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陰謀論的共謀關係:只要樸素的證據,推論可以不必複雜

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在報導中認為,長榮空勤「集體」請天災假事件,是由有左統色彩的...
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在報導中認為,長榮空勤「集體」請天災假事件,是由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滲透與指導的結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暨總編輯鄒景雯,在自家報紙上發了一篇題為調查報導的特稿〈真正目標 聯合大罷工?〉,認為長榮空勤「集體」請天災假事件,是由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滲透與指導的結果,根據「政府追蹤發現」,這「已經超越了單純勞工權益的問題」,符合中國共產黨行動的「三大法寶」,可能「構成非法罷工」,形成對政府的「重要警訊」。

這類捕風捉影,明確反對人民法益的偽造新聞,當然不只是在鄒記者與自由時報身上才會見到。日前,中國時報才剛把臉書上的過度檢舉行為,一概劃為綠營扼殺言論自由。這十年來,各大媒體不停丟帽子噴染料的行徑,加上小型分眾媒體以及社群網路上更加虛幻愚蠢的陰謀論風潮,已經是台灣政治場域與歐美政治接軌的國際言論市場常態。

這類資訊操作的行徑,很神奇地,被以刺激血腥為宗旨的大媒體歸為「假新聞」或「後事實」範疇,這種忽視自身過度誇張敘事的說法,甚至還受到小媒體的沿用,但不管大小媒體,使用的方式始終都還是單面向地將政治對手抹成造假不意外,對於非政治對手在相同標準下同樣的行徑則予以寬容。使得這些陰謀論,除了加深政治對立壁壘之外,既無法確立任何明確的政治批評原則,也無法像陰謀論表面宣稱的那樣,加強任何人對社會深層結構的理解。

簡而言之,如果不能抽出其中的事實,以及可以沿用至其他事件的一致邏輯標準,任何推論都會緊縮人們的視野,損害我們對世界的認識。

但這不代表陰謀論毫無用處。只要連結上既有的脈絡,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種推論產生了怎樣的意義甚至作用。

偽裝成公眾共識的政治成見

以自由時報這篇報導為例,如果只看這篇文字,對於把桃產總指為左統的說法便顯得難以理解。不只是這種指稱顯然需要更多背景知識,另外如何幫「左統」在台灣政治脈絡裡找到定位也有困難。例如,這是否表示只要支持桃產總行動的人,就都既是左派又是統派?這是否表示,質疑桃產總政治資格的鄒景雯與自由時報,甚至只要同樣質疑桃產總行動的人就都是右獨?這又是否表示,只要有左統色彩的工會行動就是不合法?或者只要將左統跟中國共產黨放在同一篇文章裡,任何勞工運動都不應該受到支持?

這就是用作政治宣傳的陰謀論,跟傳統邏輯推論最大的差別所在——證據的重要性遠遠低於論述者企圖在不同符號之間創造的連結——最容易連結的符號,即是在社會上已經定型的成見。無條件地服膺於為政治立場服務的成見,還可以偽裝成大眾共識,以此取代基本邏輯需求,用作論述的合法性來源。

而在加上社會脈絡之後,有經驗的閱聽者還可以加上其他效果。例如在桃產總被性侵者自白事件發生後,社群網路上已經出現將此與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做進一步連結,亦即,透過夏林清作為台灣社運所謂左統陣營的一員,將這些團體彼此連結,並攻擊其正當性的論調。這當然也是一種陰謀論,而這種論調最大的效果,就是引起不滿這種論調的人們,再接著創作出有人(台灣人民?)想要藉由這些負面消息打壓我們(左統?)的反陰謀論。

而前者針對所謂左統的陰謀論,甚至還有可能在論述中被連結上戒嚴時代的台獨打壓勞工運動陰謀論,以及中國共產黨滲透台灣勞工運動的反陰謀論等等。其他還有很多連結的可能性,例如統獨兩方哪一方更充斥男性沙豬的老舊論題,或彼此指責對方遇到自己陣營出問題就閉口不談等等。還有形成其他鏈結的可能性,而在這條陰謀論鏈結裡,我們唯一可以辨識並且稱為原則的,就只有台灣政治無非統獨政治,一切問題必須先通過「統獨辨識過濾」再決定是不是問題,以及被迫接受絕大多數政治論述都看似接受這類原則的現狀。

只要有左統色彩的工會行動就是不合法?或者只要將左統跟中國共產黨放在同一篇文章裡,...
只要有左統色彩的工會行動就是不合法?或者只要將左統跟中國共產黨放在同一篇文章裡,任何勞工運動都不應該受到支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陰謀論與家長幻覺

這並不表示陰謀論裡完全沒有任何事實或有效推論。陰謀論最常使用的手法,就是強行使用稀薄的事實作為複雜論證的根據,也就是中文俗話說的「拿著雞毛當令箭」。在一般用作政治攻擊的陰謀論裡,最常使用的事實根據,甚至只是敵方論述裡犯的政治錯誤,藉此機會將全稱的敵方一概指稱為犯下同樣的錯誤,例如只看到綠營一位地方政治人物犯下性侵案件就認為綠營全都是暴力沙豬,或只因為看到長輩圖美編刺眼就覺得9.2都是智力低下的電腦白痴等等。但是,敵對陣營的錯誤,並不能用來抹消己方陣營的錯誤,除非我們並不認為那是錯誤,而只是某種可以用來削弱敵方勢力的中立工具。

政治論述原本就是用來表達立場與價值的工具,一旦出現中立化的表象,就代表了某種價值判斷被掩蓋而成為不必多想的常態。就像老一輩人說一代不如一代造成社會敗壞的批評,常常只是掩蓋了被認為是社會退步的長期因素(如資源分配不均、勞動條件退步、社會流動障礙提高等),企圖把家長心態作為價值,忽視自身無法適應社會變遷的政治立場,把這種看似批評的文字視為正直中道。

許多時候,看來無比現代嶄新的陰謀論,無非也只是一種傳統社會中常見的道德壓迫論述,表面上是熱血沸騰的質疑與批判,實際上只是維護道德信仰的家長幻覺。下次當我們看到什麼事又覺得xxx不意外的時候,該檢討的不是自己的敵人,而是自問,難道真的只有敵人會做壞事?

圖為2016年華航空服員發起罷工活動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2016年華航空服員發起罷工活動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