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尋找潛水夫】台北文明下的北捷工人——羅義翔

前捷運工人羅義翔,接受潛水伕症工人口述史訪談。 圖/張榮隆提供
前捷運工人羅義翔,接受潛水伕症工人口述史訪談。 圖/張榮隆提供

地上到地下

從小在花蓮三民長大的羅義翔,國中畢業的第二天就離家,和同班同學一起上台北工作,在學長介紹下在包吃住的工地做油漆工。民國76年,日薪一天三百元,在當時算是很不錯的工資(比起那時修汽車一天一百五)。從鄉下移動到都市,羅義翔對台北充滿好奇,下班後的興趣就是想買些漂亮的褲子衣服,逛饒河夜市,那時,16歲的他,最大的夢想是買台五六萬的追風王牌摩托車。

輾轉做過許多工作的羅義翔,當兵回來後,先是跟著哥哥學做油壓沖床,後又經由國中同學張玉書介紹,前往台北安坑做隧道、挖北二高。當時羅義翔與一起工作的國中同班同學,都受聘於日商青木公司的子公司竹和。竹和承攬了北二高的隧道發包,羅義翔在隧道裡的工作,主要是負責電焊與氧氣乙炔的切割,一個多月後,由於母公司青木承攬的台北捷運新店線工程缺人,羅義翔就被調派去支援,開始了在新店線CH221標捷運壓氣坑道內為期半年的「潛水」。

民國83年,羅義翔轉調到捷運新店線工作,八人一班,每天做八小時,由怪手挖土,工人再綁鐵噴漿,每天大概可以前進3到4公尺的坑道作業。羅義翔在裡頭有時會開小火車出坑倒土。

捷運工程進行時,每一個工班都有一名技術指導的日本工程師。日本工程師出入坑的時間幾乎跟臺灣工人一樣,唯獨下工後減壓出坑時,日本工程師獨自減壓的時間會比羅義翔等人更久,但卻從沒跟工人說明充分減壓的必要性。羅義翔回憶到,當時沒想過那麼多,下了班就趕緊回家,也沒懷疑過加減壓不足會有什麼危險。

當年的工程除了臺籍施工工人,亦有泰籍工人會進入坑道,或遞文件或進行清掃工作,勞動條件比臺灣工人更差,工程結束後,羅義翔與同鄉開始發現罹患潛水夫症職業病之時,他也不知道這些移工的身體狀況是否也如他們一般。

二十年前,捷運潛水夫症工人集結抗爭,就已提出捷運工地的加減壓程序嚴重違反勞動法令,指出承包廠商未確實落實安全教育訓練,也沒有認真執行工守則,要求青木新亞聯合承攬公司給予部分罹病工人職災賠償。

當年羅義翔的病情較輕,未能取得賠償,二十年後,羅義翔與其他未獲賠償的捷運工人,經醫師診斷骨頭已有壞死症狀,才與捷運局重啟談判。不料歷經一年多的馬拉松勞資爭議調解,至今年(2017年)一月中旬,捷運潛水夫症第五次的勞資調解會議中,台北市捷運局的黃主任仍信誓旦旦說,當時一切工程都嚴格實施配合壓氣輔助工法,工人們出入坑與加減壓的時間也都完全依照規定執行。

會後,羅義翔不服氣地表示,按照勞動部頒布的異常氣壓作業準則規定,以新店線坑道內1.3 ~ 1.5大氣壓來說,若入坑工作四小時後,第二次進坑道前需待足九十分鐘,這段期間不應從事任何工作,就是休息;此外,從第二次下坑道再出坑道以後,也需減壓至少六十到九十分鐘。但依羅義翔描述的工作節奏,若早上第一次入坑工作至中午出坑,加減壓及吃飯時間總計只有一小時,下午一時又要第二次入坑,再度工作四小時後,出坑時也只做減壓大致五到十分鐘。工人們具體的勞動經驗與捷運局官員的說法落差甚大,最終調解破局,面對未來的職災訴訟,罹病工人們仍有漫長的路要走。

2017年1月16日羅義翔(中)與潛水夫症案的志工群,一起到台北市政府和捷運局進...
2017年1月16日羅義翔(中)與潛水夫症案的志工群,一起到台北市政府和捷運局進行勞資爭議調解。 圖/張隆榮提供。

與病共處,漫漫長路

如果可以,希望不要得這種病。

所謂減壓症,或潛水病,即是減壓的過程太過急速,氮氣泡脹大後於體內流竄,大部份會卡在關節處造成缺氧,造成骨頭壞死。羅義翔剛開始發病時,兩個手臂跟膝蓋開始異常痠痛,都以為是痛風就吃痛風藥,但都沒有效。他一一點名那些當時與自己一起工作的同鄉同學朱志誠、陳順明、李世憲、李國寶,羅也希望可以不要有這種病。確實,真的在痛的時候會痛到你受不了。

做職業病鑑定時,他帶著也發病的花蓮同鄉張玉書和劉文兆,先到台北忠孝醫院檢查,再拿著資料到台中醫藥學院做核子醫學診斷,就這樣跑了三、四趟,最後再回到基隆去做高壓氧治療,一次須做五、六個小時。

漫漫長路的奔波,耗時費力的看診與治療,錯過最有效的黃金治療時間。羅智翔帶病共處了十多年,逝去的青春與身體的苦痛,不知能向誰討。

離開北捷工程以後的羅義翔,毅然回到花蓮做了一年多的西瓜工,問他為什麼沒有猶豫?羅義翔表示,雖然在台北賺的錢多,卻幾乎存不下來,收入多,但開銷也大,在鄉下比較自由。

身為家中八個小孩中的老么,因為兄弟姐妹多在台北桃園,羅義翔輾轉在桃園楊梅定居下來,娶妻生子,做資源回收迄今十五年,隨著台北捷運潛水夫工人的紀錄片拍攝與重啟談判,才又與當年多為同鄉好友的工人弟兄們接上。

捷運潛水夫症抗爭,迄今已二十個年頭,回顧許多當年罹病的工人,有的已逝世,有的則隨著年頭益發嚴重,當年的一次性補償與和解方案,顯示實質輕看了潛水夫症的累積性與對人體的損害程度,更反映政府與醫療制度面,對職業病鑑定與給予工人醫療系統支持的缺乏。

時至今日,台北捷運工程已完善,新北捷運三環三線則正大張旗鼓推動,盼政府與市民眼前望著交通便利的願景同時,勿忘當年北捷工人的付出、犧牲與辛苦。而這樣的一批工人,仍在為爭取應得而未得的權利抗爭中。

羅義翔手拿105年診斷證明書,鑑定右膝及兩肩酸痛,為退化性關節炎。 圖/張隆榮提...
羅義翔手拿105年診斷證明書,鑑定右膝及兩肩酸痛,為退化性關節炎。 圖/張隆榮提供。

專題/尋找捷運潛水夫(點圖前往)

  • 文/周虹伶。輔大心理所,新莊人,家在當年為蓋新莊捷運強拆樂生療養院旁。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