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四):防疫模範生危機,紐西蘭的下一步?

圖為本年6月,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接種首劑輝瑞疫苗。 圖/法新社
圖為本年6月,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接種首劑輝瑞疫苗。 圖/法新社

當英國強生政府宣布解封、進入自由日之時,各國領袖多持反對意見,其中又以防疫模範生——紐西蘭的觀點最為針鋒相對。紐國總理阿爾登表示,紐西蘭已成功控制疫情,考慮到人民無法接受新冠病毒帶來的高死亡率,所以不會選擇與新冠病毒共存的英國模式。

大部分紐西蘭公衛與醫療專家認為,英國已經習慣社區病例和死亡,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紐國則不然。透過注射疫苗和邊境管制等措施,紐西蘭可以在不升級封鎖的情況下應對任何爆發,然後等待大規模接種達成群體免疫,一直是阿爾登政府的最後目標。

若新冠病毒流感化,紐西蘭開放國境與否的難題

去年3月新冠疫情全球性大爆發,紐西蘭單日最高70多例,阿爾登政府宣布進入四級警戒,除了超市、醫院等基本設施可繼續營業,全國大部分進入封鎖狀態。之後,紐西蘭平緩了感染曲線,患者(七日平均)都在個位數,死亡率更是長期歸零,截至目前仍是第一級狀態,主要維持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戴口罩即可。

由於抗疫有成,紐西蘭和鄰居澳洲、庫克群島等國開啟旅遊泡泡(travel bubble)模式,允許無隔離的跨國流動。其他國家的人若想入境紐西蘭,則須透過申請,核准後才能登機,跟著入住政府安排的隔離設施(MIQ)14天,期間會有三次檢測,通過後便可以離開設施、恢復自由。

渠料,好不容易與澳洲達成的跨塔斯曼通道,因為變異病毒強襲肆虐澳洲而宣告停擺。今年6月,一名澳洲旅客以「免隔離」方式入境紐國首都威靈頓,之後卻被驗出感染Delta變種病毒震驚紐國,政府旋即匡列2,600名接觸者,所幸此人並非超級傳播者,僅傳染了他的妻子,暫時解除警報。

此事除了讓阿爾登政府暫停和澳洲的往來,也讓紐西蘭思考其防疫策略。以色列、英國等國的感染現狀都顯示,即使有高接種率,也難抵病毒變體的入侵。除非永久鎖國,否則仍須面對根本性問題:若不接受新冠病毒做為一種反覆出現的季節性呼吸道疾病,那麼紐西蘭要如何開放邊境?

至少到目前,阿爾登政府仍維持將病毒阻絕境外(elimination)的對策。雖然他們理解沒有任何邊境控制系統能做到100%防範,但仍認為採取隔離等措施便可控制新疫情。要注意的是,這不等於根除(eradication)病毒,因為全球一體,只要其他地方仍是疫區,紐西蘭就沒有完整的安全。

好不容易與澳洲達成的跨塔斯曼通道,因為變異病毒強襲肆虐澳洲而宣告停擺。 圖/歐新社
好不容易與澳洲達成的跨塔斯曼通道,因為變異病毒強襲肆虐澳洲而宣告停擺。 圖/歐新社

防疫策略的抉擇:誰能優先接種?

鑒於紐西蘭控制疫情有成,阿爾登政府甚至不願付出比流感更高的開放代價。一般來說,在為高風險群體免費接種並開放國境的狀況下,紐國每年約有500人死於流感;如今紐國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數只有26人,那麼未來,500人可視為是紐國完全接種新冠疫苗開放國境後,所能接受的死亡數字嗎?

這個答案現在還不明朗,原因是紐西蘭的接種率偏低,7月底接種一劑的人約為21%、完全接種率為14%。這個比例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敬陪末座,遭到不少詬病,阿爾登政府則解釋是施打策略使然,因為政府要優先保護弱勢人群接受兩劑疫苗,才會使整體普及率下降。

這種策略不能說有錯,卻掩飾不了紐西蘭欠缺疫苗的事實。迄今紐國已向輝瑞、阿斯利康、嬌生等企業訂購疫苗,但基於某些考量,僅使用輝瑞的Comirnaty疫苗(俗稱BNT疫苗),而將阿斯利康的Vaxzevria疫苗(俗稱AZ疫苗)贈與斐濟等太平洋島國。

今年6月,紐國南島的接種落後於北島,原因是疫苗交付延誤,導致優先群體延遲注射,其他群體自然必須等候更久,阿爾登政府官員告知人民要有耐心,可能得到9月以後才能注射,被批評為重北輕南。所幸7月有一批輝瑞疫苗到貨,阿爾登政府旋即展開接種,暫時平撫民怨。

值得一提的是,紐西蘭的接種順序反映了防疫策略。最優先接種的群體是MIQ工作人員及其家屬,此群體約有5萬5千人,顯示阿爾登政府阻絕病毒的決心;再來就是前線醫療人員,與可能暴露在染疫風險的勞工,此群體中包括了年長的毛利人與太平洋島民,則顯示政府照顧弱勢,之後才按照年齡分次接種。

最優先接種的群體是MIQ工作人員及其家屬,此群體約有5萬5千人,顯示阿爾登政府阻絕病毒的決心;再來就是前線醫療人員,與可能暴露在染疫風險的勞工,此群體中包括了年長的毛利人與太平洋島民,則顯示政府照顧弱勢,之後才按照年齡分次接種。 圖/歐新社
最優先接種的群體是MIQ工作人員及其家屬,此群體約有5萬5千人,顯示阿爾登政府阻絕病毒的決心;再來就是前線醫療人員,與可能暴露在染疫風險的勞工,此群體中包括了年長的毛利人與太平洋島民,則顯示政府照顧弱勢,之後才按照年齡分次接種。 圖/歐新社

少數族群接種率低現風險,國境如何再開放?

由於毛利人的接種率落後紐國平均,造成極大的風險。以族群觀之,毛利人佔紐西蘭總人口的16.7%,但接種率只有7.5%,不及歐裔、亞裔與太平洋島民。更糟的是,研究發現感染新冠病毒而導致重症與死亡的統計裡,毛利人約佔了一半,推斷是該族群的潛在健康狀況——如心血管疾病容易使患者致死。

部分毛利人基於錯誤資訊,相信疫苗會改變他們的DNA,或包含奈米技術,可讓政府控制他們,所以拒絕施打。這些陰謀論來自於紐西蘭白人殖民主義的歷史,因此對政府機構缺乏信任,更有學者批評,政府應加強溝通,優先讓毛利族群接種,才算是較公平的待遇。

進一步來說,若毛利人等少數族群接種疫苗過少,也會影響紐西蘭的防疫策略。大部分專家原本估計需六到七成的人口具有抗體,便可達到群體免疫,但考慮到Delta等變種病毒的感染力,紐國專家新推出的模型顯示,可能要有97%的人接種才會在現有條件(死亡率近於零)上達成群體免疫。

然而,由於12歲以下的兒童不被允許注射疫苗,此群體約占總人口的15%,所以即使所有符合條件的紐國人都完成接種,最高覆蓋率也只有85%。換言之,如果一味追求極端數字,那麼紐西蘭將永遠也無法開放邊境,回到正常生活。

論者舉以色列為例,強調該國雖然正歷經第四波感染,但有近六成的完全接種率保護,住院率大為降低、死亡人數更是極少。在達成完全接種率之前,紐西蘭還是可依靠邊境管制、檢疫等措施,依照各國感染的狀況分區逐步開放,才能最大程度維持「加零」紀錄。

後疫情時代下的紐西蘭:觀光業與服務業如何重振?

最新消息指出,阿爾登政府不排除建立永久性的MIQ(現在都是使用民營飯店)。若此議成真,代表紐西蘭將以風險考量繼續鎖國,由於MIQ房間與醫療能量有限、MIQ的價格又相當昂貴,外人(包括旅外公民)想預約進入紐國會變成非常奢侈而困難的事。

現在能免隔離入境的,除了斐濟等地,還有東加王國等幾個太平洋島國來的臨時工,他們是紐西蘭園藝業與農業不可或缺的勞動力。而紐西蘭最大的觀光客來源——澳洲已經停止往來,直到能控制Delta變體為止;至於歐美等重災區,要等紐西蘭接種率達到一定水準才可能考慮開放,而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則根本不在討論範圍內。

一旦疫苗接種率達到停滯不前的階段,紐國民眾便會開始質疑何時能開放國境,這將是阿爾登政府無法迴避的問題。如此一來,當阿爾登政府還在糾結於開放幅度,其他國家將享受後疫情時代的報復性旅遊紅利,紐西蘭引以自豪的觀光業更難重振,內需服務業也會逐漸凋零。

鑒於紐西蘭控制疫情有成,阿爾登政府甚至不願付出比流感更高的開放代價。 圖/美聯社
鑒於紐西蘭控制疫情有成,阿爾登政府甚至不願付出比流感更高的開放代價。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