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文慧/《靈魂急轉彎》:攻頂之外的人生「快樂學」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本文有雷,斟酌閱讀。)

寒流連續來襲的冬日,我在電影院裡看了一部很適合「取暖」的感人電影——皮克斯動畫《靈魂急轉彎》(Soul)。它以精緻美麗的視覺和流暢明快的敘事,說了一個經歷「死亡、投胎、體驗、重生」的故事,議題嚴肅且層次豐富,卻不流於說教。電影從「意識/靈魂投入人間修煉」的概念切入,探索生命的意義,靈動可愛中散發哲學意趣,令人驚豔。

《靈魂急轉彎》的主角喬.賈德納是一位努力築夢的人,乍看是典型的勵志人物設定,情節卻以逆向思考的方式鋪陳。

故事開始,喬在一所中學指導學生爵士樂隊,兼職許久,突然被通知取得正職,表情卻有一絲落寞。原來喬滿心以成為爵士樂團鋼琴手為志業,活到中年的人生只為音樂渾然忘我,每天只想談論和演奏爵士樂。那天,他終於進入夢寐以求的爵士樂團擔任伴奏,在自認達到「人生最高點」、終於要轉運的這一刻,他雀躍到魂不守舍,毫不留意路上車水馬龍、大樓施工,結果一不小心掉進了沒有加蓋的地下水道。

沒有好好走路的喬就這麼陷入重度昏迷,卡在生死之間。不甘心夢想尚未實現就跌落通向「作古畢業班」的天梯,喬闖進了「投胎先修班」,陰錯陽差與一個始終不願意投胎到人世的「22號」靈魂配對,並透過「忘我圈」的管道返回人間、想要繼續圓夢。

未料兩人意外發生錯位,喬進入一隻貓的身體,22號則變成了活過來的喬,故事在此發生「急轉彎」:「喬貓咪」要帶領「22號喬」幫助自己完成夢想,而22號也將在頂替喬的人世體驗中,尋找自己生命的火花。

有趣的是,喬因為變成貓咪,得以重新審視自己與旁人,而觀眾也同時跟著逐一檢視:主流文化往往鼓勵「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價值觀,如果一個人沒有明顯的「追求」,就是魯蛇一枚嗎?攻頂,是不是一定能求得快樂?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你渴望的,到底是「出名」還是「快樂」?

喬因得意而失足,看似是一樁馬路上的意外,其實還隱喻了「唯心傾向」導致「頭重腳輕」的弊病。喬滿腦子「以音樂為天命」,眼中只有遠大志向與縹緲未來,與身體感官、當下日常都失去連結。這種身心分離往往衍生於一套「二元對立」的價值觀,而一般認定為正向積極、追求卓越、不斷向前衝的「線性人生觀」,更容易激發這樣的分別心,在職業、志向、人生成就等面向區分高下。

得以「復活」的喬為了保住得來不易的演出機會,以貓的身體為「22號喬」整裝造型、卻剃壞了頭髮,緊急帶他找熟悉的理髮師老戴求救。他旁聽了22號與旁人天南地北的聊天,頭一次發現:忘我追夢的自己其實很「自我中心」,上門理髮一向只談自己喜歡的爵士樂,從沒有機會讓老戴聊聊自己的人生。原本想當然耳認定理髮應該就是老戴的人生「火花」,自己定義的「志業」比老戴的「工作」優越,其實根本是自己視野狹隘。

而更令喬自己意外的,是後來回到自己身體上台圓夢之後,似乎沒有感受到預期的興奮與滿足。大器晚成的喬加入樂團首演獲得滿堂彩,團長桃樂絲說:「這種盛況,演出一百場只會遇到一次呢!」然而得償宿願的他在掌聲之後,卻感覺「好像跟原本沒什麼不一樣?」

此時桃樂絲對他說了一個小魚尋找海洋的故事:當老魚告訴小魚「你已經在海裡了」,小魚卻困惑的說:「不對,這是『水』啊!我要的是『海洋』!」

小魚志氣比天高,對身邊俯拾即是的「海洋」視而不見。桃樂絲以小故事點破喬的迷思,別以為外界掌聲可以給自己一點什麼,也不能總是看遠不看近,天天要歡呼。登頂的快感轉瞬即逝,此時喬似乎有必要釐清:苦苦企求外部條件來成全自己的,到底是「出名」,還是「快樂」?快樂與滿足,能否透過「攻頂再攻頂」而恆常存在?

回頭看看喬前往理髮店時,理髮師老戴說的一段話。他聽到喬說「你『只』當了個理髮師而且不快樂」時,馬上笑回:「別這麼快下定論,我很快樂的!」老戴提到自己的「魔術椅子」時充滿幸福感,在他眼中,理髮椅上各式各樣的人豐富了自己的見聞。而他這麼享受理髮工作,並非自己「生來」就是要當理髮師——他原本夢想成為獸醫,卻因家境需求而轉讀理髮學校。但他以隨遇而安的豁達,自創工作價值感與人生意義:「雖然我沒有發明輸血技術,但把人變帥,也是『救人』!」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看似不起眼的微小事物,其實都是人生的火花

另一方面,「22號」以喬的身體為喬刷新自己對熟悉人事物的觀點,也在這個替身歷程中認識並肯定自己,找到生命火花。從對「身體」完全陌生到好奇探索,進而盡情享受身體感官帶來的種種滋味與感動。一開始連一步路都走不好,之後卻越來越熱愛走路,在馬路上一邊用手撥弄欄杆,一邊輕快開玩笑:「我在演奏爵士樂呢!」(I'm jazzing!)對22號來說,光是走路的快樂就美得像音樂一般,幸福感顯然不只存在於演出的殿堂。

原本對一切無感厭世的22號,到了人間反而處處是驚喜,甚至樂於以同理心與他人連結。離開理髮店後,她在馬路邊安撫了理髮店內酸言酸語的保羅,說「朋友本來就是互虧嘛!」喬還忍不住好奇22號是怎麼「搞定」這個難纏的朋友?

儘管如此,喬還是不能真正領會22號的溫暖貼心,不了解她為何忙著體驗各種看來毫不起眼的微小事物,不找個「志向」來追求?直到他自己在首演後落寞回到家中,看著22號留下的各種「尋常小物」,回顧神遊自己過往的人生,終於覺受到生活點滴發出的光亮與溫度:味蕾滿足、花瓣飄落、海浪撫觸、煙火燦放、親子相擁……大自然、日常與人情之中,隨處都是生命的奇蹟與喜悅。

這樣的領悟,凝結為一滴淚珠,滾落喬的面頰,再從琴鍵上的雙手流瀉出一首無比靈動、微光閃閃的美妙音樂,令聆聽與觀影的我無比動容。

喬這次的渾然「忘我」,不再是執迷,而是醒悟。他回到靈界的「忘我圈」,找到了挫敗迷失的22號,鼓勵她帶著填滿最後一格的通行證投胎,好好體驗人生。喬灑脫地對22號說:「我活過了!」他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不再貪戀「活回去」追求榮耀與名聲,卻也因為這個全新格局的「生命觀」感動了宇宙傑瑞們,得到重返人世的機會。

最後一幕,喬從靈界出口踏出一小步,緊接他在地球上家門口邁出穩健的另一步,兩個腳步無縫相連,巧妙對比故事開頭的「意外失足」。原本頭重腳輕的他,此刻已經領悟到「樂在工作,就是成功;享受當下,就有快樂」。此後要踏實走好每一步,盡情享受生命每一刻的芬芳與微光。

什麼是「人生真正的快樂」?電影《靈魂急轉彎》嘗試以美麗又饒富深意的故事,與觀眾擦出感動心靈的火花。就算看完電影沒有想到那麼多,光是記得要「好好走路」,也是非常值得!

(※ 作者:呂文慧。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Discovery頻道編審,科普書及影片譯者。現為部落格作家,文章見於《Irene的安心小窩》。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靈魂急轉彎》劇照。 圖/迪士尼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