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與神同行:千年之後,糾纏不清的父兄與家國敘事

《與神同行》應可歸類在韓國常見的法庭類影劇,只不過故事背景設定在陰間。 圖/采昌...
《與神同行》應可歸類在韓國常見的法庭類影劇,只不過故事背景設定在陰間。 圖/采昌國際提供

最近上映的韓國電影《與神同行》1、2集票房火爆,被稱為催淚鉅片,據說看過的人無不淚灑戲院。好吧,可能天氣太熱我火氣比較大,也可能只是我不夠熱血,在趕熱鬧看完兩集後,我並沒有被催淚成功,反而被即使死後到陰間都無法逃脫的意識型態與敘事方式,搞得有點火大。

《與神同行》講的是一對兄弟死後在陰間發生的故事。哥哥金自鴻(車太鉉飾)是個正直又盡責的消防員,為了拯救一個小孩而墜樓喪命。來自地府的三位陰間使者出現在他面前,指引金自鴻通往死後的世界,並積極幫助他在七七四十九天內通過陰間審判,獲得轉世的機會。

這三位陰間使者分別是「隊長」江林公子(何正宇飾)、「護衛」解怨脈(朱智勛飾)、「助手」李德春(金香起飾演)。另一方面,弟弟秀鴻(金東旭飾)在軍中服役時意外死亡,因為憤怒與不甘,成為了無法超生、徘徊在人間的冤魂。這個冤魂的出現震撼了陰間,也影響哥哥金自鴻在地府的闖關。

隨著陰間審判的進行,人們(與陰間的諸神們)不但逐漸理解發生在兄弟之間的故事,也開始理解三位陰間使者與閻羅王之間糾纏千年的愛恨情仇。當然,故事最後有了圓滿的結局,生前未完結的遺憾與過失,皆得到被諒解的機會;死者們也都順利地通過審判,得以轉世,甚至得以在陰間完成生前未盡的夢想。

這部電影由很受歡迎的同名韓國漫畫改編而成,電影版雖然壯觀催淚,卻與原著故事有很大的不同,而正是這些改編內容,呈現出韓國社會的意識形態與敘事方式。

菁英的話語權

《與神同行》應可歸類在韓國常見的法庭類影劇,只不過故事背景設定在陰間,多了華麗的場景與盛裝打扮的陰間諸神。在各個關卡審判中,靠的是陰間使者協助亡者進行辯護,身為當事人的亡者就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看著法庭中進行關於自己有罪與否的攻防。原著漫畫中是由一位陰府律師為亡者進行辯論,電影中的辯護者角色則被賦予在陰間使者身上。

在韓國社會中,法律相關從業者像是律師、法官、監察官等一向享有著相當崇高的地位(當然很多國家都一樣)。這些菁英掌握了話語權,甚至能影響人的生死或定罪,就像電影中被審判的兩兄弟,幾乎全程只能保持沉默,由陰間菁英們為他們進行辯護。

人間社會已這麼不平等,至少死後的社會可以平等一點吧?不過從電影看來,不管在人間抑或陰間,話語權仍掌握在少數菁英的手中。

電影中出現的男性,都非常符合保護者的雄性角色,像是威武的將軍、英勇的消防隊員、軍...
電影中出現的男性,都非常符合保護者的雄性角色,像是威武的將軍、英勇的消防隊員、軍人及陰間使者。 圖/采昌國際提供

兄弟vs.父子敘事

電影中被審判的金氏兄弟,其實在原著漫畫中並沒有任何關係。這樣的劇情改編,很符合韓國電影中常見的「兄弟情」主軸。

除了金氏兄弟,還有另一對兄弟——陰間使者三人組中的隊長江林公子與使者解怨脈——兩人生前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弟弟解怨脈是被江林公子父親江文植將軍收養的外族孤兒。哥哥無法接受沒有血緣的弟弟,更無法接受弟弟比自己更受父親的寵愛與肯定,於是懷恨在心,種下後來糾纏千年的孽緣。

由此看來,兄弟之情背後所連結的,其實是父子關係。兩對兄弟的關係,剛好呈現出隱藏在背後父子關係的重要性。

金氏兄弟生活中缺席的父親,使得兄弟倆不管是在人間抑或在陰間,都呈現出一種被動的、軟弱的狀態:舉凡兄弟倆從幼年到成長後的貧窮困苦、弟弟準備司法考試時的頻頻落榜、哥哥救火時的意外死亡、弟弟當兵時被同僚及長官的誤殺冤死。種種情節,似乎在表達父親缺席下人生(甚至死後)的重重困難與不堪。

相較之下,陰間使者兄弟檔因生前有位強大的將軍父親,不僅活得順遂,更繼承了父親的權力;死後也因其父親成了陰間最有權勢的閻羅王,而成為有能力的陰間使者。千年的陰間使者修行,與其說是父親對自己及兄弟倆的懲罰,不如說是父親用來磨練兒子們的方式,如同生前嚴格磨練兄弟成為將領一樣。

金氏兄弟檔的母親(左),是一個不能說話又貧窮無能的聾啞女性。 圖/采昌國際提供
金氏兄弟檔的母親(左),是一個不能說話又貧窮無能的聾啞女性。 圖/采昌國際提供

無語/能女性vs.強勢男性

相對於父子/兄弟關係,電影中的女性角色皆為纖細而無能的形象(陰間女神們除外)。

強勢閻羅王與陰間使者父子/兄弟檔生前活得轟轟烈烈,不過他們的妻子/母親不曾出現過。而金氏兄弟檔的母親,是一個不能說話又貧窮無能的聾啞女性,而且還體弱到變成兄弟倆的負擔,讓大兒子差點出手弒母,而過不了陰間的「天倫地獄」審判。這跟我們常見到的強悍韓國阿珠媽形象,差距頗大。

陰間使者之一的李德春,更是符合傳統對女性作為溫柔照顧者的期待。李德春生前是女真族平民,居住的村莊遭高麗軍突襲成了孤兒,帶著其他孤兒們逃進北方深山。因緣際會下遇見被流放到北方的高麗武官解怨脈,被救了一命。後來,李德春即使知道解怨脈是殺害自己父母的兇手,也能夠因為長期被解怨脈保護及照顧而原諒對方,甚至為了保護解怨脈而死於江林公子劍下。

身為陰間使者中唯一的女性,李德春生前是孤兒們溫柔的照顧者,被解怨脈保護著;死後即使成為陰間使者,也是一個不會武功需要被保護的角色。

反觀電影中出現的男性,則都非常符合保護者的雄性角色,像是威武的將軍、戰士、英勇的消防隊員、軍人、武功高強的陰間使者,甚至是最高權威的閻羅王等。男性角色在電影中,不管活著或死著,都被描繪成強勢有力的一方。

至於被成造家神(馬東石飾)保護的破落祖孫二人組,又是一個女性缺席的家,看不到女性的點滴生活痕跡,連家神都是一個孔武有力的男神形象,這與傳統韓國家庭中以女性為維持主力的傳統不太一樣。

身為陰間使者中唯一的女性李德春(右),死後也是一個不會武功需要被保護的角色。 圖...
身為陰間使者中唯一的女性李德春(右),死後也是一個不會武功需要被保護的角色。 圖/采昌國際提供

家國情節

父子、兄弟之間的千年恩怨解不開的情節就算了,最慘的是這個故事還糾雜了國家之間的愛恨情仇,剪不斷、理還亂。

兄弟相爭不是少見的事,不管豪門或庶民,也很常上演這種情節。只是這裡的兄弟相爭不只在自己家裡爭,還拉進家國的因素——千年前是高麗、女真、契丹之間的國仇家恨,到了陰間還要上演最高層級閻羅王與兩位兒子之間的糾纏——看完後忍不住感嘆,原來地獄(陰間)朝鮮也還是家族企業在經營啊。

至於電影第二集中出現的恐龍,也有點突兀,不過這或許可以對應到另一種「國家競爭」敘事。

韓國最初推動電影產業時,時任總統的金泳三出席了一場國家科學技術諮詢會議,得知1993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侏儸紀公園》一年間賺進了8億5000萬美元(相當於當時韓國汽車出口150萬輛所得的收益),非常震撼,於是下令積極推動文化產業。1994年火速在文化觀光部內設了文化產業局,下設電影振興課來推動韓國的電影產業。

《與神同行》導演金容華在受訪時坦言:「看《侏羅紀公園》的感覺太深刻,在寫劇本時,就想到如果恐龍跑出來,應該能增加觀影樂趣。向史匹柏致敬的同時,也能展現韓國動畫技術。」也就是說,該情節算是多年後韓國電影界向好萊塢嗆聲的方式:事隔多年,韓國電影做到了當初做不到的事。

最後,即使以上種種情節讓我在理性思考上相當不適,但我必須承認我還是極為享受觀看這二部電影的過程。畢竟陰間世界俊男美女極多,使者們與閻羅王不但顏值高,且陰間造型十分時尚有型,讓人不忍過度苛責理性上過不去的地方。只好眼冒愛心多看幾眼,彌補一下在平凡人間無法滿足的雙眼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