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王奕婷/反正一樣爛!民主真能帶來美好生活嗎?

部分鄰國似乎在非民主政權下擁有經濟榮景,因此「民主」是否能滿足發大財的想望,大概...
部分鄰國似乎在非民主政權下擁有經濟榮景,因此「民主」是否能滿足發大財的想望,大概是不少台灣人的疑問。 圖/中新社

雖然數年前台灣首富疾呼「民主不能當飯吃」的印象已有些模糊,然而台灣是在威權統治時期經歷經濟起飛,且部分鄰國似乎也在非民主的政權下擁有經濟榮景;因此,「民主」的統治方式是否能滿足賺大錢發大財的想望,大概是很多人的疑問。認為民主所伴隨的意見紛雜會阻礙拚經濟、無助於實實在在地讓錢入袋,這樣的言論也時有所聞。

民主在「政治」上的好處比較為人所知,例如能節制統治者濫用權力暴力、遏制對人權的侵害、讓人民有移動遷徙表達意見的自由、實現公共討論參與的可能性等。而在實際民生上,相較於威權政體,民主的統治方式是否真的能為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若是能夠的話,主要有哪些好處呢?

民主在許多方面都表現較佳

下面這些圖,分別列出民主與非民主國家,在一些我們認為很重要的事情上的表現差異,以盒型圖(box plots)的方式呈現。盒子裡的粗線是中位數的位置,盒子的上下範圍涵蓋中間50%的資料所在,直線則是資料的整體分布。圖中將世界上所有國家分成民主與非民主1,資料主要是2016-2018年間的數據,以該國最新可取得的資料年份為主。

左上圖代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per capita GDP),這個數值大致表示國家整體的經濟發展程度,圖中的資料呈現經過對數轉換(log transformation)。中上圖是經濟自由指數(business freedom index),此資料來自Heritage Foundation,代表一個社會中個人與企業的財產權是否受到保障、能否有消費投資做生意的自由、政府是否不能任意侵害這些自由,數值越高表示越自由。

另外還有預期壽命(life expectancy)與成年人口識字率(literacy)的資料,可以大致顯示一個國家醫療公衛、食品安全、與教育資源的品質。中下的貪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來自於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數值越高表示該國越清廉。最後的平等指標(egalitarian index)來自Varieties of Democracy,表示社會中自由權利、政治權利、以及醫療教育資源是否大致平等地分配予各群體,數值越高表示越平等。

從圖中可以發現,整體而言,民主在每個面向的表現都勝過威權國家。大致來說,民主國家人均收入較高、更有消費投資賺錢的自由、人民較健康也受到更好的教育、政府較為清廉、權利與基礎資源的分配也更平等。不只是中位數有相當明顯的差距,整體分佈上,多數民主國家在這幾個面向的表現也優於威權國家。

當然,兩個顏色的直線與盒子仍略有重疊,也就是說,確實有少數的威權國家表現不遜於民主國家。圖中也標示出台灣與東亞鄰國們的位置,在這些項目中,台灣的表現與其他民主國家相較也都相當不錯,更遠超過絕大多數的威權國家。

在這些能讓人們更幸福更滿足的事情上,民主都有較威權國家更棒的表現。那是不是就表示民主的統治方式是「導致」這些好表現的原因呢?

也就是說,因為有了民主,所以人們就能賺更多錢更健康更認識字且更平等自由?其實這中間的因果關係有一些複雜,例如針對人均收入,目前政治學多數研究是認為當一個社會的整體收入提高、就更有可能從威權轉型為民主,並非「因為變民主、所以更有錢」的狀況。而針對貪污指數來看,也有研究認為其實「很獨裁」與「很民主」的地方都比較清廉,反而是由威權過渡為民主的轉型時刻,貪污更可能難以控制2

針對2018年各國經濟自由程度的衡量給分。 圖/Heritage Foundat...
針對2018年各國經濟自由程度的衡量給分。 圖/Heritage Foundation

不過,在這些圖中倒是有一個面向,政治學研究發現民主確實會導致它的明顯進展,這個面向就是一般民眾整體的生活品質,尤其體現在健康與教育等方面。例如社會中多數人是否有充分的營養、生病受傷時能獲得多少醫療照料、日常能否有乾淨的飲水與安全的食物、能否普遍地接受一定程度的教育等。

相關變項被稱為人類發展指標(human development indicators),上圖中的識字率與平均壽命就是其中之一。若這些指標的分數越高,表示人們大致有安全健康的生命與知識、而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另外一方面,也代表政府在乎一般民眾的生命、願意為社會整體提供照顧,而非僅將資源挹注予特定少數。實行民主政治已被證實能顯著地提升人類發展指標。

選舉競爭的效果

為什麼民主有可能為一般民眾帶來更有基本保障的生活呢?許多研究認為,原因出在「競爭性的選舉」這個民主體制的重要特徵。民主社會中,選舉具有相當程度的競爭性,反對黨能夠自主參與、不受騷擾威脅,執政者則要面臨在選舉中被教訓的可能,沒人能保證誰或哪個政黨能夠永遠勝選;選舉結果決定了國會以及行政部門(總統或內閣)的權力組成,因而影響政策方向。

此外,由於人們能自由表達不同意見、組成團體,無論是豬瘟疫情還是菜價崩盤,各種社會上待解決的問題都更容易被發現,也讓選舉競爭中的各方會更有誘因與壓力來回應不同的想法。

選舉提供了一個制度化的管道,讓人民的意見偏好更有可能被反映在政策中;若人民對執政者的表現不滿意,也有充分的機會換上其他團隊。也就是說,為了勝選、為了連任、為了自己的政黨能獲得更多支持,政治人物要設法作些讓選民感覺開心幸福的事,例如改善交通建設教育品質、提供社會福利、增加醫療衛生食品安全等等等。若無法滿足人們的期待,則政黨/政治人物很可能輸掉下次的選舉。

這些討論並不是要說在民主制度下就能選出視民如親的聖君,或者威權政體下都是殘暴的獨裁者3;而是要指出,無論政治人物原先具備什麼特質,由於有競爭性的選舉、且絕大多數公民都有投票權,民主體制之下的統治者必須要回應許多人的偏好、設法討好更多更多的選民,無法只靠著少數人的支持就能穩定掌權。

縱然不少人抱怨,選舉有時候只是挑個比較不爛的蘋果,然而正是這樣更替的威脅(而非選出聖明賢君的期待與仰賴),使民主政體之下的領導人必須更全面地提供普遍性、非僅針對少數群體的好處。

這樣的效果明顯表現在許多教育與醫療健康指標上。雖然要驗證上述說法有些複雜,例如要克服資料遺漏、控制許多可能影響的國內與跨國因素等;然而至今已有許多研究指出,整體來說,雖然民主的治理方式大概無法讓人人都迅速發大財,但是確實能讓民眾普遍活得較久較健康、嬰童死亡率較低、就學與識字率都較高4。威權政體中雖然不乏表現較佳者,但多數在這些「識字衛生」指標方面與民主國家有不小的差距。

民主體制下的統治者必須要回應許多人的偏好、設法討好更多更多的選民,無法只靠少數人...
民主體制下的統治者必須要回應許多人的偏好、設法討好更多更多的選民,無法只靠少數人支持就能穩定掌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有時候需要耐心

不過,研究也發現,民主的這些正面效果往往在長期更為明顯。剛經歷民主轉型、或民主程度尚未大幅進展的國家仍容易出現貪污賄選、公共資源獨厚少數人、政策實踐成效不彰等問題,以致民主的正面影響較為有限。民主的好效果有時要經過數年才能完整出現5

例如筆者的研究發現,民主程度的提升雖然在短期就能明顯降低嬰兒死亡率,然而該正面影響會延續數年,因此整體來說,民主的長期影響更為顯著6

為什麼好效果常常無法現在立刻馬上就看到呢?除了政策的制定、改變需要時間,醫療與教育資源的調整投放本身也不是一蹴可及之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新興民主國家中,政黨與政治人物尚未在選民心中建立很充分的政策聲譽(policy reputation)。

這個政黨真的會在當選後、依照選舉時的承諾,實踐有利於勞工(或資本家、或農民、或同志、或軍公教、或統或獨等等立場都可以帶入)的政策嗎?這些承諾是否可信(credible)?政黨是否認真想要推動這個政策?或者只是講好聽話哄哄人、選上後就會背叛?

在年輕的民主國家中,政黨常常尚未有足夠時間累積充分的施政紀錄,讓選民能相信、一直以來這個政黨都在實踐偏左(或偏右/偏統/偏獨)的政策,因此投給他,確實能保證那樣的施政方向。

因為政策聲譽不那麼容易累積,且要讓選民相信某個政策方向正在發生有時候有些難度,短期實際且就在眼前的利益當然更吸引人。因此政黨往往採取更立即直接的方式來建立支持,例如與派系團體的利益交換、經營許可、工程承包等。

倘若這些短期的「撒幣」作法能夠更有效地拉攏選票,那麼難免排擠那些需要長時間調整改變的大規模政策,包括一些長期而言能漸進改善民生的作為7

也就是說,民主制度往往要實行一段時間後,政黨競爭與政策產出方能較為穩定,好效果也才更有可能完整出現。

然而,讓事情更糟糕的是,由於民眾往往難以得知執政者是否真的在好好實踐改革,而非中飽私囊,因此當施政沒能在短時間出現明顯的效果,或者由於外在因素而產生經濟或安全危機時,選民很容易缺乏耐心,並且對民主產生懷疑,悲觀地認為所有政客終究都只是想要騙票,反正「大家都一樣爛」,沒有誰真正想要實踐政策承諾,而再不願意相信選舉的作用。

而當政黨與政治人物意識到,若是沒有短期成效、實踐政策也不一定能帶來選票時,就更缺乏誘因來推動改變了,謀求私利、僅略施小惠來拉攏選民反而真的變成了更實際的作法8。從此形成惡性循環。

整體而言,目前政治學的研究告訴我們,民主確實能實際地增進人民福祉,在民眾的基本照顧上很明顯地做得比威權政體更好。然而民主的效果有時需要等待,過程需要學習,投票與政策的改變,到底實際上會發生什麼後果,也可能需要時間才能發現。然而若如果人們太快就失望,而放棄選擇的權利與監督的工作,就真的會往更糟糕的方向靠近了。

原文授權轉載自「菜市場政治學」。)

台灣首富郭台銘曾說「民主不能當飯吃」。 圖/路透社
台灣首富郭台銘曾說「民主不能當飯吃」。 圖/路透社

  • 文:王奕婷,成功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 更多菜市場政治學:FBWeb

  • 分類標準依 Cheibub, J.A., Gandhi, J., & Vreeland, J.R. (2010). Democracy and dictatorship revisited. Public Choice, 143(1-2), 67–101.。
  • 更多解釋與驗證可以看這篇
  • 此外,政治學者確實也發現透過選舉來代表選民偏好、獎懲執政者的效果有其侷限。
  • 既有文獻的彙整與研究方法的說明可參考 Wang, Y., Mechkova, V., & Andersson, F. (2018). Does Democracy Enhance Health? New Empirical Evidence 1900–2012. Political Research Quarterly, 1065912918798506.
  • Gerring, J., Bond, P., Barndt, W.T., & Moreno, C. (2005). Democracy and economic growth: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World Politics, 57(3), 323-364.
  • Wang, Mechkova & Andersson. Does Democracy Enhance Health?
  • Keefer, P. (2007). Clientelism, credibility, and the policy choices of young democracies.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51(4), 804-821.
  • Svolik, M.W. (2013). Learning to love democracy: electoral accountability and the success of democracy.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57(3), 685-702.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