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在里長辦公室,遇見軍公教黨秘密黨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里辦公室幫爸爸領重陽節敬老金,聽到操本省口音的長者和里長聊政治:

「馬英九刪除軍公教退休人員年終慰問金,所以上次台北市長,大安區文山區有十八萬名軍公教就拒投,才讓柯P當選。」「才一點點錢嘛對不對,你刪了,我就拒投。」「這些人一個個都很自私,陳水扁自私就毀了民進黨,馬英九自私就毀了國民黨。誰讓馬英九當選?陳水扁,誰讓蔡英文當選?馬英九。」

回顧2012年12月15日,馬英九總統說:「刪減退休軍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是痛苦的決定,但政府財政困難,如果不改革,未來會更難解決。」推出行政院新版,「僅限月退休俸新台幣兩萬元以下,因公死亡、傷殘的軍人、公務人員、教師及其遺屬等,納入慰問金發放範圍。」

僅僅是排富,而非一律取消,退休軍公教就用選票教訓國民黨,讓柯文哲當選?上屆台北市長選舉有沒有那麼多退休軍公教這麼做我不確定,至少我遇到的這位老者,他身體力行,振振有詞,餘恨未消。

現在大家嚷著軍公教退金年金制度必須改革,要大幅削減退休軍公教人員所得替換率,推動「延退、少領、多繳」,如果連區區一項年終慰問金,都不能動既得利益者的乳酪,不能讓退休長者體諒下一代將面臨的窘境,到底是誰自私?

台灣其實有個沒有名稱的地下黨,叫軍公教黨,無分省籍,無分地域,卻同心協力。不是每個軍公教人員自動隸屬該黨(請別自動對號入座),而是心態上吃定政府、吃定全民的現役與退休軍公教人員,是其秘密黨員。

馬英九第二任期初,確曾想改革。但兩年多過去,修正法案立法院僅通過一讀,幾乎卡住沒有進展,兩黨都難辭其咎。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高仙桂近期表示:「立法院如果下一會期仍無法三讀過關的話,明年大選後屆期不續審,年金改革法案就會被退件,之後必須重送,然後從頭來過。」

連財政部長張盛和都說了大白話:「不做事竟領得比做事還要多。」「給付標準不改,誰養得起?」「從我太太身上,就能看出國家財政的問題。」「再不改,政府不倒才怪。」平民百姓很多氣得半死,但政壇密室仍水波不興。

大家期待變天,但總統、立委明年改選,今年立法院可沒放假,還要用民脂民膏,下個會期能不能三讀過關?拭目以待。你說對的法案為何非得等總統變天,但綠營會讓藍營執政的尾聲拿去年金改革的道德光環?

明年最有希望站上大位的蔡英文,不慍不火提出她的「年金改革三步驟」:組成「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提出改革方案、召開「年金國是會議」凝聚全民共識、依據共識向立法院提案修法。

年金問題已經討論再三,改革精神應先於改動細節,敢不敢動乳酪,才是成功關鍵,否則什麼委員會、國是會議,根本是行禮如儀的繁文縟節。

至少,媽祖婆的年金國是會議,不會邀請我在里長辦公室遇見的那位軍公教黨秘密黨員與會吧?他(以及無數的他、她),如此悍然,如此理所當然,要與誰達成共識?

朱立論言必稱「尊重制度」,蔡英文性喜說「凝聚共識」,明明是好字眼,在我聽來卻異常諷刺。現行制度有問題才需要改革,意識形態太對立才需要擇善固執,否則,兩難永遠是兩難。

國家領導人若一心只想扮演會議主持人,最後就是繼續在悶經濟、悶政治、悶文化中,令台灣駛向黑暗,而兩派水手,繼續在沈船前大打出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