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後疫情大挑戰(二):迎戰Omicron,實施非洲旅行禁令有用嗎?

11月底,COVID-19的新變異株B.1.1.529在南非被確認,經WHO專家小組命名為Omicron。 圖/路透社
11月底,COVID-19的新變異株B.1.1.529在南非被確認,經WHO專家小組命名為Omicron。 圖/路透社

11月底,南非從一名患者身上收集的樣本中有了新的發現,向WHO通報新冠病毒的變異株B.1.1.529。此新變種病毒經WHO專家小組命名為Omicron,認為它屬於需要關注的變異株,代表可能會增加疫情的傳播,或是讓疫苗有效性下降。

旅行禁令能控制Omicron疫情嗎?

雖然Omicron在全球尚未造成影響,但因其刺突蛋白中包含了32種變異點,可以增加傳播和逃避免疫力的突變。有些專家聲稱Omicron感染的增長率可能高於Delta,造成世界恐慌,由於新變種在南非等南部非洲國家發現,歐美、中東各國旋即對這些國家下了旅行禁令。

這讓非洲病毒學家和政​​界人士大感不滿,他們指出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新變種是否起源於南非,對非洲的禁令是弊大於利。最明顯的證據是,Omicron已經在其他國家被檢測到,它可能早就在未列入旅行禁令的地區流通,像是在比利時發現的首例並未去過南部非洲,也沒有相關接觸史。

論者更指出,幾乎沒有證據顯示國際旅行禁令能有效控制疫情,WHO通常不建議各種禁令。相反,各國應優先實施已證明有效的干預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離、佩戴口罩等措施,再透過邊境加強監測與追蹤,找出潛在病患,更重要的是普及疫苗接種,應是更有價值的預防方式。

因為被列為禁區的國家可能早就傳播到其他國家,禁令都已太遲。以Omicron為例,11月初南非出現首例病患,到月底才檢驗出是新變異株,時隔將近整個月的時間,不知早已傳播多少,除非被實施禁令的對象是與世隔絕且不在全球化下的島國,否則單靠禁令就想阻絕病毒於境外的想法可謂十分幼稚。

進一步來說,沒有報告病例的國家可能是檢測能力有限,或者刻意隱瞞。如果真的要防堵病毒,從11月以前和南部非洲有海陸空通行的國家,包括美國,都應該被禁止往來,直到清查出完全沒有Omicron才能開放,否則乾脆像日本、以色列全面鎖國,開國標準可能是證明現有疫苗對變異株有用,甚至極端一點還可等國外病例加零,再重新開放外國人入境。

如此不難明白,無論禁令或是鎖國,都經不起科學證據檢驗。但對被疫情攪亂生活的世界來說,已無法正確思考,各國政府只能以抓替死鬼的方式安撫人心,發現Delta的印度曾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如今又落到南部非洲頭上。

日本政府宣布全面禁止外國人入境。圖為12月3日的羽田機場。 圖/歐新社
日本政府宣布全面禁止外國人入境。圖為12月3日的羽田機場。 圖/歐新社

歐美的旅行禁令是歧視

現在正值南半球的夏季,歷年來,來自北半球的避冬旅客會來南非等地過聖誕假期,這也是非洲重要經濟來源。然而,經過兩年疫情大流行後,旅客再度被Omicron打亂行程,重創南部非洲倚賴旅遊業復甦國家的經濟,更不利抗疫與生計間的平衡。

對此,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憤慨表示旅行禁令沒有科學依據,也不能有效防止這種變種的傳播,採取限制措施等於歧視南非,以及南部非洲姊妹國。他更強調這些富裕國家要做的,應該是解決疫苗不平等的問題,協助發展中國家獲得更多疫苗,全球才有安全可言。

這話說得義正詞嚴,既揭穿歐美等國自私面貌,也點出全球一體化下極難獨善其身的道理。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大流行初期,拉馬福薩曾下令關閉南非的過境檢查點與港口,理由是防堵病毒從辛巴威、波札那等南部非洲姊妹國入境,如今南非願意痛改前非,持續開放邊境乃是反思後的正確行為。

其他被列入旅行禁令的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成員,一起同仇敵愾。今年輪值SADC主席的馬拉維總統查克韋拉(Lazarus Chakwera)就表示,所有人都擔心新的變種病毒,應該感謝南非科學家發現了它,歐美國家的禁令是一種非洲恐懼症(Afrophobia),而波札那官員也強調不要將病毒政治化。

多數科學家認為,歐美國家的旅行禁令不啻是一種懲罰,起了相當糟的示範作用。如果南非回報新變種的結果是被拒於國際社群之外,不難想見其他國家寧可選擇保密,以免遭到類似遭遇,這麼一來,在沒有人願意提出警惕的情況下,病毒的擴散將更快也更難管理。

國際組織領導人也紛紛表達對非洲的支持,像是WHO總幹事譚德塞強調,正是因為南非早日檢驗出變種,WHO才能對Omicron發出警戒,各國需要就流行病達成新協議而非孤立特定國家;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發出聲明,呼籲各國政府考慮替代措施,包括對旅行者進行反覆測試,在恢復國際往來時避免傳播風險。

與此同時,逮到機會的中國立刻展開宣傳,官媒批評美國一方面自私地囤積疫苗,一方面又藉由讚揚南非公開疫情來暗諷中國是不負責的攻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最近的中非峰會上更表示,將直接捐贈六億劑疫苗給非洲國家,並透過中企和非洲共同生產四億劑,再加上先前捐的兩億劑,可說是目前最大手筆的資助。

Omicron打亂了旅客的行程,更重創南部非洲的經濟。 圖/歐新社
Omicron打亂了旅客的行程,更重創南部非洲的經濟。 圖/歐新社

缺疫苗?非洲的疫苗接種率低

針對外界質疑,歐美國家亦有自己的解釋。美國衛生官員表示,對南部非洲國家的旅行禁令,只是要讓美國有時間了解並分析更多相關資訊,首席顧問福奇則強調,Omicron最後難免會傳播到美國,也可能像Delta變種一樣成為主要株種,因此美國需要爭取時間準備。

白宮更直接了當指出南非應該不缺疫苗,因為美國曾向南非捐贈八百萬劑,之後想再捐卻遭到南非拒絕。關於南非基於何種原因拒絕美國目前無法得知,不過南非確實曾在11月初要求疫苗製造商嬌生和輝瑞延遲交付疫苗,理由是太多人猶豫擔心,使疫苗供過於求,也導致接種率踟躕不前。

到12月初,南非的第一劑與完全接種率接近三成,已經是非洲接種率數一數二。但整個非洲目前接受兩劑疫苗的人不到八千萬,還有十二多億人等待注射,疫苗猶豫固然是一個原因,數量不足也是讓非洲政府頭痛之處。

Omicron出現前,歐美等富國雖承諾捐給非洲十億多劑,但因Delta攪局,許多國家都預定了第三劑甚至第四劑作為保險,迄今交付給非洲國家只有一億多劑。COVAX本來是非洲等地的疫苗重要來源,同樣因Delta而導致疫苗工廠的印度推遲出貨,必須先供應給比非洲數量更多、處於水深火熱中的印度人民。

到12月初,南非的第一劑與完全接種率接近三成,但整個非洲目前接受兩劑疫苗的人不到八千萬。 圖/美聯社
到12月初,南非的第一劑與完全接種率接近三成,但整個非洲目前接受兩劑疫苗的人不到八千萬。 圖/美聯社

非洲的挑戰,也是全球的挑戰

此外,分發疫苗的基礎設施不足亦是一大難題,凸顯了非洲接種的整體困境。疫情大流行之前,許多國家的公衛系統普遍資金不足,且醫療人員負擔過重,而現在要儲存mRNA疫苗需要冷鏈,更增加了南部非洲疫苗接種的複雜性,必須要投資於基礎建設,更好的方式則是在當地生產。

非洲聯盟的目標是到今年年底讓約30%的非洲人口完全接種,但現在只有不到10%的兩劑注射率。非洲領袖清楚知道光靠國外捐贈與購買都不敷使用,本地量產才是解決之道,無論東西方疫苗都在非洲考慮範圍內,如埃及從明年開始將大量製造科興疫苗、輝瑞已和南非的Biovac簽約,明年也可在當地生產疫苗。

最後,由於低疫苗覆蓋率可能會導致社區內傳播,從而增加新變異的風險,增加非洲的接種人口是全球應該共同努力的方向。要注意的是,雖然變異株可能影響部分疫苗的效力,但至少到目前,疫苗仍可保護大多數人,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不應是封閉邊境,而是合作展開全球監測來維持對病毒的長期控制。

更重要的是,在正常情況下,新冠病毒肯定會繼續存在,新的變異株也可能會層出不窮,對人類構成持續挑戰。經過兩年的學習,各國應該已了解與新冠病毒共處無可避免,但所採取的應對措施如確保疫苗公平分配、減輕人們的疫苗猶豫等都還不夠,唯有擴大全球疫苗覆蓋率才能限制病毒進化,逐步回復正常生活。

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不應是封閉邊境,而是合作展開全球監測來維持對病毒的長期控制。圖為美國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 圖/法新社
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不應是封閉邊境,而是合作展開全球監測來維持對病毒的長期控制。圖為美國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