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不能呼吸了」:被消失的泰國異議者萬查勒

今年6月初遭綁架的萬查勒,是泰國著名的異議人士。 圖/路透社
今年6月初遭綁架的萬查勒,是泰國著名的異議人士。 圖/路透社

6月的柬埔寨如往常悶熱,在首都金邊的大街上,37歲的泰國人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步出公寓,他手上拿著電話,正與親人談話。突然之間,一輛黑色房車截住萬查勒的去路,車上跳出幾個黑衣人,持槍綁走了他,電話那頭聽到的最後聲音,是「我不能呼吸」的求救訊號

萬查勒是泰國著名的異議人士,當年紅衫軍圍攻首都曼谷,他是反獨裁民主聯盟(UDD)的一員,促成民主黨阿匹實(Abhisit Vejjajiva)內閣的倒台。然而,2014年軍隊政變,推翻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內閣、實施戒嚴統治,萬查勒便流亡柬埔寨,開始新的反對生涯。

到了2018年,萬查勒持續在他的Facebook頁面上針貶時政,首要對象是當權的軍政府巴育(Prayut Chan-o-cha)總理。不久後,泰國警方以違反《電腦犯罪法》起訴萬查勒,罪名是扭曲誹謗政府。警方表示他發文誣賴警察與毒販同流合汙,有損國安並造成恐慌,雖然犯罪地不在泰國,但誓言要繩之以法

今年,萬查勒在金邊神秘失蹤,迄今沒人知道他的下落。事件背後暴露出的,是柬埔寨與泰國藐視人權的惡行,以及部分東南亞國家喪失民主法治精神、令人憂心的未來。

民眾於柬埔寨大使館外抗議,攝於6月8日,曼谷。 圖/法新社
民眾於柬埔寨大使館外抗議,攝於6月8日,曼谷。 圖/法新社

柬泰政府冷漠回應,民間反彈大

首先是柬埔寨的荒腔走板。當西方人權組織注意到萬查勒被綁架、媒體也大肆報導之際,柬埔寨警方卻表示對失蹤案一無所知,官員更以人權組織常公布假新聞為由,藉此轉移話題。後來在外界壓力下,柬埔寨官方終於承認有失蹤案,宣布將著手調查,並否認萬查勒遭柬方逮捕。

另一方面,泰國政府選擇低調回應。泰國外交部官員在面對國會議員質詢時表示,由於萬查勒沒有政治難民身分,因此只能等待柬埔寨完成調查,釐清失蹤原因。司法部官員和警察單位都以事件發生在他國為由,拒絕評論。副總理「錶哥」普拉威特(Prawit Wongsuwan)更將球踢回給外交部,要求外交部與柬埔寨協調。

泰國內部對於失蹤案引起群情譁然,有一些公民團體出面,向議會提交請願書,要求保護異議人士與調查特定政府機構。法政大學法學院的教職員工發表聲明,強調旅外的泰國公民,即使有案在身,泰國政府也有責任保護他們的基本權利。

網民也沒閒著,#SaveWanchalearm成為Twitter的熱門標籤,初估進行了40萬次轉發,顯見對此議題的關注。甚至連公眾人物,如泰國環球小姐都在社交平台上呼籲,並非支持特定人士,而是要政府給個答案,因為無故失蹤絕對是一種錯誤。

學生組織則發起「白蝴蝶結運動」,在曼谷各地標,如民主紀念碑榜上白色絲帶,表達反對政府獨裁。有數名學生被警方逮捕,罪名是違反清潔法令、未能出示身分證件,以及停車阻礙交通,目前學生們已被飭回,靜候下一階段傳訊

反對黨計畫透過眾議院的法律和人權委員會,要求召集相關人士說明案情,包括國家警察局、警察特別處、領事事務部等官員,也試圖讓全國的警察局長到議會進行解釋。據媒體報導,泰國警方曾與柬國警方聯繫,試圖引渡萬查勒,但泰警對失蹤案三緘其口,且推到柬警頭上,反而讓人起疑。

流亡寮國的泰國前共黨份子Surachai Danwattananusorn於2018年失聯,至今下落不明,圖攝於2012年。 圖/美聯社
流亡寮國的泰國前共黨份子Surachai Danwattananusorn於2018年失聯,至今下落不明,圖攝於2012年。 圖/美聯社

多名東南亞異議者人間蒸發

從泰國人民的反應,不難看出其對政府的不滿。事實上,自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許多異議者被迫出亡泰國,自我流放到附近鄰國,如寮國、越南和柬埔寨等地,躲避軍政府的追殺。然而,這樣似乎也未能逃離悲慘的命運,根據人權組織統計,至少有八人成為強迫失蹤的受害者,有人更遭殺害。

像是流亡寮國偏鄉數年的前共黨份子Surachai Danwattananusorn,他與兩名助手一直在藏身處製作播放「為泰國革命」的網路節目。2018年底三人的親屬陳報他們失蹤,不久後兩名助手被發現遭謀殺、屍體肢解塞滿水泥,Surachai下落不明。寮國警方迄今未破案,而泰國軍警則堅決否認涉入。

又如流亡越南的異議者Siam Theerawut等三人,2019年親屬陳報失蹤並向外界求援,但越南警方以Siam等人使用假護照,也沒有任何逮捕報告為由,拒絕進行調查。有媒體報導三人是被越南潛返回泰國,然而副總理「錶哥」普拉威特否認越南遞交人犯,三人就此人間蒸發

另一名流亡越南的泰國異議者Siam Theerawut也於2019年失蹤,圖為其母親呼籲政府調查該案,攝於2019年5月。 圖/美聯社
另一名流亡越南的泰國異議者Siam Theerawut也於2019年失蹤,圖為其母親呼籲政府調查該案,攝於2019年5月。 圖/美聯社

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有泰國異議者消失在鄰國,鄰國異議者同樣也會消失在泰國。2019年,寮國的民主運動人士Od Sayavong在曼谷家中失蹤、越南異議作家Truong Duy Nhat在曼谷購物中心被押走。這些人的共同點是,出事前曾與聯合國官員接觸,嘗試得到難民資格庇護,但最後都神秘消失,泰國軍警也一概否認知情。

部分人士相信,區域內的專制政府們正在緊密合作、相互鎮壓,因此對跨境追捕異議者視而不見,甚至提供協助,主要目的是為了進一步迫使異議者逃得更遠。大多數的民主運動人士並不富裕,無力在安全的新加坡、台灣或韓國等地建立據點,且為了能迅速聯繫國內社群,多半選擇落腳在中南半島。

隨著網路的發達與應用,異議者雖身處異鄉,卻可繼續發揮影響力,甚至可透過社群軟體不斷擴張,圖謀回國再起。這讓專制政府如刺在背,因此威脅異議者在鄰國的人身安全,是切斷他們與母國的有效方式,也能趁機發揮寒蟬效應,讓本國潛在的反對者不敢造次。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柬埔寨是《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from Enforced Disappearance, ICPPED)成員,按照國際法應有防止強迫失蹤的義務,已有聯合國官員向柬國政府提交請願書,要求在兩周內對萬查勒失蹤案採取行動。但就歷史經驗觀之,泰、柬等國似乎不忌憚外在壓力,而聯合國的訴求通常僅流於形式,不具實效結論。

民眾於曼谷總督府外呼籲政府調查萬查勒綁架案,攝於6月12日,曼谷。 圖/路透社
民眾於曼谷總督府外呼籲政府調查萬查勒綁架案,攝於6月12日,曼谷。 圖/路透社

東南亞民主正遭受嚴重打擊

最後,從上世紀九零年代第三波民主化退潮後,第四波民主化一直未能成形,其中因素有內有外。以台灣為例,過去曾發生蔣經國政權跨海謀殺美國公民的江南案,當時蔣政權受到國內外的譴責與壓力,案件偵破後,才成為促成民主轉型的重要事件之一。泰柬等國因不具相似條件,縱使舉行了選舉,但離真正的民主化仍遙遙無期。

更糟的是,亞太地區正處於美中爭霸的權力轉移時期。在這段期間,區域各國勢必會利用雙強競爭,尋求對己有利的條件,而使得民主陣營失去施壓、促進目標國人權的意願。又或者為了尋求當地利益,民主陣營選擇包庇專制政府,像是2019年流亡日本的泰國學者Pavin Chachavalpongpun在家遭襲,雖然沒有神秘失蹤,但日警也未能破案

林林總總,代表著東南亞的民主正遭受嚴重打擊,未來更不容樂觀。現在是異議者「無法呼吸」,但當專制政府得寸進尺,所有良知的人們都可能無法呼吸,只能噤聲或消失。

林林總總,代表著東南亞的民主正遭受嚴重打擊,未來更不容樂觀。 圖/歐新社
林林總總,代表著東南亞的民主正遭受嚴重打擊,未來更不容樂觀。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