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瑜「帥話政治」的魔力下,精神回春的高雄

當帥話連發的政治人物現身時,那些狂誕的言行舉止,帶來新的的希望,喚起興奮與熱誠。...
當帥話連發的政治人物現身時,那些狂誕的言行舉止,帶來新的的希望,喚起興奮與熱誠。 圖/路透社

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勝選,贏了陳其邁約15萬票,成因眾多,在此不一一細數。我認為根本原因,是許多民眾仍在緬懷台灣經濟飛速成長的年代。

就經濟成長的速度來說,「開發中國家」比「已開發國家」快,是世界皆然的常態。幾乎沒有一個社會到達已開發國家標準之後,還能有每年8-10%的GDP成長率。

數據上看,1980年以來,每個10年的區間,台灣社會的經濟成長率都高於美國日本。在1980-1999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差不多是世界平均的2倍,2000-2016年則與世界平均相近。

經濟成長率高於美國日本,當然不代表台灣的經濟超越他們。中段班學生的進步空間,比頂尖學生的進步空間大,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

不過,許多民眾並不這麼想。

對很多人來說,經濟飛速發展的年代記憶猶新,隨著時間淬煉,越趨美麗。那是更快速起落的時代格局,有著更刺激的生存氣氛,是個機會更多,賭注更大,賠率也更大(更高的污染與重大犯罪率)的年代。

走入已開發行列,魚與熊掌如何兼得?

人總是要的更多。要低犯罪、低污染、低物價、低房價的日子,也要高報酬、高品質、高自由的生活。而其中有些要素是互斥的。

你想要低犯罪,就要有更多教育與社福資源的投入,產生平均素質更高的公民。而這樣的公民有更高的權利意識,會跟僱主要求更好的工作環境與薪資待遇。

你想要低物價,就得要減少對勞動權益的保障,讓勞工的薪水減少,僱主的人事成本下降。這跟上一點是互斥的。

你想要低污染,就得捨棄掉賺重工業錢的機會,投入更多的資金與時間,換來產業升級的可能性。錢跟健康,有時你不能都要。

站在當權者的角度來看,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民眾的欲求本身相互矛盾,難以兼具。任誰執政,都必然需要取捨。

高雄十幾年的取捨,就是處理重工業城市的基礎建設缺乏:改善土壤污染、增加污水下水道接管率、處理淹水問題、強化大眾運輸、美化都市景觀、增設文化地景......這些「取」到了安居,就「捨」掉了樂業。

資源心力集中在改善環境,就沒辦法兼顧到產業。高雄就業的待遇與多樣性不足,是兩位候選人都承認的事實。(但描述口吻與心態不同)。

「執政不好」來自什麼樣的期許?

韓國瑜對45歲以上的族群來說,是在呼喚一種往日榮景。是90年代初,高雄與台北並肩齊行的風光傲氣。

城市污染變少,景色變美,被韓國瑜說是穿西裝,口袋沒有錢。這類比似是而非,但很有效。

污染變少有健康意義,能延長壽命,不只是一件西裝(除非有開發出「養身西裝」)。高雄離舉債上限還有598億,資產約是負債的5倍多,說高雄普遍性的貧窮,面臨崩潰瓦解,並非事實。局部性的工作機會缺乏,倒是需要面對。

民眾對民進黨失望,覺得做得不好,這個「不好」,依照每個人在乎的議題不同,有各種含義。依我看來,對為數甚多,平時較少關心政治的中間選民來說,這個「不好」,就是回不去記憶裡夢幻的90年代。

其實,全台灣都回不去了,只是高雄更為顯著。

到達已開發國家的標準後,要繼續保有每年5%以上的經濟成長,本就逆天難行。據主計處的資料,台灣2017年全年經濟成長率達2.8%,107年預估成長率為2.6%,表現其實「尚可」,但青少年可以一瞑大一寸,壯年人只能規律運動、健康飲食,才能一點一滴的減脂增肌。

整體經濟上,不是青少年卻還有少年夢,該怎麼辦?

靠語言。

如果不再青春,至少要能興奮

政治語言的興奮劑,能讓選民獲得活力,感覺年輕(對於本就年輕的族群來說,更是對味)。在一些評論中拿來做比對的川普、杜特蒂,歸類成跟韓國瑜相似的「民粹型政治人物」——雖然我並不喜歡「民粹」這個字眼,似乎太輕易投射菁英的輕蔑——我會說,這是「帥話政治」。

當菁英官僚經常以高深的語言,讓民眾搞不清楚狀況。不管官僚說對說錯,是誠心好意還是別有居心,那種「聽不懂但不敢表示反對」的負面感受,壓抑久了,積少成多,形成強烈的不滿。

「帥話型」的政治人物,生猛,有趣,沒有形象包袱,擅用直播工具,頻繁透過網路跟群眾互動,不再像高高在上的老闆,而是你親切熱情的鄰居。週週都有新的帥話,給人期待,給人興奮,好像夢想都會成真。

傳統的政治人物,肅穆莊嚴,嚴謹專業,但許多民眾心裡會問:「如果你們真那麼行,為什麼回不到過去的榮景?」傳統政治人物就是不敢說一句:「沒辦法啊,台灣長大了,我們回不去了。」

當帥話連發的政治人物現身時,那些狂誕的言行舉止,帶來新的希望,喚起興奮與熱誠。彷彿,我們還很年輕,遍地都是機會,什麼都有可能。夢想太美,以至於不忍出動理性丈量檢驗。

學生、社會新鮮人喜歡帥話,那本是年輕的語言。世間規矩太多,日子太悶,打破框架,天馬行空,偶爾無厘頭出糗,也是討喜的真性情。中年人懷念往日榮光,得靠帥話恢復青春。

這是個人們不那麼在乎論理的年代,但就跟每一個年代一樣,浪潮會起,也會落,反覆循環,交替前進。

選舉告一段落,當人們對帥話感到膩的時候,終究還是得面對:我們/城市已經長大,不再年輕,邁入穩定緩慢發展的年歲。真正該做的事情是什麼,未來幾年會再浮上眼前。

這個終將來臨的關卡,是韓國瑜市長必經的考驗。

韓國瑜對45歲以上的族群來說,是在呼喚一種往日榮景。 圖/中通社
韓國瑜對45歲以上的族群來說,是在呼喚一種往日榮景。 圖/中通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