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終局攬炒?「港版國安法」立法在即,中美交鋒下的香港變局

中國全國人大在5月底通過「港版國安法」立法決定。 圖/美聯社
中國全國人大在5月底通過「港版國安法」立法決定。 圖/美聯社

中國全國人大在5月底通過有「港版國安法」之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相關法律將在未來兩個月內起草,預計於9月生效。根據草案所言,法律目的在於有效防範、制止與懲罰香港境內的分裂國家、顛覆政權、進行恐怖活動或其他嚴重危害國安的行為,特別是要反制外國和境外勢力的干預。

人大強調相關法律立法完成後,將被加入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成為香港特區的憲章,等於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命令特區政府頒布實施。加上草案裡也表明,授權國家安全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機構,讓國安部或公安等組織可在香港公開運作,被外界批評為一國兩制已死。

香港已成東西交鋒點

對此,大多數國家保持沉默,少數親近中國者如朝鮮、俄羅斯、塞爾維亞等則均表支持。唯有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如英國、紐西蘭、澳大利亞等,對香港局勢感到憂心,川普政府更發出強烈聲明,將採取廢除香港特殊地位等措施,來因應習政權的一國一制。

面對華府的挑戰,香港與北京當局旋即展開反擊。香港官員強調川普政府的認知有誤,且國安法對於香港有其必要性,美國無法威脅香港;中國官員表示,任何利用香港影響中國內政的企圖都會失敗,並利用近來美國爆發的種族衝突,諷刺川普政府以雙重標準看待香港去年的抗議活動。

無論雙方如何表述,可確定的是香港已成為美中相爭的主戰場之一。這裡指的並不是香港被利用成為顛覆中國基地的無稽之談,而是作為曾經緊密連結東西的橋梁,當東西逐漸交惡,橋梁自然會是雙方首當其衝的交鋒處。

因應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川普宣布廢除香港特殊地位。圖為抗議美國作為、支持中共立法的香港民眾。 圖/法新社
因應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川普宣布廢除香港特殊地位。圖為抗議美國作為、支持中共立法的香港民眾。 圖/法新社

美緊握籌碼,待中國出招

那麼香港可能會面臨何種變化呢?

首先,由於美國的具體措施尚不明確,只能從一些蛛絲馬跡推估。目前規範美港雙邊關係的法律主要是19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以及去年甫通過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HKHRDA),前者是基於中英聯合聲明,美國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待遇的依據,後者則是以制裁方式保障香港的自主權。

舉例來說,依照法令,美國可以對香港發動川普最喜歡的關稅戰。若華府認為香港已與中國其他城市無異,將取消其零關稅的特殊待遇,相反地,只要從香港輸入美國的貨品,就會課以與中國相符的稅率。要注意的是,這並非改變香港在WTO的地位,只是美國的單方面行為,所以也可能會受到中國、香港的關稅報復。

又或者,如果美國採取行動限制香港政府獲得美元,也就是讓美元與港幣脫鉤,這將摧毀香港的銀行、航運業和物流等行業,同時引發大量資本外逃。受損者不只是當地民眾,還包括駐港的一千三百家美商,以及八萬多名美國公民,在未見國安法有所動作前,華府不至於發動此種「核選項」。

另外,美國允許設立在香港的公司使用美國製造的敏感技術,理論上這些技術並不能出口到中國。當美中貿易戰開打後,即傳出美國要立法防止中國濫用香港特殊地位,來竊取美國技術和設備,但這部分其實相對稀少,且限制香港採購敏感產品,也會消除其獨特優勢,不利於香港。

換言之,美國能使用的籌碼很多,但迄今只是擺明車馬,等待中國出招。關鍵是美國如何在保存香港和懲罰中國間拿捏,一方面需觀察香港情勢,是否適合繼續做為全球商業中心與重要投資地;一方面施壓北京遵守中英協議精神,若北京捨棄對港承諾,華府還得掌握懲罰力道,確保傷害的是中共而非港人。

當北京祭出境外勢力論,意味著已放棄將香港和平融入中國的前景。 圖/法新社
當北京祭出境外勢力論,意味著已放棄將香港和平融入中國的前景。 圖/法新社

中發動民族主義,棄經濟利益鞏固政權

然而,對中國來說,美國的壓力早在預期內,也有相對應的準備。當北京祭出境外勢力論,意味著已放棄將香港和平融入中國的前景,即使美國對香港採取行動,恐怕已不足以阻止中國。

有論者認為,習政權衡量香港的價值後,認定若繼續維持當地自治,民主訴求將升格為反共運動,有害於中共統治的合法性。相較之下,吸收外國資本或充當轉運樞紐等經濟利益,就顯得沒那麼緊要,北京現在需要的是社會穩定以轉化政治支持,香港的抗議聲浪尤其顯得突兀。

考慮到1997年移交前夕,香港GDP佔中國的17%至18%,時至今日約剩3%,且這個數字可能還會繼續下降,政治壓倒經濟的觀點有其說服力。加上近年來,深圳港急起直追,吞吐量已超過香港;上海科創板(STAR)去年的IPO也勝過香港,今年很有可能維持優勢。由此可見,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正在逐年遞減。

更關鍵的是,當習政權正面臨川普政府的挑戰、美中權力轉移之際,在多數中國人眼中,香港特區仍具鮮明的殖民色彩,而對付香港抗爭背後的境外勢力,正符合中共「反帝」的傳統思維。

也就是說,為了銘記屈辱世紀、一洗百年國恥,中國不僅要取回被帝國主義佔領的土地,還要重新控制這塊土地與民心,而無須接受任何外力干涉。在此前提下,香港必然成為習政權與中國人民追尋「強國夢」的祭品。

香港問題基本上是北京與港府代理人的治理失敗。當權者既未能解決人民對普選、貧富不均等問題的不滿與憤怒,又不願妥協與承認強硬執法的錯誤,於是將問題簡單上綱,用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解決內部矛盾。

若香港再發生抗議,中國國安部隊的優先目標在於識別和消除對中共構成威脅者,包括外國個人和組織。 圖/路透社
若香港再發生抗議,中國國安部隊的優先目標在於識別和消除對中共構成威脅者,包括外國個人和組織。 圖/路透社

「港版國安法」不只影響港人

目前尚不清楚「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習政權會投入多少資源,以有效制止香港未來可能的抗議浪潮。如果想達到中國其他地區的控制程度,將需要付出極大的力量、資金和政治意願,像是國家安全機構在香港建置不受限的監視系統、高科技數據庫和應用程序等工具,以及佈署北京直轄的安全部隊。

由於中國的國家安全部是模仿俄羅斯的克格勃(KGB)為設計原型,主要掌管情報、偵查、意識形態等業務,可說是包山包海。透過空泛的法律定義,如顛覆、煽動等名詞,國安機構得以迅速拘留被指危害國家安全者,在西藏與新疆等地已經獲得成功實踐,香港也可能比照辦理。

不同於香港警察維持治安的功能,若香港再發生抗議,中國國安部隊的優先目標在於識別和消除對中共構成威脅者,包括外國個人和組織。一旦國家安全部之類的機構在港生根,將堅決捍衛中共指令,並在香港履行與中國相同的職能。

若天真的以為新的國家安全法只適用於港人,就大錯特錯了。國安機構除了對付異己外,也會收集外國人的情報——像是駐港媒體——做為箝制言論的工具,便如同日前中國驅逐紐時等外媒記者,屆時香港的言論空間將更被壓縮。

更重要的是,中國國安機構也會為國有企業提供支持,可能包括偵測在港營運的外國競爭對手,甚至使用網絡入侵、竊取智慧財產權等,例如2018年美國司法部破獲與中國國安部有關的駭客行動。香港從來都是東西情報戰的陣地,國安法無疑將加劇經商的安全困境。

終局攬炒?尚有出路?

最後,離國安法誕生還有一段時間,美中都在醞釀,試圖將局勢導向對己有利的一方,夾縫中的香港則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風險。預計在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應是國安立法後首次的試金石,不難想見會出現新衝突,如設定更嚴格的提名審核條件,封殺本土派與民主派的參政空間,反對勢力的存在將變得益發困難。

但「攬炒」之外,香港人必然還有其他的路可行,必須重新擬定新策略,甚至應該設定新戰場,防止香港被中國祭旗、美國犧牲。自由之路漫長艱辛,唯有先保存開埠百年以來的基業,才能等待變局。

離國安法誕生還有一段時間,美中都在醞釀,試圖將局勢導向對己有利的一方,夾縫中的香港則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風險。 圖/路透社
離國安法誕生還有一段時間,美中都在醞釀,試圖將局勢導向對己有利的一方,夾縫中的香港則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風險。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