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民進黨才是篤信金權規則的錄音帶世代

勞基法修法,程序的霸道,為的是掩蓋實體的政策缺陷。經不起檢驗,所以要甲級動員,要...
勞基法修法,程序的霸道,為的是掩蓋實體的政策缺陷。經不起檢驗,所以要甲級動員,要蛇龍拒馬。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勞基法改動後的「彈性」,如果真的能夠帶來「勞資雙贏」,民進黨不必畏懼黨內林淑芬的異音、公聽會的舉辦、輿論攻防的對話空間。

程序的霸道,為的是掩蓋實體的政策缺陷。經不起檢驗,所以要甲級動員,要蛇龍拒馬,要透過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紆尊降貴」為記者,實踐其為黨喉舌的「功德」

然而我不會說:民進黨「崩壞」了。那意思好像是這政黨本來很好,現在崩了;那好像是把民主政治寄託在政黨或政治人物的道德操守,一旦有人品格經不起權力的誘惑,就會發生悲劇。

我會說,這不是一個人或一群人的敗德,而是政治文化的選擇題。

在「舊政治的錄音帶」與「新政治的音樂串流」中,民進黨選擇了前者。

長輩們不懂的青年困境

當前勞動議題的特色,是青壯世代有普遍性的共鳴,老一代則傾向無感。

社會經濟快速成長的年代,即使辛苦,也能對未來充滿希望。拚命工作,就算犧牲了生活樂趣,造成了健康風險,報償感卻是明確的。

70年代,台灣平均月薪5,000元,卻能用20萬買到房子,意思是不吃不喝40個月,就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家。現在的台灣人,卻要不吃不喝112個月,才有機會買房。如果在台北,則需要185.6個月

1978年,一台豪華電視的價錢,比兩間西門町的套房還貴。這可以解釋長輩們為何覺得「年輕人很愛買電子產品」,因為相較於過去,電子產品現在真的很便宜。

世代之間的價值觀並沒有本質上的鴻溝。你去問現在的社會新鮮人,一台最新型的電視,跟兩間西門町的套房(或是中和25坪的公寓),假設價錢一樣,要選哪一個?年輕人或許會做出跟長輩當年一樣的決定。

現代青年買不起房,只能用租的。房貸有盡頭,租金沒有。辛勤工作的結果,每個月還是有三分之一的收入繳給房東,而且永無止盡。這種絕望感,是五六十歲的族群——剛好就是民進黨的長期支持者與決策層的年紀——所無法體會的。

如果有大安穩,誰只要小確幸?

如果拚命勞動能夠從困頓中解脫,過勞也就是用健康搏一個翻身的機會。

若是徒勞一場,自由市場與彈性工時,不過是個權貴資本主義的謊言。

二十年來,勞工佔GDP的比率下降了7.1%,企業盈餘的比率卻上升了5%。經濟緩步的成長中,資方口袋更深,勞方口袋更淺。「青年不要抱怨環境,先問自己有沒有競爭力」、「過去我們也是苦過來的」、「老闆賺到錢,勞工才有飯吃」的說法,已經越來越難說服人。

「老闆賺到錢,勞工才有飯吃」的說法,已經越來越難說服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老闆賺到錢,勞工才有飯吃」的說法,已經越來越難說服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舊政治的遊戲規則

民進黨當然曉得青年人的勞動困境(蔡英文競選文案不是都有寫嗎?)但決策層不在乎政策跳票,因為他們更相信舊政治的遊戲規則。

民進黨覺得籠絡資方的修法,有助於企業政治獻金的取得。這些錢,民進黨有信心把它轉換成選票。至於網路反彈或是街頭抗爭,在民進黨眼中只是小吵小鬧的空氣票。

有一些跡象,可以佐證民進黨的判斷。

2016年的大選,民進黨用「國會過半,改革成功」的口號,在各媒體與黨務機器全面放送,獲得了全面的成功。不分區的得票比率高達52.7%,相較於在太陽花中聲勢鼎盛的時代力量,只獲得低於民調預期的7.3%。除此之外,在網路上履被抨擊的柯建銘,在新竹市獲得了41.33%,遠高於邱顯智的16.56%。

去年初的大勝,讓民進黨確認了一個常年不變的選舉邏輯:不管你網路聲量再強,社會運動共鳴多大,到了選舉,還是得要仰賴傳統媒體的投放、地方樁腳的傳播。這種大撒錢的選舉文化,從黨國時期延續至今。國民黨過去怎麼做,民進黨照學,而且學得更精。

每籠絡一家企業,政治獻金少則百萬,多則千萬。一百萬是甚麼意思?就是一面在市區懸掛半年的大型戶外看板。這面看板,對許多選民來說,是認識候選人的主要來源。沒了這面看板,選民根本不認識你,怎麼能少?

舊政治的選民,平時認真工作,關心政治的方式,除了電視報紙,就是戶外的文宣看板。在地方鄉鎮,要透過樁腳挨家挨戶的拜訪,鄰里的口耳相傳,才能讓選民知道「啊,這次有這個候選人,他人好像不錯,要去投他。」

舊政治的選民,資訊的取得是「被動」的。他們不習慣上網蒐集資訊、比較候選人的人格與政見差異、了解最新最激烈的立場爭辯。他們坐著等訊息上門。被動,讓資訊傳遞的成本大幅上升。大型戶外看板、地方樁腳與選舉團隊的登門拜訪、遊走在賄選邊緣的社區服務、維持一個龐大的人力組織……這些都很花錢。

用比較美化的說法,舊政治是「務實」、是「深根」、是「接地氣」。其實,舊政治是選舉的常勝公式,卻離基層權益最遠。

選民越被動,要把訊息傳給他、影響他就越花錢。

所以要快速進行勞基法修惡,要火急通過軌道計畫,如此一來,才能從資方地主的手上拿到錢,再把錢轉換成選舉資訊的投放。在這個過程中,炒房炒股的賺到錢,剝削勞工的賺到錢,政治人物也順利選上。怎麼選上,就得怎麼償還。今天你因為一面戶外看板而投給他,明天你就領不到加班費,只得到一句共體時艱功德無量。

但舊政治能贏,至少過往如此。

安定力量每週至少能動員200、300個志工,有八成來自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教會。 圖...
安定力量每週至少能動員200、300個志工,有八成來自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教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新政治的浪潮

和舊政治相比,新政治的選民普遍更年輕也更主動。比起報紙電視,他們更常看網路新聞、PTT、臉書。他們像是商業市場上主動蒐集資訊的消費者,會比較不同廠牌的優劣,觀看各門各派支持者的對話爭辯,有時也參與其中。

戶外看板對他們而言,不是投票決策的主要來源。地方樁腳的資訊投放,離他們的生活很遠(哪個年輕人會熱衷於參加里民活動?)他們是主動的,所以政治人物可以透過網路,用成本很低的形式傳遞資訊。但是也因為這樣的主動性,資訊必須要經得起事實查核、邏輯檢驗並且有價值吸引力。

當前最具指標性的新舊政治之爭,就是黃國昌的罷免案。在天下雜誌近日的報導中,我們會發現幾個特色:

  1. 同意罷免的年齡層較高:安定力量估算,3萬份連署書中,35歲以上的選民佔八成。
  2. 越都會化,越不會參與罷免連署:選區屬性來說,都會型的汐止支持率最低,偏鄉連署率較高。金山萬里大約一成支持,瑞芳可達兩成,南雅漁港高達四成。
  3. 罷昌的工作人員眾多:安定力量每週至少能動員200、300個志工,一年7000人次,有八成來自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教會,少數中南部教友也會北上支援。

其中第三點最為關鍵,如前所述,舊政治的選民是被動的,要傳遞資訊需要很大成本。之所以連署可以通過,安定力量的教會動員力是主因。

試想,如果要把這種模式複製在常態性的選舉中,在沒有教會組織的議題凝聚力下,每一個候選人需要有200個志工,會有多麼困難?如果要用支薪的黨工取代志工,候選人要付出多少的人力成本?(如果一個工作人員月薪三萬,200個政治工作者一年就要花上候選人七千多萬。)

黃國昌主要的因應措施,是持續在臉書發文,追究獵雷艦弊案。基本上,這是比起財力,更講究腦力的事。

新政治的選民主動,要說服他們,得靠說理及個人特質。舊政治的選民被動,要說服他們,則是靠大量的人力與財力。

黃國昌會被罷免嗎?這不好說,但從整體社會趨勢來看,報紙跟電視的閱聽人持續下降,網路資訊的流通則持續上升。主動搜尋、關心政治資訊的民眾逐漸增加,新舊政治的黃金交叉未必是這個月,未必在明年,但遲早會出現。

民進黨才是錄音帶世代

說到這裡,我們大致可以理解民進黨的選擇(即使我並不認同)。民進黨認為在當前的選舉遊戲規則下,金主比網友、社運人士重要,政治獻金比溝通辯論重要。這個估算,從過往的經驗來看是正確的。但在2013下半年的服貿協議公聽會舉辦期間,國民黨也覺得自己的決策是正確的。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會把太陽花講成「你們」,某個程度上反應了民進黨人的思維:沒有「我們」這些諳熟舊政治規則的玩家、黨務組織,「你們」這些運動人士成不了事。民進黨在318運動期間助攻、借勢乃至於人力收編,是因為它堅信新政治的氣勢,到底還是要靠舊政治的規則來收成販售。

於是邱議瑩說場外抗議者只是「放錄音帶」,引起抗議者自稱為錄音帶的反諷。在我看來,反對勞基法修惡的人,並不是錄音帶,而是網路串流的新政治世代。真正緊擁著錄音帶這種過時音樂載體的,是篤信舊政治金權轉換規則的民進黨。

錄音帶終究被CD汰換;CD又被MP3取代;如今MP3開始被AAC等更新的音源格式取代。時代不是永恆,到來只是早晚。金權和霸道,與民主的本質對立,贏得了一時,贏不了一世。新舊政治的分野,不是年齡,而是主動性的高低。每一次的公民意見激盪,網路的、街頭的、人際的,都可以是新政治的能量。當下看似徒勞的漣漪,終將能夠翻起巨浪。

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批評勞工抗爭不認真,都放錄音帶。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批評勞工抗爭不認真,都放錄音帶。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