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讓「北漂族」痛苦的不是高雄,是台北的既得利益者

中國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在北京;台灣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卻在高雄嗎? 圖/聯合報系資...
中國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在北京;台灣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卻在高雄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高雄選戰拉鋸,「北漂」一詞成了政治流行語。

這個來自中國的詞語,本意是形容北京的外來人口,在北京沒有戶籍,工作不穩定、居住不穩定、心情不穩定,狀似漂泊的生活狀態。

北漂一詞拿來嫁接到高雄青年身上,描述一些高雄青年人在家鄉找不到工作,必須北上找頭路。乍聽之下好像言之成理,其實已經進行了一波政治意義上的內涵替換。

當我們聽到北京政府讓許多中國青年成了「低端人口」,勤奮努力多年,始終在高房價底下無法安居樂業,甚至住在不安全的危樓違建裡(例如2017年11月18日的北京大興火災事件)。我們的直覺反應是:北京的城市管理出了問題,讓來這裡打拚奉獻一己心力的人們,無法獲得適當的生活品質,甚至連基本的安全都沒有。

你發現了嗎?當我們同感「中國北漂青年之苦」的時候,責任最大的是北京市政府(事實上,中共也調查懲處了多名北京大興區的官員);是北京這個地方,讓北漂青年住不安穩。

中國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在北京;台灣的北漂青年苦,責任卻在高雄。這個顯而易見的邏輯問題,在龐雜的政治攻防戰中被淹沒了。

新歡不夠好,責任在舊愛?

在自由民主的社會裡,每個人有追求理想生活方式的權利。原本的居住地/公司/人際關係不適合你,可以轉換到新的地方發展。這是每個人生命中必經歷程,合法盡責下,無有對錯之分。

原本的公司不能讓你發揮長才,於是你下定決心另謀出路。新的公司薪水高,工作內容也有挑戰性,缺點是得要加班到沒日沒夜。有一天,你的身體出問題了,是原公司的責任,還是新公司的責任?

是不是要說:一切都是因為原公司薪水沒有新公司那麼高,沒把你留下來,才讓你身體出了狀況?

情感關係中,交往甚至結婚的對象不夠適合,幾經磨難之後,走上了分離之路。不久,你又遇到了新的對象,一切順利發展。不料相處越久,對方整天疑神疑鬼,搞得兩人關係雞飛狗跳、疲憊不堪……試問,這是原對象的責任,還是新戀人的責任?

是不是要說:一切都是因為原對象對你不夠好,沒把你留下來,才讓你在新關係裡飽經折磨?

新歡不夠好,怎麼會是舊愛的責任?

如果舊愛檢討自己,覺得當初若能給你更好的待遇,便能留下你,便能不讓你吃苦……那並不是他「應該、必須、有責任」這麼做,而是他用高道德標準要求自己。這是他佛心,不是他有責。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北漂問題,其實是雙北的居住問題

高雄青年到了台北為什麼苦?照理說來,台北這個新歡,比起高雄這個舊愛,更能實現自我,怎麼會苦?

苦在房租,在居住品質。

外地人來到台北,買不起房,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據統計,台北市「房價所得比」15倍,新北市則是12.7倍,已經逼近「全球第一」的香港(18倍)。這種房價所得比下,一般收入的外地人要在雙北買房,八九成的薪水被房貸拿走,日子寸步難行。

你說,不買房,用租的總行。

台北的租屋現實是這樣的:如果你想要訂立五年以上的長約、想要按照自己的需求更改格局、想要擁有一房一廳加上廚房的生活空間、想要報稅……不是不可能,而是要房租夠高、跟房東熟識,才有可能實現。

租房的人,之所以感覺漂泊,是因為他們沒辦法對生活周遭之物投入深刻的感情。他們知道,有一天,可能就是一年之後,他就要搬走。

他喜歡樓下的小公園。但他知道,他不能太喜歡。很快的,他會沒辦法住在這裡。

他想要動手漆一面牆,買一張很大的工作桌。但他知道,這些都是累贅,搬家的時候,要復原、要搬運,很是麻煩。

他想要報稅、遷戶籍,想生兒育女,有個當地的學籍。但他找不到讓他這樣做的房東,至少他付得起的範圍內找不到。

更別提,有些套房是舊公寓改建,通風、採光、安全性都不足。腐朽潮濕,或有蟑螂老鼠。沒有正常尺寸的廚房,沒辦法享有自行烹煮的機能(或樂趣)。

沒有生活品質,沒有情感紮根,與生活環境發展情感的機會——他鄉,永遠成不了故鄉。

北漂之苦,苦在居住。

沒有生活品質,沒有情感紮根,與生活環境發展情感的機會。北漂之苦,苦在居住。 圖/...
沒有生活品質,沒有情感紮根,與生活環境發展情感的機會。北漂之苦,苦在居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享受移居利益,卻不想負擔移居成本的台北房東

最簡易直接的解決辦法,就是興建更多的公共青年住宅。這件事,每個市長都想做,做得好,政治形象大大加分。但為什麼舉步維艱?

因為居民反對。

不過就是半年前的事,在大直培英公宅的都委會上,當地居民憤怒的說:「公宅蓋好讓一些亂七八糟的人住進來,兇殺案這麼多,周邊房價會下跌。」、「大直重劃區跟信義計畫區,屬於台北市重點開發區域,這2個重劃區本來就是保護作用,不是給外人住進來,根本不能蓋公宅。」

歧視跟謠言更無所不在,在「文山區華興段」的公共住宅公聽會上,居民表示:「《住宅法》規定社會住宅要收容一定比例給特定收容人戶,難道居民願意在社區收容愛滋病患跟流浪漢嗎?」

是的,你北漂,你在台北辛勤工作,你貢獻了你的時間,你的才能,讓公司賺到錢,讓你也賺到錢,讓你能夠在台北消費、租房,讓台北商業健全、經濟活絡、房價變高,讓市政府有更多的地價稅房屋稅土地增值稅等等地方稅(2017年,台北市拿到的地方稅748.89億元,是全台灣地方稅總和的21%,台北市的人口只佔全台的11%),可以投入公共建設市政福利。

但不好意思,這些福利,托育的,學校的,養老的,大多跟你沒有關係。你沒有戶籍。那些有戶籍的房東,把你視為「外人」,覺得你住進來會破壞居住品質,會讓房價下跌,會讓高級住宅區顯得沒那麼「高貴」,會破壞改建出租者的房租利益……

你沒有投票權,讓城市變得對移居者友善,讓他鄉成為故鄉。

你決定不了新歡,卻想要報復舊愛。

台北的房東正在微笑。

你北漂,你在台北辛勤工作,你貢獻了你的時間,但福利,托育的,學校的,養老的,大多...
你北漂,你在台北辛勤工作,你貢獻了你的時間,但福利,托育的,學校的,養老的,大多跟你沒有關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