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我們討論他國疫情:如何理解新聞裡的印尼防疫?

印尼民眾對於感染的強烈擔憂,並沒有因爲零確診數而下降。圖攝於3月6日,印尼。 圖/路透社
印尼民眾對於感染的強烈擔憂,並沒有因爲零確診數而下降。圖攝於3月6日,印尼。 圖/路透社

「只要不檢驗,就不會有確診數。」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確診病例不時成爲人們的調侃對象。

印尼並不是唯一被懷疑檢驗量不足而導致確診數失真的國家。在這之前,台灣鄰國日本、韓國,以及經常成爲懷疑對象的中國大陸,都在懷疑清單中。相比中、日、韓歸咎於執政者的不作爲,印尼的明確因素——檢測昂貴,所以不測——會讓人覺得已是答案本身,而不需要追問下一個「爲什麼」。

這樣的理解不完全正確。本篇文章不打算說明印尼其實很好或更差,而旨在討論當我們透過新聞片段理解他國時,背後可能還意味著什麼?

印尼零確診的質疑

最早對零確診提出疑慮的是《雪梨晨峰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其1月31日的報導中,引述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Eijkman Institute for Molecular Biology)的主任安民(Amin Soebandrio)證實,印尼缺乏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下稱新冠肺炎)的專屬檢測器材。

數日後,安民澄清原意是指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缺乏器材,而非印尼整體缺乏。艾克曼研究所是印尼僅有的三家獲世界衛生組織(下稱WHO)認證的生物研究實驗室,但只有直屬衛生部的生醫中心Balitbangkes,被授權執行檢測新冠肺炎。

2月2日,印尼從武漢撤僑238人,被安置在納土納島(Natuna)隔離。納土納島位於南中國海,除了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間,因中國軍艦宣示海域主權駛近,才引起印尼國內關注,此前一直都在政治與經濟上位處邊緣。

隔離初期,島上居民曾爆發抗議,認爲政府並沒有做好事前溝通和安全措施。因昂貴而不檢測的認知也自此開始:一名衛生部官員對外告知,由於返印人員均無症狀,加上價格昂貴(10億印尼盾,約220萬台幣),故不做檢測。這段期間,隔離人員只觀察是否出現症狀。衛生部長也在不同場合為只進行少量檢查辯護:「我們必須理性地避免預算不足」。

如果是基於各國撤僑後均增加確診數,而認定印尼零確診「很奇怪」,原因可能是我們沒完全理解各國面貌。例如加拿大從武漢撤僑、印度645人、尼泊爾175人、馬來西亞第二次撤僑的89人等等,皆經檢測顯示未確診。

此外若按照標準程序,只有在中國通過健康檢查的人士才得以搭上撤僑專機,應是「無確診」才合理。至於最後仍出現確診,則與新冠肺炎特性有關。

印尼並不是唯一被懷疑檢驗量不足而導致確診數失真的國家。圖攝於3月5日,印尼。 圖/法新社
印尼並不是唯一被懷疑檢驗量不足而導致確診數失真的國家。圖攝於3月5日,印尼。 圖/法新社

印尼的檢測費太高?

印尼的檢測費真的太高嗎?根據報導,由WHO提供的試劑,在馬來西亞約爲100馬幣(約716台幣)。

不過,檢測成本並不只在試劑,後續運輸、檢測與人事都是一筆龐大開銷。由於準備不足與平日需求不高,即使是同樣的檢測,在公衛體系較落後的國家,其檢測成本很可能不會隨着人均所得而下降,反而更高。若僅基於沒有執行超出WHO指示規格的檢測,而被視爲防疫能力差,其實並沒有考慮到成本與負擔比,以及全球經濟發展不均的背景。

若根據WHO對可疑案例(suspect case)的解釋——包括有急性呼吸道感染並從疫區返回的14天內出現症狀;急性呼吸道感染與接觸史;急性呼吸道感染以及沒有其他確診病因——台灣無症狀仍檢測,或有其他病因仍回溯式檢測的做法,以當前結果來看,的確能夠更成功地應對病毒的狡猾特性。

一些論者認為,質疑印尼沒錢做檢測,其實反映了台灣人的刻板印象與傲慢,但筆者必須強調,金錢的確是因素之一,但社會不應以「偏見」之名,蓋過需直面的事實。

從檢驗開銷來看,印尼政府不至於無法給付。面對旅遊業重挫,印尼曾高調宣布將花費720億印尼盾進行旅遊推廣,但在輿論批評(針對聘請網紅宣傳的預算尤其激烈)和出現確診後撤回。顯然在防疫前期,印尼政府的重心更著重於經濟。

此外在印尼,其他傳染疾病更具威脅,例如結核病與瘧疾,造成過百萬人感染。雖然近年來,印尼在對抗結核病上已取得明顯成果,但仍然承擔高醫療負擔比。點開台灣疾管署的旅遊疫情建議分級別網頁,可以發現印尼在茲卡病毒、登革熱、麻疹和白喉中,也列爲一級注意。

站在印尼官方立場,遵守WHO規範視爲是防疫的重要一環。圖攝於3月4日,印尼。 圖/美聯社
站在印尼官方立場,遵守WHO規範視爲是防疫的重要一環。圖攝於3月4日,印尼。 圖/美聯社

他國對WHO的認知

站在印尼官方立場,遵守WHO規範被視爲防疫的重要一環,也能藉由國際組織的評價取信於國民。作者比較分析WHO發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的時間,H1N1花38天、茲卡病毒65天、伊波拉花上最久的138天。公布速度除了反映病毒傳染差異,可能原因還包括對美國是否已造成影響。

過往例子顯示,PHEIC與是否有美國公民感染有關。因新冠肺炎所發布的PHEIC,也是在美國第7例確診的1月31日公布,但因中國確診例大增,國際焦點仍集中在亞洲。無論過去與現在是否出現偏幫中、美因素,都必須瞭解到WHO對公衛體系較弱的國家所具有的權威作用,同時也更能理解WHO的判斷失誤,對部分國家所造成損害之巨,而不只是誤信如此簡單。

在台灣鄉民眼裡,WHO(或者常被嘲諷爲CHO)已經相等於親中與不可信任的組織,如此評價自然有所偏頗,也說明了台灣對遵守WHO規範所代表的意義與認知感受的不同。台灣讀者過去比較留意到WHO對中國防疫的讚許,也就更深信出現偏幫。

WHO這類「愛的鼓勵」並不只限於中國,例如稱讚印尼撤僑反應、越南高效防疫、新加坡防疫措施,和表達對馬來西亞防疫能力信任等等。這些國家與台灣相較或許不那麼亮眼,但必須放在當地脈絡理解,且當地媒體往往會報導WHO的評論,藉以建立防疫信心。

印尼的醫療狀況

印尼的醫療狀況並非那麼糟糕。在一項全球衛生安全指數評比中,印尼的防疫、偵測與反應評比皆名列30至40之間,在總共195個國家中,不算太差。然而其實時監控能力低,僅能排在第90名。

作爲新興國家,印尼醫療硬體設備近年有顯著成長。且爲了落實全民可負擔醫療,政府積極推廣全民醫療社會保障(BPJS),覆蓋兩億人口。不過,受限於未成熟的公衛習慣、醫療人員不足、地理分散(全球最大群島國家)等因素,在實際操作與發揮時,仍面臨諸多限制。

印尼並沒有獨立於政府的防疫指揮部,目前仍直接由衛生部負責,且檢疫機構也非獨立,更容易加深外界的不信任。YouGov在1月31日至2月11日期間的簡單調查,也透露出國民的憂慮。該調查旨在討論各國人們對新冠肺炎的態度與認知,各採1,000人左右爲樣本。

在其中一項評估新冠肺炎對本國的威脅程度中,72%的印尼受訪者認定對本國是最高級別的主要威脅(作爲對照,中國爲77%,而台灣爲63%)。在受訪期間,印尼是唯一在國內沒出現確診數,卻認爲新冠肺炎在國內的威脅,比在全球範圍來得高的國家。

人們對於感染的強烈擔憂,並沒有因爲零確診數而下降。這樣的理解自然有其原因,一方面是基於對政府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在客觀數據下,印尼是中國遊客主要到訪目的地,2019年的數字爲190萬人次。

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確診病例不時成爲人們的調侃對象。圖為學生表演防疫戲劇,攝於2月6日,印尼。 圖/路透社
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確診病例不時成爲人們的調侃對象。圖為學生表演防疫戲劇,攝於2月6日,印尼。 圖/路透社

零確診如何成爲「問題」?

最後,不妨談談印尼零確診是如何成爲「問題」的。2月時,當大部分國家只有零星本土或外來移入個案時,爲何印尼會被單獨討論並質疑?相關文章一般會舉出兩個原因,除了印尼與中國密切的往返流動數字,也因爲東南亞主要國家都已出現本地案例。在鑽石公主號以前,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是中國以外的主要疫情國家。

為了解釋零確診,排除禱告、種族優秀等明顯可排除的說辭,最常出現的說法,是印尼早在2月初決定徹底停止中國往返航班,並拒絕最近14日曾到訪中國的非國民入境。想當然地,這項防疫措施隨後遭中國批評傷害雙邊關係。

我們姑且不討論這套做法的防疫意義。印尼最初的確診者,實際上是因爲接觸到受感染的日本人,因此難以證明上述措施究竟是否有成功延緩病毒入侵。不過,這項舉動遭到外國讀者「挪用」,藉此批評印尼政府未完全禁止中國入境。封鎖或許可以延遲疫情蔓延,但如果本身沒有充足的防疫機制,也會經由其他地方進入。

此外,印尼的防疫經驗也與台灣不同。SARS在台灣擁有難以抹滅的記憶,因此在新冠肺炎初期新聞,大家往往以確診和死亡超越SARS,作為嚴重程度基準(「SARS很可怕,超越SARS就是更可怕」)。對於未在SARS時期重創的國家,SARS的比喻並未達到相同效果。

2003年的SARS,印尼只出現兩例確診,無死亡病例;2015年的MERS,因穆斯林朝聖而與疫情流行區中東有往來密切關係的印尼,顯示為零確診。與此時相同,人們也曾懷疑印尼的低確診數。時至今日,印尼並沒有出現所謂掩蓋不住的大爆發。或許當時零確診就是事實,也或許某些原因逃過一劫,無人知曉。

小結

當印尼於3月2日首次確認出現兩名確診病例時,許多媒體使用「終於」作爲標題,彷彿出現確診才滿足自己的期待。

考量防疫狀況,懷疑印尼已出現未檢測到的確診病例並不過分,但是否能作爲事實認定?又要有多少病例,才是合乎期待的數字?從病毒傳播模型與防疫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數字來回答這個問題,但不應該是期待值。

新冠肺炎擴散的這段日子,各國疫情資訊清單上會出現熟悉程度不一的國家名字。當我們在閱讀新聞報導時,又從各國的防疫反應看見什麼?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趁機理解的。

印尼早在2月初決定徹底停止中國往返航班,並拒絕最近14日曾到訪中國的非國民入境。圖攝於2月4日,印尼。 圖/路透社
印尼早在2月初決定徹底停止中國往返航班,並拒絕最近14日曾到訪中國的非國民入境。圖攝於2月4日,印尼。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