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年金進入國會戰場後,年輕公教應注意的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4月19日年金改革就要在立案委員會中進行審查,以退休人員及屆退人員為主體的《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動員夜宿圍城,堅持改革不能溯及既往的訴求。不過這樣的訴求,大抵來說很難達成,監督聯盟大概得等整個年金改革塵埃落定後再尋求釋憲了。

對於青年公教來說,比較想知道的是,這次的改革,究竟是否永續?

答案是,一半一半。如果依照現行的年金制度進行改革,是延後破產時間,如果要創造永續年金,還是得另外設計一套新的年金制度。

過去承諾?誰來承擔?

這次的改革版本,對於30年以後才退休的青年世代來說,是曖昧的。因為不管再怎麼改,以現在公布的精算報告來說,若把改革所節省的18%優存利息及降低所得替代率節省的經費全數挹注到退撫基金中,以15%的提撥率1來說,是延後到133年破產(27年後),如果接下來調整到18%的提撥率,則可延後到138年(32年後)。

也就是說,離退休還有30多年的青年公教,必然會再次遭遇年金改革的情況。

年金改革的基本命題就是:過去政府開給退休人員的退休金條件實在優渥,加上,從過去恩給制到現在的確定給付制,都是政府負有最終給付責任。繳少領多的情況下,最終就是政府要承擔年金債務。

再說明白一點,由於過去政治支票所創造的退撫制度,在108年即將入不敷出,在未來可見的財政危機下,現在必須啟動改革。

青年公教都是純新制人員,將來退休主要依賴的是退撫基金(公保年金所佔的退休金比例小),但無奈的是,這個退撫基金有著過去不足額提撥(提撥率太低)的潛藏債務,所以即使現下提撥率提高到18%,還是只能撐到32年後破產。離所謂的永續年金,還有一段距離。

由於過去政治支票所創造的退撫制度,在108年即將入不敷出,在未來可見的財政危機下...
由於過去政治支票所創造的退撫制度,在108年即將入不敷出,在未來可見的財政危機下,現在必須啟動改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永續年金的解法:砍掉重練?

部分青年公教在這樣的情況下,認為與其跟過去爛帳混一起,不如另立基金,以合理的提撥率及所得替代率,建立一個真的能夠永續的新退撫基金。另立基金的想法,在20次年改會中曾有委員提及,3月時由林萬億政委拋出,進入考試院後也被正式提案討論。後來,出考試院的「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草案」版本中,明確提到109年7月1日年以後新進人員的退撫制度會重行規劃,跟現在制度脫鉤。

然而,另立基金方案的疑慮是:現行退撫基金中的債務如何處理?既然一刀切開立另基金,代表109年後新進人員每月的提撥額就會進到新的基金中。缺少新進人員提撥挹注的舊基金,是否會走向更快破產的局面?

即使有這樣的擔憂,年金戰場進入立院後,段宜康委員等人的版本中,還是提出了另立基金的日出條款:112年7月1日之後退撫基金制度將重新設計,新進人員適用新的制度。那現職人員呢?亦可以結清現有年資的方式,加入新的基金。

這對現職的青年公教來說,當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加入新的退撫基金,不論是屆時仍是維持「確定給付制」或是成為「確定提撥制」,都是砍掉重練的局面。徹底與過去的債務脫鉤,期待創造一個相對永續的基金制度。

因此,另立基金的條款能否在委員會攻防中順利被保留,以及,若通過後,後續對於新基金的規劃方向,是青年公教應持續關注的。

3月時林萬億政委拋出另立基金的想法,進入考試院後也被正式提案討論。後來,出考試院...
3月時林萬億政委拋出另立基金的想法,進入考試院後也被正式提案討論。後來,出考試院的「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草案」版本中,明確提到109年7月1日年以後新進人員的退撫制度會重行規劃,跟現在制度脫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公務員放生條款:公私年資可攜

再來,值得關注的是「年資可攜」方案,這是年金改革方案中較被忽略的地方。

對於青年公教來說,年改方案幾乎已經確定公務員的退休金請領年齡要延後到65歲,高中以下教師也要延到60歲(特殊職務及危勞族群的退休年齡另外設計)。以目前平均27-29歲就加入政府或學校的年輕人來說,在政府中要打滾超過35年,如果中途想轉換跑道,這個年資可攜方案就要繼續留意。

原本1月20日送出年改會的版本中,有「年資可攜」的方案,如果公務員中途離職轉到民間公司,可以採取「年資合併計算、年金分別計算」方式,將公務年資累計的退撫年金保留到退休後領取。這個概念到了考試院的版本階段,銓敘部提出公部門任職年資5年以上者就符合「年資可攜」的資格,不過有些考委認為,這可能會造成公部門的出走潮,建議將資格限制拉高到「任職年資10年以上」。

年資可攜方案的吸引力,就是公務員可以放心中年轉業。過去,許多公務員不敢從公務圈中離,就是擔心退休年資無法採計。若公務年資可以保留,提升了公務員中年轉業的籌碼。不過,如果最後版本是「任職年資10年以上」者才符合年資可攜的資格,那就代表,初任公職27歲,要到37歲才能攜帶年資轉換跑道,嗯,37歲轉換跑道,可能需要一些勇氣。

過去,除了年資不可互攜,另外對於公私人才流動設下限制的,是現行制度中對於非現職公務員(中途離開政府,但仍具有公務員資格者)回任政府的不友善,雖民國98年銓敘部曾函釋,各機關辦理公開甄選作業「不宜限定以現職人員為參加甄選之條件」,但實際上,大家都清楚,離開政府再回任公職成功的,要不就是行政首長特別關愛,要不就是那個公開甄選的缺是個屎缺,沒人想去才會輪到非現職公務員。

改革方案中,一般公務員幾已確定(軍警消等特殊、危勞族群除外)65歲才能起支退休金,漫漫的公務生涯中,如果一上車就要一票玩到底,對於人性來說,真是莫大的綑綁。靠退休金留人,絕對不是活化人力的好主意,政府還是得設法創造能夠彈性發揮的公務環境,才能留住人才,而不是靠退休金的領取資格來綁人。

年資可攜方案的吸引力,就是公務員可以放心中年轉業。不過,如果要「任職年資10年以...
年資可攜方案的吸引力,就是公務員可以放心中年轉業。不過,如果要「任職年資10年以上」者才符合年資可攜的資格,那代表中年公務員轉業可能需要多點勇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改革後還是要持續監督

此外,雖然對於青年公教來說,退休金是長達30年之後的事情,因此許多人存在著「無法預期、難以預料」的觀望姿態,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次的年金改革,不會是最後一次的改革。青年公教必須要持續監督年金改革方案的版本,並且積極參與「退撫基金監理委員會」的運作。

現行的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監理委員會委員產生辦法中,軍公教人員代表組成如下:

  1. 公務人員代表五人,其中四人由中華民國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推派之;其餘一人由銓敘部推派之。
  2. 軍職人員代表二人,由國防部推派之。
  3. 教育人員代表三人,其中一人由中華民國全國教師會推派之,一人由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推派之;其餘一人由教育部推派之。

這樣的委員代表遴選方式,讓青年公務員喪失參與的空間,未來,退撫基金的監理運作,必須要納入年輕的軍公教代表,才能讓各個世代,在基金制度上都有發言建議的空間!

點圖看更多「國家年金改革」專題

  • 提撥率試算:以七職等年功俸一級(415俸點,本俸27435元)計算,12%提撥率下每個月要撥的金額是2304元;15%的提撥率下是2880元,18%的提撥率是3456元。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