事業所得稅。

(四)撙節其它政事支出,轉而用於長照。

(五)修法,調高舉債上限。

(六)選擇醫療協助自殺合法化。

選項(一),就是走向照顧私領域化及市場化。KMT、DPP哪一邊都不要選,政府不必介入了,由民眾自行買商業保險、搶外勞、抽籤搶老福機構、排隊等服務人員吧!

超高齡化時代,這種未來實不推薦。但說不定許多台灣人喜歡呢?市場機制、供需法則,隨人顧性命。如果你任何服務都沒搶到,或費用高得嚇人你付不起,那就選擇說服自己——辭職照顧父母,是為了盡「孝道」;獨力照顧老伴,是為了「真愛」……。只不過,若真走上這條路,我們最好幫自己祈禱,勿成為下一個「殺親再自殺」的新聞片段。

反之,走選項(二)和(三),即走向照顧公共化。問題是,各種政府「收錢」的方法中,何者最符合公平正義?何者最實際可行?對比國民黨版長照保險費、民進黨陳節如版的長照稅,目前的結果是,長照稅會比長保費便宜一點點,且稽徵方法簡單。

家庭每年可支配所得 國民黨版本/長照保險費每年收費金額 民進黨版本/長照稅(消費稅+0.5%)每年推估增加支出
年約60萬者 2990元 2599元
年約80萬者 4188元 3408元
年約110萬者 5726元 4296元

(▲資料來源:普及照顧政策聯盟;製表/聯合新聞網)

另外,民進黨林淑芬委員主張的「調升營利事業所得稅」,也是一條路子。中研院《賦稅改革政策建議書》曾經建議,消費稅涉及總體物價,故針對「高價品」加徵至10%即可。但是馬英九總統剛上任,就將營利事業所得稅由25%調降到17%,稅收金額短減一千多億元!此類優惠企業及資本家的措施,可謂嚴重侵蝕稅基。因此,中研院的學者群認為:「考量企業獲利實應合理回饋所屬員工及社會……在經濟恢復景氣後,應可考慮調高營所稅之稅率」——只是,尚不知此法的政治反彈力道如何。

最後,選項(四)、(五)當然也是「公共化」,只是做法相當不同。

(四)撙節其他支出,完全仰賴執政者的魄力。一顆「遠雄大巨蛋」,約當三百億元。倘若中央政府有本事砍掉兩顆大巨蛋,那就湊到一年六百億,形同長照保險初期預算了。覺得砍經濟建設不合邏輯嗎?那看有沒有膽子砍其他福利支出。「退休軍公教人員優惠存款」(俗稱的18趴),2011一年的政府支出高達八百億元,若能共體時艱、各退一步,設計排富措施或降至9%,轉做國家級長期照顧制度,也能擠出數百億元。

至於(五)修法調高舉債上限,更是政府增加銀彈的大絕招。只不過,希臘和苗栗,殷鑑不遠。

高齡化不等人。無論你偏好的是(一)(二)(三)(四)(五)哪一種未來,對於長照制度的財源問題,你我必須儘快決定自己的立場。並且,趁大選來臨,問清楚每一位政治人物的立場。

哪些立委候選人傾向市場化?哪位立委候選人敢跟民眾主張加收保費或加稅?加哪幾種稅?誰有魄力挪移浮濫的舊支出,將預算改用於長照服務?又有誰會選擇擴大舉債以對?

如果我們不問自己、也不問政治人物這些問題,只是放著社會現象拖延、惡化、一再重覆發生……那多年後極有可能,我們只剩下選項(六),推動醫療協助自殺合法化了(並美其名為安樂死)。

且衷心希望,三十年後,台灣是一個有老人照顧政策的國度,而非東亞第一個,推動老人死亡政策之處。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