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吳冠昇/見證奇蹟的時刻:用心理學解釋「韓國瑜現象」

2018縣市長競選期間開始,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儼然成為全台灣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
2018縣市長競選期間開始,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儼然成為全台灣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8縣市長競選期間開始,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儼然成為全台灣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韓國瑜的高人氣,很快地為他帶來很多粉絲(下稱「韓粉」),每天無時無刻追蹤著韓國瑜的一舉一動。

為何韓粉會做出「不理性」的舉動?

韓國瑜的旋風,除了在台灣之外,更可以說是燒到地球另一端的美國。日前韓市長來到美國進行參訪活動的時候,就有許多居住在美國當地的華僑變身韓粉、如影隨形,自動自發地為韓加油打氣。隨著「韓流」發酵,支持韓國瑜的粉絲頁面,更如雨後春筍般地在各大社群媒體中出現,讓許多喜歡韓國瑜的粉絲們,能更快速的分享韓總的資訊,以及生活中的一舉一動。

然而,韓粉的出現,以及他們看似瘋狂的舉動,讓許多人疑惑:為何群眾能夠為自己所喜愛的公眾人物,做出許多平常不會做,不合常理的事情?舉例而言,在美國的一場造勢活動中,幾位韓粉就公然地在攝影鏡頭前面,大口啃下冷凍包子,雖然包子還未退冰,但韓粉不約而同露出了好吃的表情,面對記者大讚包子「好吃」!

除此之外,台大和政大的學生,因為中天過量的報導韓國瑜新聞,而發起不同形式的拒看行動,也激起韓粉激烈的回應,在社團公告「所有台大的學生,不管畢業或是還在學,一律拒絕加封鎖」,然而許多韓粉本身也是這兩個學校畢業的,讓這些人不知如何適從。

韓流的風潮,似乎也能消弭社會上的衝突,例如新聞指出,有兩位韓粉,即使在參加造勢活動的路上出了車禍,但也因為對方都是「韓粉」隨即當場和解不計較。

最後,更有韓粉願意為了勸進韓,來參選總統,願意暫時放棄工作,到市府四維中心靜坐絕食,不吃不睡只喝水,只為了等到韓國瑜一個「是否要選總統」的回覆。

雖然韓粉做了這麼多外人看似不理性的行為,但許多韓粉看起來是自願自發做這些事,並且甘之如飴。究竟為何,對政治人物的支持,竟然可以讓群眾做出許多不理性的行動?針對這個問題,現有的社會心理學理論,可以協助我們了解這個現象。

熱情的高雄韓粉。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熱情的高雄韓粉。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韓流現象的心理媒介

有位著名的心理學家,理查・韋斯曼,在一本他的著作裡《怪咖心理學》(Paranormality),更是對於不理性的群眾行為以及其動機作了深入的研究。1

我們根據並援引此著作裡面所提到的「民眾不理性行為所仰賴的心理媒介」,來初探分析近來的韓流現象:

一、得寸進尺

心理學研究有一個概念,稱作「登門檻效應」(foot in the door effect),用在行銷上又稱為「得寸進尺法」,或者最簡單的理解就是「軟土深掘」。心理學家透過實驗發現,只要你能夠讓對方答應你的一個小請求,之後將會大幅提升再度答應對方請求的可能性。

在一個著名的案例,研究者發現,只要研究人員,詢問住家願不願意在院子裡豎立「當個安全駕駛」 的小告示時,幾乎每一家都答應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研究人員再次來訪,問這些答應的人是不是願意換上一個超大的告示牌時,竟然75%以上的居民都答應了。

這個超大告示牌其實對於民眾而言是很不方便且有礙美觀的(所以,當研究者直接詢問能不能直接掛這個超大的告示牌時,大部分人都是直接回絕)。然而,卻因為許多民眾已經先答應了小的請求,軟土深掘,之後對於這個不方便的請求幾乎都會接受。2

在韓流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類似的邏輯。

韓國瑜初期在競選的時候,提出了兩個口號: 「高雄又老又窮!」與「韓國瑜幫(北漂青年)回家!」雖然部分人認為這是醜化高雄的說法,但不可諱言的,韓國瑜發揮了他的個人魅力,把高雄既有的問題講成了大毛病,讓許多民眾開始逐漸相信,或許他真的可以帶給高雄市一個新的未來。

於是,當許多選民已經開始相信或願意給韓國瑜一個機會的時候,登門檻效應就逐漸發酵。所以,即使後來在競選期間,韓提出許多許多近似可笑、誇張不可行的政策,例如愛情摩天輪,以及在太平島挖石油,但因為支持者之前已經決定支持或給韓機會,因此就不會對韓的承諾真偽做檢驗。

久而久之,當韓繼續提出一些天方夜譚的說詞之後,韓粉也覺得相對合理可行。

二、從眾心理

我們在韓流現象中,也可以看到所謂的從眾心理效應,或者是所謂的三人成虎,人云亦云效應。心理學家做過實驗發現,當受試者身邊的多數人(5至6位),對於實驗者詢問的問題故意給予錯誤的答案的時候,實驗受試者(即使知道答案是錯誤的),幾乎無法避免的,也會收到群眾壓力,跟著回答那個顯然錯誤的答案。3

我們在觀察韓粉的舉動也常發現,在韓粉的封閉性群組中,少數狂熱韓粉不間斷的貼文帶風向,對韓本人及其家庭成員歌功頌德,建立對他們的個人崇拜,將韓國瑜塑造成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是解決台灣困境的希望。

除了對韓國瑜極盡吹捧之外,韓粉也對其政治上的競爭者作人身攻擊(甚至包括同黨內的其他政治人物),以重複性攻詰抺黑,挑起對其它政治對手強烈的仇恨。

最後,對於提出不同看法的群組成員(或者是比較溫和的韓粉),除了用猛烈的言語辱罵之外,韓粉更常懷疑這些人是否是來自於其他陣營潛伏者,有時候未加查詢就將人踢出群組。這些方式,都是韓粉用來鞏固韓粉思想,並使韓粉不敢有不同於鐡韓粉的想法,塑造了一言堂的氛圍。

支持韓國瑜選總統的美國僑界民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支持韓國瑜選總統的美國僑界民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三、展現奇蹟

另外一個鞏固並加深韓粉支持的方式,是透過不斷宣傳韓國瑜的超強執政能力。

許多韓粉對於韓總上台的政績,例如到中國簽署了備忘錄,以及將道路上的坑洞鋪平,都透過媒體、網路飽和轟炸,塑造韓有神力的印象,只有他可以完成其它人不能完成的任務。這些「奇蹟」更讓韓粉們認為自己沒有看錯人,也更加深對韓國瑜的支持。

四、自我辯護

然而,雖然韓國瑜完成了上面兩項政績,但更明顯的是,他選舉時所提出了大部分承諾,例如全台首富、太平島挖石油、10年人口500萬人、愛情產業鏈、愛情摩天輪、路平、賭場、低價醫療觀光、北漂青年返鄉、老青共住、開放中資買房賽馬場等政策,幾乎全都沒有完成。

雖然韓主動出來承認其選舉承諾多無法兌現,然而,韓粉卻好像是視而不見,認為韓上任之後,「高雄市成了華人關注最高的城市」、「高雄市民變快樂了」,認為自己還是做出了最好的選擇。

在心理學中,對於這種堅信自己想法,而忽略其他相反的證據,有一個專有的詞彙,稱作「動機推理」(motivated reasoning)4,這個心理機制認為,人類能夠在面對大量相反證據時,繼續維持原有的信念。

人類常常會犯下動機推理的錯誤的主要原因是,當我們遇到相反證據的時候,心中會產生一個「認知不同」(Cognitive dissonance)5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會令人不舒服,所以,當人類接收到訊息與我們的認知不一樣的時候,我們很容易來忽略和懷疑它,以保持「我們是對的」這個良好感覺的認知平衡,但此時就會犯下動機推理的錯誤。

所以,即使有許多明顯的證據顯示,韓國瑜並沒有像韓粉認為得如此全能,但韓粉為了證明自己沒有看錯人,作了錯誤的選擇,只能趕緊找尋並接受韓政見跳票的外在理由,如執政黨杯葛、或市長權力不夠大,來維持自己的認知平衡。

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總結

總結來說,雖然有些人對於韓流的出現,認為是一個奇蹟,但其實現有的心理學理論,可以有效的幫助我們了解這個現象的出現:韓國瑜以直白,接地氣的語言很快的能和群眾打成一片,讓民眾對其接下來天馬行空的政策都有所預期;接著再依靠媒體以及「網軍」(此處廣泛指涉自願的支持者,並不侷限在公關公司宣傳手段)的推波助瀾,將韓國瑜的部分施政成績宣揚成前所未有的奇蹟。

最後,在支持者社群內,嚴格控管任何反對與質疑韓國瑜的聲浪,以達成一言堂的情況,結果就是一個能不斷自我強化的、自我辯護的「韓粉群體」。

韓粉的出現,讓民眾對平常無感的政治又熱絡了起來,也願意花更多時間關心公眾事務。對於不是韓粉的人,這樣的現象也給予很多學習的機會。了解這四個心理媒介,是解析這個現象的一個開始。

(原文授權轉載自「菜市場政治學」,〈用心理學理論來解釋韓流現象〉)

日前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忘了關麥克風而脫口「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引發軒然。...
日前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忘了關麥克風而脫口「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引發軒然。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吳冠昇,普度大學政治系博士生
  • 更多菜市場政治學:WebFB

|延伸閱讀|

  • Richard Wiseman. 2011. Paranormality: Why We See What Isn’t There. London: Macmillan.
  • Jonathan L Freedman, and Scott C. Fraser. 1966. “Compliance without Pressure: The Foot-in-the-Door Techniqu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 (2): 195-202.
  • Solomon E. Asch. 1956. “Studies of Independence and Conformity: I. A Minority of One against a Unanimous Majority.” Psychological Monographs: General and Applied 70 (146).
  • Ziva Kunda. 1990. “The Case for Motivated Reasoning.”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08 (3): 480-498.
  • 也可理解成「認知不協調」。參考:Leon Festinger. 1957.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Vol. 2.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