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吉布地到赤道幾內亞:中國如何以共同體之名打造軍事非洲? | 徐子軒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公共圖書館員》:如何定義公眾?公共場所真的該向所有公眾開放嗎?

從吉布地到赤道幾內亞:中國如何以共同體之名打造軍事非洲?

2021年11月底,中國和非洲國家在塞內加爾舉行了中非合作論壇(FOCAC)第八屆部長會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以視訊方式宣布建設中非命運共同體的規劃。 圖/美聯社
2021年11月底,中國和非洲國家在塞內加爾舉行了中非合作論壇(FOCAC)第八屆部長會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以視訊方式宣布建設中非命運共同體的規劃。 圖/美聯社

不久前,中國和非洲國家在塞內加爾舉行了中非合作論壇(FOCAC)第八屆部長會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以視訊方式宣布建設中非命運共同體的規劃。在共同體的框架下,中國和非洲國家推出2022-24年行動計畫,試圖深化政治、經濟、社會、人文、軍事等面向的合作。

其中最受注目的,當屬中國揚言支持建設非洲和平與安全架構。計畫特別提及中國將承擔十個對非和平安全援助項目,論者多認為習政權的目標益發清晰,旨在透過多邊(聯合國維和行動)與雙邊(一帶一路等協議)關係,鞏固非洲和中國之間的軍事合作體系。

與美抗衡?中非軍事合作體系的強化目的

由於計畫細節未對外界公布,引起了部分人士猜疑。有未具名的情報官員向美國媒體談到,中國可能和赤道幾內亞建立緊密軍事關係,情報顯示中國將協助該國訓練和武裝警察,並升級巴塔(Bata)港的設施,最終目的是讓巴塔港成為中國遠洋海軍的基地,會對美國東岸造成威脅。

對此,赤道幾內亞總統之子、也是該國副總統的恩圭馬(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旋即否認,表示中國是模範友好國家和戰略夥伴,但目前尚無基地協議。恩圭馬會急著表態,是因為美國司法部甫沒收他在美非法資產兩千六百萬美元,並將其轉為COVID基金供赤道幾內亞人民使用,如果再得罪華府,後果不堪設想。

也有論者強調,華府有著中國症候群,意指五角大廈和國會等機構誇大中國威脅,目的是為了擴充軍費、扶持美國的軍工複合體。例如中國現在雖然擁有全球最大的海軍,但那是用艦艇數量來衡量,若依照噸位來看,美國海軍至少是中國的兩倍以上,更有著十倍以上的艦載空中力量。

鑒於赤道幾內亞離最近的美國邁阿密約九千多公里,且中國只有三艘航空母艦,即便中國在那建立基地,也很難說是美國國安的嚴重威脅。相較之下,美國有十個航母戰鬥群、11艘航母,在中國沿岸五千公里範圍內,有關島、橫須賀等數個美國基地環繞,力量仍不成對比。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不過,對華府來說,消除潛在威脅、避免對手追上也是戰略方針,是故,華府將盡全力阻止北京在海外建立軍事基地。因為若中國在大西洋擁有軍事存在,代表美中戰略競爭進入新階段,更深層的意義是,作為自由秩序的領袖,華府相信只有美國才有權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軍事存在,作為戰略對手的中國不能享有這種特權。

舉例來說,2017年中國在吉布地的基地,一直是美軍與盟邦的觀察重點。今年美國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將軍於國會作證指出,解放軍正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尋找足以容納潛艦或航空母艦的基地,而吉布提乃是選項之一,湯森並警告中國吉布地基地逐漸成為其跨洲投射軍力的平台。

中國吉布地基地的總部——杜哈雷(Doraleh)港口是一個多功能港,有近六億美元的投資。雖然吉布地政府將港口和毗鄰的國際自由貿易區被視為是經濟轉型的關鍵,但對美國等盟邦來說,該基地也是中國收集情報的據點,甚至會引起衝突,像是2018年五角大廈就指控中國基地以雷射照射美軍戰機,使飛行員受傷。

到了2020年,媒體報導指出,中國吉布地基地已經完成碼頭擴建工程,大小足以容納中國的新型航母與核動力攻擊潛艇等戰鬥力量。更麻煩的是,吉布地積欠中國的債務達到GDP的70%,美國等西方國家擔心杜哈雷港會像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最終被迫移交中國。

今年美國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中)將軍於國會作證指出,解放軍正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尋找足以容納潛艦或航空母艦的基地,而吉布提乃是選項之一。 圖/取自美國駐吉布地大使館官網
今年美國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中)將軍於國會作證指出,解放軍正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尋找足以容納潛艦或航空母艦的基地,而吉布提乃是選項之一。 圖/取自美國駐吉布地大使館官網

「寄生」非洲的權力抗衡與風險

要知道赤道幾內亞和斯里蘭卡,以及許多非洲發展中、未開發國家相似,都有著龐大債務,根據估計,中國同樣擁有赤道幾內亞外債的75%。不過,赤道幾內亞有著極為豐富的石油儲量,使該國獨裁者奧比昂(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總統得以和西方與中國等勢力周旋。

就現狀觀之,赤道幾內亞的石油探勘與生產絕大部分都由美商——如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等能源巨頭承包,不過石油主要出口的對象則是中國。且過去十多年間,中國提供赤道幾內亞數十億美元的信貸,協助改善並擴增基礎建設與經濟特區,儼然成為該國最大的開發夥伴

基本上,美國並不反對中國在赤道幾內亞的經濟活動,有些建設如港口設施更有利於石油開採運送。不過,在川普政府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後,中國在海外的行動被解讀為爭奪霸權的環節,自2019年以來,美國對赤道幾內亞的政策也開始受到美中新冷戰議程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挑戰了奧比昂家族的統治。

如前述恩圭馬遭到美國沒收非法資產,同樣今年在法國,法院認定恩圭馬犯了貪污罪,因此扣押他在巴黎價值上億歐元的豪宅,相關資產將被拍賣,所得轉交給國際非政府組織或法國發展資金供該國人民使用。英國也有類似判決,並禁止恩圭馬進入英國,作為報復,赤道幾內亞關閉在英國的使館。

儘管赤道幾內亞貪腐頻傳,近年來屢受西方制裁,且被美國認定有多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但到目前,華府仍未決定和奧比昂家族撕破臉,據媒體報導,早在10月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范納(Jonathan Finer)就曾前往該國與恩圭馬會面,表面上是談論疫情等合作事項,實際上是要勸阻他放棄中國基地的構想。

在范納離開赤道幾內亞後不久,恩圭馬也接見中國代表,顯示奧比昂家族仍是希望遊走兩大勢力、藉此獲取最多利益。華府很清楚,打擊貪腐的壓力可能會讓赤道幾內亞轉向中國,特別是當中資大舉挹注該國建設,並協助訓練和武裝軍警,華府必須更細緻的處理雙邊關係。

赤道幾內亞有著極為豐富的石油儲量,使該國獨裁者奧比昂(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右)總統得以和西方與中國等勢力周旋。 圖/法新社
赤道幾內亞有著極為豐富的石油儲量,使該國獨裁者奧比昂(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右)總統得以和西方與中國等勢力周旋。 圖/法新社

中國的「延伸」:成立FOCAC的陽謀

最後,自2000年FOCAC成立以來的二十年裡,北京總是避免在非洲公開部署軍事力量。相反的,北京已將國防事務巧妙地納入和非洲國家的經濟夥伴關係內,像是一帶一路安全合作,有大量前解放軍兵士以私人警衛為名進行任務,讓中國在非洲國家的軍事存在成為非洲發展結構的一部分。

原則上,每次FOCAC峰會都會商定行動計畫,提供執行工作進度的目標。審視這些行動計畫的內容,不難看出北京正在打造以中國為核心的泛非安全架構,例如2018年北京創建中非和平與安全基金(CAPSF),資助非洲聯盟的非洲待命部隊(ASF),同時也組織解放軍待命部隊,都是為保護在非利益。

在赤道幾內亞建立海軍基地的倡議,標誌著習政權打算開始新階段的安全議程,這不同於解放軍出兵捍衛祖國利益,華府絕對無法容許。只是這次雖然阻擋了赤道幾內亞,但還有許多非洲國家積欠中國鉅款,華府未必能對其他國家進行足夠的施壓與懷柔,中國的海軍基地仍有機會出現在非洲的大西洋沿岸。

每次FOCAC峰會都會商定行動計畫,提供執行工作進度的目標。審視這些行動計畫的內容,不難看出北京正在打造以中國為核心的泛非安全架構。圖為2021年11月中國捐贈國藥新冠疫苗至赤道幾內亞,疫苗運抵首都馬拉博(Malabo)。 圖/新華社
每次FOCAC峰會都會商定行動計畫,提供執行工作進度的目標。審視這些行動計畫的內容,不難看出北京正在打造以中國為核心的泛非安全架構。圖為2021年11月中國捐贈國藥新冠疫苗至赤道幾內亞,疫苗運抵首都馬拉博(Malabo)。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