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對社會地位的自覺:為什麼人總「自我感覺良好」?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學校餐廳換新的收銀員,來上班的第一天讓我赫然發現自己是窮人。當時我讀四年級,印象中餐廳向來都是同一個收銀員。我知道有些孩子每次吃飯都要付錢,其他的則和我一樣,從來不用付錢,可以吃免費的午餐,但是那個老收銀員不管我們付不付錢,從來沒有攔過任何人,排隊學生依序通過,過程就像塑膠餐盤,在軌道上滑動一般順利。

後來有一天她離職,換一個比較年輕的女人,看起來很假正經。那一天我托著餐盤通過時,她把我攔了下來,要我付1.25美元。我震住、並開始語無倫次起來,因為身上一毛錢也沒有;假如有的話,我會很樂意把所有的錢掏出來,只求逃離現場。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年紀較長的女人出現了,她又高又瘦,穿著粉紅色馬球衫,活像隻頂著工作帽的紅鶴。她探過去對收銀員咬耳朵,然後收銀員就揮揮手讓我過去了。排隊領午餐的隊伍終於再次沉默的前進,可是接下來的那個星期真難熬,好在收銀員總算搞清楚誰該付錢、誰不必付錢了。

那一刻至今依然銘記在我心頭——赫然明白自己吃免費午餐代表什麼涵義,就算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感覺得到雙頰臊熱。儘管我們家沒有變得更窮,可是對我來說,那一刻改變了一切。我開始注意到自己和同學之間的差別,雖然穿一樣的學校制服,不過他們看起來就是比較光鮮亮麗,是因為鞋子比較好嗎?他們甚至連髮型也比別人好看,可能是去理髮廳剪的,不像我們家是用一個大碗和一把剪刀。

孩提時代的我本來就內向,自此之後在學校更是一言不發。我能和誰講話呢?一座新的社會階梯忽然在我面前展開,鞋子、髮型、口音代表一階階的梯級,而我才剛開始學習轉譯它所傳遞的密碼。其實除了我個人的想法之外,周遭環境絲毫沒有改變,可是現在的我實質上已經變成窮人。這件事改變了我的注意力,知覺、思想、行為也跟著產生變化,進而改變我的未來。

要了解人們如何思考地位一事,不妨看看以下的階梯圖。想像一下,最富有的人站在這道梯子的頂端,擁有最多錢、最好的教育、待遇最優渥的工作。至於站在梯子底部的則是最貧窮的人,擁有的錢最少、教育程度最低、從事的工作最需要勞力——前提是找得到工作的話。如果你想和別人比經濟地位,不妨先估量一下,自己屬於哪一個階級?

這張簡單的示意圖運用的範圍極廣,因此常被拿來衡量主觀的社會地位,姑且稱之為「社會階梯」(Social Ladder)。假如我們曉得一個人的收入、教育程度、職業聲望,應該就能夠準確預測,這個人會把自己放在哪一層梯級上。

可惜我們做不到——甚至遠遠達不到該有的預測準確度。一般來說,收入、教育程度、職業聲望較高的人,確實會把自己放在比較高的位置,然而這些因素只占一小部分。就拿1,000個人的樣本來打比方,有些會把自己放在頂端,也有些人自認位於底部,但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處在中間位置,問題是只有大概20%的人,在自我評量社會地位時,是以收入、教育、職業聲望作為基礎。

傳統的地位象徵,和當事人對地位的主觀知覺之間,關係微薄得令人驚訝,這意謂許多人儘管在客觀標準下堪稱富裕,可是要他們自我評估時,卻把自己放在較低的地位層級。同理可知,許多人被客觀標準判斷為貧窮,自我評估時卻認為自己在社會階梯上,屬於較高的層級。

對於這樣的落差,經濟分析或許會主張人們的自我觀感,其實十分不著邊際、只不過是噪音,就像無線電臺之間互相流竄的靜電聲響。如果主觀知覺和客觀衡量標準(例如金錢)牴觸,那麼這些知覺反而弊多於利。當然,金錢的確構成自我知覺的一部分,但絕非全部、甚至算不上主要角色。

圖/大是文化提供
圖/大是文化提供

定位自己為低階層,容易罹患憂鬱症

我們必須嚴肅看待對地位的主觀知覺,因為它們透露非常多有關個人命運的訊息。如果你將自己定位在較低階層,未來歲月中就比較可能罹患憂鬱症、焦慮症和慢性病痛。一個人所選擇的梯級越低,就越可能相信超自然和陰謀論,也越可能遭遇體重過重、糖尿病、心臟病等問題,壽命也會比別人短。

澄清一下,我的這些話不僅是斷言窮人身上,更容易發生這些心煩事,而是指明那些「自覺貧窮」的人,不管實際收入有多少,都比較容易淪落到上述處境。當然,人們之所以覺得自己貧窮,原因之一是他們真的窮。可是就像先前所說,這個理由只占20%,至於其他因素,我們只能追究普通的中產階級,詢問為什麼有些人實質所得並不差,卻仍覺得自己只能勉強餬口,是個存不了錢的月光族,認為鄰居一定藏著什麼致富祕方。這些人以為如果能多賺一點錢,一切都會有所改善。想要了解地位階梯,我們不能只檢視銀行帳戶,還要開始檢討人的因素。

雖然貧富的感覺,是以與他人比較的結果作為基礎,由於社會比較總是在背後進行,於是造成若干盲點。稍微想一想,你心目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塑造你這個人的價值觀是什麼? 驅使你的動機有哪些?多年來我拿這些問題問過成千上百人,常見的答案不外乎愛、信仰、忠誠、誠實、正直。儘管偶爾會聽到異乎尋常的答案,不過整體來說,一張名片就足以容納所有的答案。

回答者不分性別、地域、政黨,所提的答案均大同小異,可是從來沒有人提到一樣東西,其實人人心裡都有數,科學研究和主觀意識也都認同它的存在——那就是「我渴望地位」。其他人也許並未意識到這個願望,可是從他們的行為來看,肯定是存在的。我們可以由這些人購買的衣服、選擇居住的房子、贈送別人的禮物,觀察到他們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從「怎樣才算足夠」——這個不斷改變的標準,體會這種心情。

假如你有幸加薪,誰知道沒過幾個月,還來不及適應新的所得水準,就又開始感覺自己像從前一樣,收入只夠勉強打平支出,也許這樣說你便能感同身受。隨著成就越高,你的比較標準也跟著提高,但是地位和銀行存摺上那一板一眼的數字不同,是永遠在變動的目標,因為地位是靠與他人不斷比較而定義。

人總自覺高人一等——烏比岡湖效應

我們在各種不同的場合,和各式各樣的人進行社會比較。神奇的是,不管對象,我們總是發現自己落在階梯的上半截,屢試不爽,畢竟那個位置的感覺最舒服。想想看,你在工作上的成就如何?你的智商有多高?道德情操如何?對朋友有多忠實?駕駛技術可好?你內心深處曉得,自己在上述方面都優於一般人——可是誰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這項發現稱作「烏比岡湖效應」(Lake Wobegon effect),該名稱是美國作家蓋瑞森.凱羅爾(Garrison Keillor)虛構的小鎮,那裡「所有女子都強勢,所有男子都英俊,所有兒童都比普通小孩優秀。」一九六五年,一項針對車禍倖存者的研究,無意間發現這個效應。

研究人員花6個月的時間,訪談西雅圖市(Seattle)某家醫院,在這段期間收治的全部車禍傷患,被拿來和對照組做比較,兩組的年齡、性別、種族、教育程度全然相仿。訪談者要求病患回答問題,並請對方為自己的駕駛能力打分數。雖然這並非該研究的原本宗旨,但後來世人卻因此記住這項研究,因為住院傷患都評斷,自己的駕駛技術優於一般人。

事實上,他們給自己打的分數和對照組並沒有不同,只是對照組成員未曾經歷過車禍。顯然出車禍住院這件事,並未動搖傷患自認是優良駕駛的想法。有沒有可能這些傷患並非車禍肇事人?研究人員仔細檢討每件車禍的警方紀錄,以釐清誰是案件中的肇事者和被害者,結果發現傷患裡頭的車禍肇事者,對自己的評價也和其他人一樣過度自信。

主辦SAT大學入學考試(按:美國申請大學的重要參考指標之一)的美國大學委員會(College Board)早就發現這種效應的另一個實例。某年約有一百萬名學生,參加當年度SAT考試,大學委員會要求他們拿自己,和中等程度學生(成績落在全體的50%水準)相比,評比項目不僅止於SAT的表現,還包括個人特質,例如領導力和合群程度。結果70%學生自認領導能力優於中等學生,85%認為自己比中等學生更擅長與人相處。

心理學家康絲坦汀.賽迪姬蒂絲(Constantine Sedikides)與同事做過另一項研究,要求受試者評估自己在好幾個方面的表現,結果他們自認比一般人更有道德感、更善良、更值得倚賴、更受到信任、更誠實。這樣的結果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只不過這些受試者是在監獄中服刑的重刑犯。他們唯一自認不如的項目是「遵循法律」,即便是這一個項目,分數仍與普通人相當。有鑑於這些人自我評價的時機是坐監服刑期間,答案看起來似乎有欠客觀。

這麼多年來,有數百項研究重現烏比岡湖效應,證明我們大部分人都相信自己的智商、毅力、責任感……甚至羽毛球技都優於一般人,事實上只要是涉及正面特質,結果都莫不如此。一個人越重視某項特質,就越容易在這方面自我膨脹。在這類研究當中,我最喜歡的一項是要求我的教授、同事評估自己和其他人的教學能力,結果竟有高達9成4的人,表示自己優於平均值。

而另一個類似這種傾向的版本,堪稱一切偏見之母:絕大多數人自認比一般人更客觀、更少偏見。當然,在心裡默默將自己推升到高處,並非我們社會比較的唯一方法,有時候我們也會把別人往下扯。最近我站在超級市場的結帳隊伍中,從旁人的交談中得知名模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變胖、鄉村歌手桃莉.芭頓(Dolly Parton)面容消瘦、女歌星麥莉.希拉(Miley Cyrus)的才華用錯了地方,有些家庭主婦一邊討論,還一邊拌起嘴來。

為什麼八卦消息像碎紙屑一樣鋪天蓋地襲來,反觀鎮上修理空調的師傅戴爾(Dale)和衛生所護士布蘭妲(Brenda)分分合合的韻事,就從來登不上新聞版面?答案當然是人們深受地位崇高者吸引。打從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時代起,位高權重者就常扮演戲劇中的主角,因為只有原本就高高在上的貴人,才有可能淪落到身敗名裂的下場。不論在真實生活或在藝術領域中,眾生的目光總是追隨富豪、名流,對周遭的凡夫俗子視而不見。

※ 本文摘編自《破梯效應:社會就是地位的階梯,比較的結果決定處境,我要跟誰比,才有實質效益而非打擊?》,更多內容請參本書。


《破梯效應:社會就是地位的階梯,比較的結果決定處境,我要跟誰比,才有實質效益而非打擊?》
作者:奇斯‧裴恩( Keith Payne)
譯者:李宛蓉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31

《破梯效應》書封。 圖/大是文化提供
《破梯效應》書封。 圖/大是文化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