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漂流木」事件中,處處可見偽科學與假專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內湖漂流木事件發展到現在,本來各媒體其實只想看柯文哲的笑話,真心地希望他對分局長道歉。但是當林務局人員證實那是漂流木之後,問題並沒有結束,媒體的報導方向居然從道不道歉轉向砲打林務局,然而真正的林業資源利用與森林法是否修法以防杜山老鼠問題幾乎沒有被觸及到,倒是在網路與媒體上冒出一堆「在地人」、「假專家」和「無役不與的意見領袖」爭相自以為是地爆料。

而不用功的媒體也樂得選擇立場,拷貝名人言論並速發即時新聞以收高點擊率之效。一向樂於配合標題殺人的網民也紛紛加入戰局,提供各種荒謬意見讓媒體擷取利用,各取所需。一時之間平常什麼都不關心的民眾似乎對林業生產、生態保育、風災復原、山林管理議題都熟悉得不得了。電視上,名嘴們拿著道聽塗說的資料和小看板就能掰出一番故事來,但是在整件事件裏,真正關切台灣山林保育與林業生產利用者屈指可數,而媒體似乎也還是只在乎柯文哲要不要道歉。所有的猜測、指控與回應似乎都忘了科學事證的重要性,甚至還有聲稱自己能科學辦案的擬參選人,把菜園裡的幾株香蕉當成檜木的荒謬情事。

究竟有多少科學議題應該被回應,或被媒體與名嘴選擇性地扭曲?我分述如下:

1.那是紅檜還是扁柏?

這是一個植物分類與木材鑑定議題。這兩種針葉樹都屬於同一個屬Chamaecyparis,其毬花、葉片、樹皮、木材色澤、氣味、紋理與細胞組織排列等都能提供鑑識依據(請見「林業試驗所林木標本蒐集鑑定與商用木材資訊系統」),但沒有人可以只根據媒體畫面來判斷那批木頭中是否有扁柏存在,或堆放在那邊的木頭是否都來自台東。

根據羅東林區管理處的鑑識,該批木材中本來就有檜木、扁柏、杉木與其它闊葉樹種,而不是因為老闆娘自己爆料才出現「扁柏」這個樹種。如果網民、媒體與名嘴只相信道聽塗說,只採信假專業,那麼就是否定了台灣整個森林、植物、生態保育體系的教學、訓練與研究。

2.那是漂流木嗎?

任何曾在台灣山區進行田野調查,與森林探勘工作的研究與工作人員都知道,「漂流木」和「生立木」(也就是直接砍伐的樹木)是完全不一樣的。在許多言論中所提到的漂流木都來自於海邊的小漂流木的印象。一般的小型漂流木是自然死亡或因為小規模崩坍所死亡的樹木,經過長時間漂流以後,出現樹皮被撞擊,掀開,而且在河道中又經水泡日晒後才沖到海邊去。

但如果像88風災那種規模的崩坍,是整片山坡直接就不見,而且不管多大的樹都瞬間在那麼大的洪峰中被沖下來,那麼山區出現大型的漂流木是可能的。只要樹皮遭到撞擊、又有泥沙滲入,就應該是漂流木,因為生立木並不會有那樣的特徵。

有人又繪聲繪影地說,台灣的山老鼠超厲害,可以事前選好樹、然後故意弄倒、然後風災以後再去撿起來,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假設這麼大的檜木要從台東的溪流上游流出來,海拔落差近2000公尺,樹皮怎麼可能是完好的?一群網民和名嘴看圖說故事恐怕都在腦補,自己還信以為真了。

3.如果是漂流木,有可能從台東漂到內湖嗎?

有一群網民和名嘴一再跳tone地強調「怎麼可能從台東漂到內湖」且洋洋得意。我必須要說,漂流木當然是搭卡車過去的,這個問題的層級實在太低,連科學都沾不上邊,我認為已經到了智商需要檢測的程度。

4.為什麼缺口是平整的?

這題的層次也很低,因為任何大型的漂流木如果要運送,一定要切割過才會上車,不會有任何民眾或業者冒著木頭滾下來或撞壞民宅的風險來搬運木頭。我認為這題也是智商問題,並沒有達到科學議題的程度。

5.木頭被搬來搬去地上會留下DNA嗎?

我鄭重地認為,有些人自以為唸過國中生物和高中生物,就以為自己是科學家可以指導辦案了,或許又多看了幾集有神奇法醫鑑識過程的美國影集或電影以後,更是對DNA深信不疑。

凡事必提DNA,就像本土劇一般超愛驗DNA。我很想告訴一些名嘴,DNA這種物質是非常容易被污染與遭受破壞的,而且DNA能提供的線索也是有限的。如果一根未加工原木被擺在某處,然後被拖走,而這事能夠靠DNA驗出來,有以下的先決條件:

    (1)該樹種在台灣各地族群的族群遺傳結構被研究清楚了,所以能夠知道各地族群的個體是否具有獨特的基因單型(haplotype),而且在必要時必須要有微衛星體(microsatellite),而不能只有葉綠體與粒線體DNA的資訊。

    (2)該原木被拖行以後一定會在地面上留下許多的碎屑與破片,而且這些碎屑還需要具有活細胞在內才會有DNA。

    (3)就算碎屑中還有一點活細胞或乾燥細胞,那還要去除木材表面上的真菌、細菌、藻類、苔蘚與其它生物的DNA污染(contamination)的可能。

    (4)被定序出來的DNA片段品質要相當地好,好到有足夠的資訊能確認那些碎屑來自於什麼樹種,甚至是產於什麼地方的個體。

但請問上述四項條件存在嗎?就算是紅檜,從過去到目前的族群遺傳研究只限於玉山國家公園範圍,而且研究報告指出南橫部份族群的遺傳多樣性並不高,這也就是說,就算能以DNA判斷那是紅檜,也不盡然可以舉證那來自何處。

原木擺在地面上有可能剝落的只有表面的木栓層等死亡組織,就算有什麼木屑,又如何從死細胞中萃取高品質的DNA?即使是已被加工過的木材,也無法使用「接觸地面的碎屑」來萃取有用的DNA。如果連這些前提都不可能存在,又如何妄想以DNA來「破案」?

更何況,以上議題根本就不是重點,而是大眾不瞭解森林法歷次修法之原委。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辦理國有林林產物處分作業要點」與「處理天然災害漂流木應注意事項」,大材積的紅檜並非不可撿拾的樹種。而這樣的改變乃是因應天然災害所產生的後續問題。

但是在經歷此事後,林務局已決定尋求再度修法,回歸到過去限制貴重樹木樹種材積的管制方式。事實上這整件事情應該被嚴肅討論的是,消費端對紅檜的過度需求形成的盜伐與炒作誘因、貴重木材的標記應該如何進行?生態保育主管機關應如何看待貴重木材的保育與利用?森林警察體系在這類案件上是否相對弱勢與無力?台灣的山林保育是否遭到所有開發與事業單位的政治與政策夾擊?

至於這些無中生有的,充滿偽科學與假專家的假議題,甚至被無限上綱鬼扯為統派護航山老鼠的荒謬,應該儘速地落幕,讓問題回歸到山林保育和合理利用,而不是不問是非,凡事分藍綠,或柯文哲要不要道歉這種低智的戲碼。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