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魯蛇的夢與真實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魯蛇不是蛇,這是一種代稱,由英文Loser脫胎而來,經PTT鄉民發明之後,如今卻是很廣泛使用於各種面向。最一開始,魯蛇屬於攻擊性的詞彙,專門用以形容:領22K、一無是處又怨天尤人,或者年紀一大把還沒有戀愛經驗的人⋯⋯總之就是各種人生失敗組。然而,日子一久,一個詭異的風潮卻悄悄蔓延開來,魯蛇成了一種自稱詞,在社群網路或PTT上,也不乏看見類似的自我介紹:「本魯蛇⋯⋯」、「本小魯⋯⋯」、「本魯宅⋯⋯」

「魯蛇」二字到底有什麼魅力?為何年輕人抗拒了「草莓族」的說法,卻選擇擁抱這聽起來也不很光彩的字眼?要理解魯蛇一詞的語境,必須先從年輕人的想法談起。

夢想泡沫化

這一代的年輕人,他們所接受的教育,八成不離以下的版型:「好好唸書,考上好高中,進入一所好大學,拿個漂亮的碩士學歷,進入職場後,就能成為人生勝利組了。」不管你信不信,總之,這一代的年輕人是信了。對於教育,七年級生的集體記憶主要有兩個:體罰與補習班。

在路上隨便抓一個七年級生來問,「你蹲過補習班嗎?」、「你有成績不理想而被老師或父母揍的經驗嗎?」相信我,以上這兩個答案,可以大方說沒有的人,微乎其微。

面對自己的娛樂,七年級生像是略掉youtube廣告那樣,每開啟一個頁面,就略掉一次廣告,每開啟一個假期,就略掉一次娛樂的機會。大人告訴他們,不讀書就是墮落的象徵,坐在書桌前苦讀才能成為溫拿(winner),於是,他們想了幾秒鐘,決定略過了自己整個童年。熬過了冗長的十五年養成大計,不曉得略過多少次美好的遊玩計劃,魯蛇們想著,今日恁爸好不容易也是個小碩士了,就等著進入職場伸展拳腳。沒想到,面試時,發現自己含辛茹苦換來的學歷,在主考官眼前成了基本必備條件,越過30K門檻就是一種「小確幸」。

我身邊就有不少例子,拿最經典的兩個來討論。

A小姐學成歸國,拿的是文科的碩士,學校在國際間名聲響亮,當初決定回台就業時,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建設:「只要有30K我就去!」令她瞠目結舌的是,投了近百封履歷,前往四間公司面試之後,只有1間公司表達錄用的意思,薪水是時下當紅的22K。

B小姐的故事或許比較振奮人心,同樣喝了洋墨水,她拿的是商學類的碩士,回台後順利進入一間外商公司,B以為自己眼光精準,卻沒想到這間公司是典型的「外商皮台商骨」,老闆是台灣人,也沿襲了台灣企業的加班、責任制的風氣。B小姐一個月實領42K,乍看之下比22K好一些,B起初也自我安慰,一片哀鴻遍野中,自己殺出了一條活路。一日,她認真計算自己的工時,這才驚愕地發現,自己的時薪與最低工資相去不遠,換句話說,她名義上令人欣羨的高薪,是靠著日以繼夜的加班、所撐上去的。

第一條路是忍受低薪,第二條路是薪水好看,卻得以身心健康作為代價,魯蛇們也想翻身,第三條路呢?就是複製過往的模式:回補習班蹲,這一次的目標是國考,成為公務員,有些人一蹲就是三、五年。這一次,他們不僅略過了自己的童年,在身心與體能位於巔峰的25歲上下,他們也選擇在補習班裡頭度過。

只出得起香蕉的公司,也只請得到猴子

這句話出自2013年金曲獎。作詞人武雄以《阿爸的虱目魚》奪下演唱類最佳作詞人獎,施文彬先生代領獎盃時,不忘轉達武雄先生一路走來的心聲。原初,這句話是為了嘲諷台語樂壇這幾年來的殺價、買斷亂象,沒想到,之後卻被廣泛地用以形容台灣的勞資環境,這句話所發揮的效應,或許連武雄先生自己也始料未及。

「先求有,再求好」,這是為了挽救失業率,很多人力銀行主管所給的建議。在他們的想法中,當務之急是先給自己找份工作,首要解決「家裡蹲」的困境,之後只要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力求表現,提升自己在職場上的技術與專業,就能為自己爭取加薪、升遷的機會,

在年輕人眼中,「先求有,再求好」這句話的翻譯就是:「猴子當久了,就能變成人。」或許有些人的確從猴子的行列中成功地脫穎而出,從此領著人的薪水,大多數人的下場卻是,他們做了很久的猴子,啃了很久的香蕉,靠——他們怎麼沒有變成人。

拿我們日常所熟悉的便利超商店員來談吧。

過去幾年間,因應超商競爭的白熱化,經營者不停地擴張服務的版圖,現在,便利超商不再只是個單純販賣民生用品的場所,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幾乎可以滿足你全方位需求的阿拉丁神燈。可惜超商店員沒有神燈精靈的法力無邊,只有一顆新鮮的肝臟,他們得賣咖啡、捲冰淇淋,注意番薯是否過熟了,影印,給客人寫宅配的單子、計算該發給客人的點數,核對客人的繳費單,去處理秀逗的售票機⋯⋯以下族繁不及備載。

統一超商去年營收突破2千億,全家超商突破537億元。

店員有在自己的位置上力求表現嗎?有!他們在這超商服務業的技術與專業沒有獲得一定的成長與進步嗎?你很難去否認的,畢竟,沒有多少人能在同一時間內,分神去處理這麼多凌亂瑣碎的事項。重點來了,他們的薪水有獲得相對應的調幅嗎?沒有。貼在超商外面的徵人公告白紙黑字,在超商工作的待遇,跟最低工資差不多。

誰在跟你共體時艱?

一旦「最低薪資可能調漲」的風聲放了出來,就像是一種反射作用,企業大老連忙站出來呼籲,請政府不要動搖台灣產業的命脈,並請員工們要「共體時艱」。

年輕人只有一個問題,所謂「共」體時艱,是怎麼分擔的呢?是大老闆們的福利縮水多一些,還是員工的福利縮水多一些?更深層的問題是,縱使老闆與員工們共同反應大環境的不景氣,他們所接收到的衝擊是可以等量齊觀的嗎?再來,公司往往期待員工要共體時艱,但若公司今年賺了點錢,獲利不錯,會回報在員工身上的公司,又有幾間?從超商店員的例子,我持悲觀見解。

針對失業率的問題,老闆們最常給的回應是,他們也釋放了不少個工作機會,年輕人或則看不入眼沒投履歷,或則待了幾天就火速離職。這樣的抱怨,很符合時下對年輕人「穩定性低」、「吃不了苦」的想像。然而,這樣一味把球踢回於供給端的做法,真能解決問題嗎?

問題的重點,不在於老闆釋放了多少個工作機會,而在於薪資條件與職場環境。給得再多,只要老闆手中握的仍是香蕉,就在考驗年輕人委屈自己當猴子的勇氣。第一個人跳下去當了猴子,也是在考驗第二個、第三個⋯⋯年輕人要不要跟進的勇氣,一旦越來越多人接受了不合理的薪資結構,就是逼得其他人也得啃起香蕉,否則就是「眼高手低」。

魯蛇的真心話

年輕人接受了遠較他們父母還要完整、充裕的教育,熬過苦讀的歲月,等在他們眼前的未來,卻不若師長所承諾的光明。從國際的角度出發,目前沒有一個國家得以自免於全球化所帶來的影響,市場邁入了更殘酷的叢林法則,太多的經濟原則被顛覆,太多的金融手法被創新,人才需求也呈現一個近乎全新的樣貌;從台灣國內的立場觀之,人口紅利褪色之後是少子化、高齡化的警鐘,不斷高築的財政赤字、遙不可及的房價以及一波接著一波的物價上漲。

最後一根壓倒駱駝的稻草就是:低廉的薪水。這一代必須面對比過去還要險惡的環境,然而他們彈匣中的子彈卻和上一代的人差不多,有時候更少。把檯面上任何一位企業家丟進此時此刻的環境,他還能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說自己可以複製出同樣可觀的企業體嗎?醒醒吧,白手起家的神話已經式微了,取而代之的流行是靠爸與富二代。

年輕人從一場大夢醒來,發現自己擁有的是這麼少。Lose一詞,在英文中不僅代表「輸掉」,也有「失去」的意思,年輕人失去夢想,失去憧憬,失去規劃的勇氣,面對出乎意料的人生版圖,既不甘,又迷惘,但他們還是接受了這真相。

魯蛇,領著不漂亮的薪水或根本就還在待業,倒是有一點,他們表現得比謾罵他們的人還要出色許多:魯蛇是誠實的,他們誠實地認知到,自己的確被時代給辜負了,但在認知這殘酷事實的當下,他們沒有迴避,甚至延展了魯蛇一詞的使用面向。仔細梳理之後,你會看見在「魯蛇」戲謔似的自嘲背後,埋藏著一種恰到好處的心酸與無奈,在見慣了權威、政府官員的自欺欺人時,仍不忘自娛娛人的浪漫。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我很期待,時勢造魯蛇,魯蛇就不能造時勢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