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五):是缺疫苗還是不想打?澳洲的防疫難題

圖為澳洲警察逮捕參與反封城抗議的澳洲民眾。 圖/歐新社
圖為澳洲警察逮捕參與反封城抗議的澳洲民眾。 圖/歐新社

正當歐美遭受Delta變種病毒肆虐之際,位於南半球的澳大利亞也在這波疫情中失守。到8月初,七日平均染疫人數衝高到三百,維多利亞、新南威爾士與昆士蘭三個州政府宣布封鎖,讓該國近一千五百萬人處於居家限制,雪梨街頭甚至可見軍警嚴格監控。

Delta病毒造成破口,澳洲再度進入封鎖

媒體報導指出,此波疫情源於新南威爾士,一名在雪梨機場接送國際機組人員的司機,在某次工作時不幸被感染Delta病毒,跟著一傳十十傳百,沒多久整個澳洲都淪陷。據了解,該司機執勤時並沒有穿戴足夠的防護設備——例如口罩等——更重要的是,他也未接種疫苗,因此被視為防疫破口。

有人為他抱不平,認為是政府沒有詳加規範,並提供司機足夠的防護設備所致。事情發生後,新南威爾士政府也修改法令,要求機場工作人員、接送司機等必須至少注射一劑疫苗,且出入隔離設施者必須攜帶口罩,試圖亡羊補牢以平息民怨。

然而,隨著疫情升溫、各地進入封鎖,對新南威爾士的不滿逐漸沸騰。像是維多利亞州好不容易歷經幾次封鎖,終於贏來「加零」,特別以甜甜圈日做為紀念,渠料新南威爾士爆發傳染,有批評指出是州長貝雷吉克蓮(Gladys Berejiklian)太晚封鎖所致,導致整個澳洲被迫一起坐牢。

面對質疑,貝雷吉克蓮悍然反擊,表示新南威爾士的封鎖計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疫苗接種率太低,將炮火對準同為自由黨的莫里森政府。她也強調,澳洲人民面臨疫苗猶豫,即是懷疑Vaxzevria疫苗(俗稱AZ)的安全性,並要求中央提供更多Comirnaty疫苗(俗稱BNT疫苗),遭莫里森以維持全國性分配為由拒絕(但之後被抓到確實有提供額外疫苗)。

同時,反對黨工黨也對準莫里森政府火力全開。像是昆士蘭州長帕勒榭(Annastacia Palaszczuk)曾要澳洲青年忽略莫里森的建議,放棄Vaxzevria疫苗轉而等待Comirnaty疫苗。維多利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雖不反對Vaxzevria,卻不滿莫里森提供同黨執政的新南威爾士更多財政奧援。

隨著疫情升溫、各地進入封鎖,對新南威爾士的不滿逐漸沸騰。 圖/歐新社
隨著疫情升溫、各地進入封鎖,對新南威爾士的不滿逐漸沸騰。 圖/歐新社

疫苗成為關鍵,重點是有錢也買不到?

無論是黨內互打還是黨同伐異,中央政府與地方諸侯爭執的重點,都圍繞著疫苗。本次疫情爆發在6月中,那時澳洲第一劑注射率約為兩成、完全接種率只有3%左右,當封鎖形成龐大的民意壓力,迫使莫里森不得不出面為疫苗延遲道歉,那麼人均GDP名列世界前茅、還勝過英國與加拿大的澳洲,為何有錢也買不到疫苗呢?

有論者認為是莫里森政府傑出的防疫策略之故。大流行初期,澳洲倚靠疫調追蹤、旅行限制等措施,成功阻絕疫情擴散,生活基本上仍舊正常,因此政府認為無需過急接種疫苗,直到病毒無預警入侵。

這種說法當然是無稽之談,只是想貶低澳洲防疫經驗。澳洲政府與其他國家同樣重視疫苗,如去年墨爾本默多克兒童研究所(MCRI)在大流行初期,便曾嘗試用卡介苗(BCG)疫苗對付新冠肺炎,但測試失敗;而昆士蘭大學也試著開發國產疫苗,不幸亦以失敗坐收,莫里森政府只好先採購阿斯特捷利康等外國疫苗。

截至目前,澳洲訂購的疫苗總數超過兩億劑,包括1.25億的Comirnaty疫苗、五千三百多萬劑Vaxzevria疫苗(其中五千萬劑由本地CSL藥廠製造)等,若全數到貨可供所有澳洲人接種四次。問題是,疫苗產線都在美、英或歐盟手上,澳洲雖為五眼聯盟成員,也只能望眼欲穿,痴痴等待各大藥廠運送。

像是今年1月,莫里森政府原本預計從阿斯特捷利康接收三百萬劑開始接種。然而歐洲疫情急速升高,疫苗民族主義作祟,有國家阻擋疫苗出口,導致澳洲僅接收30萬劑。儘管歐盟否認,但阿斯特捷利康無法供給澳洲是事實,坎培拉只能把希望寄託於CSL自產。4月間,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宣布Vaxzevria疫苗可能會引起罕見血凝塊,澳洲也將之列入考量。之後,莫里森政府表示停止為50歲以下人群使用Vaxzevria疫苗(後來再改為60歲),轉向以Comirnaty疫苗為主,但輝瑞產線本就吃緊,澳洲加訂的數量更難被滿足。

60歲以上的族群是以Vaxzevria疫苗為主,高齡化的澳洲對該疫苗的需求仍大,預計至少要準備兩千多萬劑。然而,CSL在製造疫苗時遭遇了困難,5月份每周尚能產出百萬劑,但6月後周產量只剩20多萬。所幸輝瑞也在7月中陸續供貨,預計每周將有65萬到100萬劑。

近來傳出莫里森政府向美國求援,希望能將美國快過期的疫苗分給澳洲使用,但未獲結果。據信是拜登政府認為澳洲不屬於開發中與低度開發國家,且澳洲疫情相對於泰國等亞洲國家非常輕微,因此不予考慮。

本次疫情爆發在6月中,那時澳洲第一劑注射率約為兩成、完全接種率只有3%左右,當封鎖形成龐大的民意壓力,迫使莫里森不得不出面為疫苗延遲道歉。 圖/歐新社
本次疫情爆發在6月中,那時澳洲第一劑注射率約為兩成、完全接種率只有3%左右,當封鎖形成龐大的民意壓力,迫使莫里森不得不出面為疫苗延遲道歉。 圖/歐新社

澳洲接種率未如預期,如何提高比例考驗澳洲政府

由於澳洲人民對於Vaxzevria疫苗有健康疑慮,使接種率未如預期。莫里森就曾公開指責貝雷吉克蓮逆中央防疫,每個州都按比例分配一定數量的Vaxzevria與Comirnaty疫苗,但撥給新南威爾士的80萬劑Vaxzevria,卻只使用了 14萬劑,讓中央深感挫折。

最近澳洲衛生部指出在Delta變體威脅、Comirnaty疫苗數量不足的狀況下,接種的利大於被感染的弊,建議澳洲人民有疫苗就快打。莫里森也稱讚維多利亞州的安德魯斯聽從中央的科學建議,使維多利亞州的接種率節節高升,而其他各州在疫情威脅下不得不紛紛接種。

依照莫里森政府的防疫計畫,現在仍處於第一階段,還在等待大量疫苗準備注射。若想進入第二階段,需要有七成人口(16歲以上)接種、第三階段則需八成,隨著接種率升高,封鎖措施也會逐漸減少,最終就是讓新冠肺炎流感化,不再要求接種旅客入境隔離,甚至未接種者只要飛行前與抵達後通過測試亦可入澳旅遊。

以美歐等國家經驗觀之,不管七成或八成的接種率都是相當難以達到的數字,恐怕不能只靠人民自覺,澳洲朝野正在討論各種措施來加強人民意願。如工黨建議向完成兩劑者發放300澳元現金,還可刺激消費,但遭到莫里森無情打臉,表示發現金等於不信任澳洲人民,他相信人民會做出正確決定。

即使疫苗能如莫里森政府預期時間到貨,但人民願不願意接種又是另一個問題,5月的調查顯示,約有三分之一的澳洲人表示不太可能接種,到7月底只剩兩成左右,但有些州,例如:工黨執政的昆士蘭,其猶豫者又更多。

在莫里森政府尚未打算強制接種的前提下,有專家提出可用注射換自由,即是讓完全接種者不受限制的參加各種公共活動、或是餐廳內用等日常社交活動。這也受到七成的澳洲人民同意,本來不願或猶豫接種的人,有兩成會因為自由考量而改變心意,未來可能成為莫里森政府新政策。

降低人民疑慮,避免社會動盪風險

最新消息指出,澳洲藥品主管單位已在8月初通過Spikevax(即Moderna製造)疫苗的臨時授權,成為第三種在澳州可施打的新冠疫苗。莫里森政府表示預計9月有100萬劑到貨,Moderna和輝瑞同屬mRNA疫苗,在某種程度上或許可以減輕澳洲人民的疫苗猶豫,提升整體接種率。

當各種疫苗陸續到貨、人民又不猶豫,依據莫里森政府的樂觀規劃,11月中將達到七成完全接種率。然而,澳洲到八月初第一劑注射率仍不到四成,短短三個月內要成倍增長絕非易事,未來幾個月人民將在封鎖中度日,端靠中央政府補助過活。

在Delta襲擊下,澳洲人民受到極大驚嚇,不得不配合政府強硬的封鎖措施。幸運的話,澳洲會像台灣在兩個月內拉平感染曲線,然後施壓政府微解封並等待疫苗;不幸的話,疫情持續延燒,當澳洲人民回過神來發現,要達到莫里森政府的條件才能解封,各地可能會出現像雪梨的反封鎖抗議,政治社會也將陷入動盪。

在Delta襲擊下,澳洲人民受到極大驚嚇,不得不配合政府強硬的封鎖措施。 圖/歐新社
在Delta襲擊下,澳洲人民受到極大驚嚇,不得不配合政府強硬的封鎖措施。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