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來希可以還給公務員一點尊嚴嗎?

監督年金改革聯盟日前前往國發會抗議,圖為一名抗議民眾腳踢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者林萬...
監督年金改革聯盟日前前往國發會抗議,圖為一名抗議民眾腳踢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者林萬億照片。 攝影/記者陳正興

李來希前輩你好,

在下是七職等小公務員,看著您在年金改革會議上聲嘶力竭、高分貝地爭取公務員年金改革不能溯及既往的立場,令人十分動容。

前幾天,以您、全國教師產業總工會副理事長劉亞平等人為首的「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號召了許多也許一輩子都沒上過街頭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到國發會年金改革會議會場外,拿著擴音器,大聲放送「林萬億不倒,年金改革不會好」,說林萬億汙名化軍公教,說他擅自對外放話已經取得「年金改革溯及既往」的共識。

您是學法律的,對法律原則熟稔,所以「信賴保護」原則是您琅琅上口的,認為政府制度變革不能影響到既得權益者,也大聲疾呼:「我不捍衛自己捍衛誰?」所以,年金改革不能溯及既往,就變成您堅持的底線。也就是這條底線,讓整個年金會議的協商,始終無法達成有效共識。

您說,年金改革就是「多繳」、「少領」、「延退」;您也堅持「不能溯及既往」的原則,年金改革如果對公務員不利,就不能動到前輩們的腦筋。但是呢,您應該知道一件事:在1995年推動退撫新制時,精算的公務員自主提撥率是17.9%,但當時立院卻決定是8%。即使現今修正為12%,仍然不足以補足這個缺口,最近精算,要填補過去20年提撥率不足的缺口,如果要維持未來50年財務平衡,現職公務員的所得提撥率應該要是37%左右(現今為12%)。

意思就是說,如果不能溯及既往,現職/未來的公務員每月必須從薪資中提撥到退撫基金的額度必然提高不少,這就是您所謂的「多繳」,至於少領,您的意思當然也不能溯及既往,不管要訂定天花板條款(目前方向是不能超過平均薪資的1.2〜1.5倍來規劃),或是設定所得替代率的上限(70%〜80%),都是現職/未來公務員的事情,跟已退休/屆退者無關。

我明白您的堅持,也理解您想替公務員前輩們爭取最有利方案的決心,但是,身為一位公務生涯還很長的後輩來說,您的一舉一動,都觸動了公務員形象的敏感神經。

記得93遊行時喊出的口號是:「要尊嚴」,我好想要有公務員的尊嚴啊!現在的社會氛圍,公務員跟記者是同病相憐,都是被標籤化嚴重的行業,但我認識的公務員中有不少是希望能為國家好好做事的人。為了洗刷這種不平之冤,我跟一群年輕的夥伴們,正籌組「公務革新力量聯盟」,希望能帶來一些公務改革的力量,讓公民與公僕,能互相理解,將好的觀念引進政府。(延伸:當「尊嚴」成為空洞的訴求,瓦解的是社會對話的契機

攝影/記者陳正興
攝影/記者陳正興

攝影/記者陳正興
攝影/記者陳正興

我以為,公務員是具備「公共性」的職業。我們跟一般職業別不同的是,我們被賦予公共資源分配的權力,所以創造公共利益就是本務。當個人權益與公共利益相衝突時,公務員理當會站在公共利益的那一側。現在的年金改革,就是這麼一個在「自身權益」與「公共利益」間要選邊站的議題。而顯然的,您選了另一邊。

您是聰明的,您清楚,如果不能溯及既往,那整個年金改革是無法往下談的。創造無法達成共識的局面,讓整個年金改革時程往後延,對整個屆退/已退休族群來說,是有利的。你也清楚明白,即使退撫基金破產,政府還是會拿出常年預算來填補退撫基金的缺口,所以短時間內,絕對不會有領不到退休金的問題。所以也就不意外,為何您會號召大家,不斷創造支線劇情(要尊嚴?林萬億下台?),讓整個主線劇情(年金改革本身)失焦。

您口口聲聲說,年輕世代不要被政府騙了,退休金不會倒。是的,退休金不會倒,只是我們未來的財政預算,將有更大的比例拿來填補現在已經爛掉的退撫基金,當人事費支出將會吃掉政府常年預算25%、30%,甚至更高時1,其他教育、社會福利……等等的預算,必然會受到排擠。

這些您都清楚,您也相當忠於自己的價值觀,當公共利益與個人權益相衝突時,很顯然的,您帶頭去爭取個人權益。您的說法是,為何經濟問題、勞資問題都不處理,先拿軍公教開刀?公務員退撫基金調整了,難道就會讓勞工待遇變好嗎?

攝影/記者陳正興
攝影/記者陳正興

這些論述,聽起來相當有道理,但經濟不好、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年金改革就是一場資源重新分配的過程,我也贊同企業稅率調整,提高資方負擔的勞保費率,但這不表示,經濟問題、勞資問題沒解決,就不能談軍公教的年金改革。

網路上有個笑話,有人要包餃子去市場買蔥,賣蔥了人問了:「您有買肉嗎?還沒買肉的話,葱不能賣您,因為肉比較重要。」蔥跟肉有哪個重要嗎?年金改革,亦沒有孰輕孰重的優先次序。

年金改革不是世代之爭,而是解決世代資源分配的問題。年金改革要解決的,不只是10年後退休金無虞,還要保障20年、40年之後軍公教人員的退休金也不至於被大幅打折,如果只為了眼前權益不被拿走,而用聰明才智去阻礙年金改革的進行,用拖延戰術來換取政治妥協的空間,我想,軍公教的尊嚴,是不會回來的。

對於年輕一輩的公務員來說,來日方長,我們願意多繳、少領,來換取未來世代年金的無虞,而我們更需要的,是公務員對公共利益重於個人權益的社會形象;身為政府工作者,口口聲聲期待政府的照顧 2,聽起來有點離奇。您貴為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的理事長,應該去思考如何改變不合理的行政制度及文化、讓公務員更有做事的空間及彈性、讓公務員獲得人民的信賴,這才是尊嚴的來源,而不是帶人上街頭找尊嚴!(延伸:我是公務員,我支持年金改革

點圖看更多「國家年金改革」專題

  • 104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1.96兆來看,有4093億花在人事費(佔20%),其中退休退職給付是1055億元,而全國軍公教的退休退職給付的支出是3000億。
  • 上街頭抗議年金改革者,口口聲聲要政府的照顧。但,如果為同樣在政府工作的約聘雇人員考量過的話,就知道,同樣的工作內容,約聘雇人員無法加入退撫基金,更遑論領取月退俸,他們尚且沒有為了這樣的情況上街。因為,要滿足退休後的基本生活,3萬已足夠,而現在上街頭要爭權益的,多數退休金是足夠維持基本生活的。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