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自由派燈塔崩塌,「天則智庫」這次真要關門了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即將關閉所有營運。圖為2018年封門事件後,辦公室被迫搬遷...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即將關閉所有營運。圖為2018年封門事件後,辦公室被迫搬遷。 圖/取自盛洪教授推特

著名的中國自由派獨立智庫,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於8月26日發表聲明,因中共當局禁令,即將關閉所有營運。

美國《華爾街日報》8月27日報導,天則智庫這座碩果僅存的「中國自由經濟思想的罕見燈塔」,將在中共當局施壓下關閉,迅即引起國際輿論關注。

天則智庫26日發表的聲明指出,北京市當局指控天則違反監管規定,下令強制關閉。天則雖將對禁令提起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但也決定清算公司、停止所有活動、解僱員工。

天則智庫所長、山東大學經濟學教授盛洪受訪表示,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生存空間,關門之外別無選擇。」

圖為2018年7月10日,天則智庫被官方傳令仲介公司執行封門。 圖/取自盛洪教授...
圖為2018年7月10日,天則智庫被官方傳令仲介公司執行封門。 圖/取自盛洪教授推特

智庫工作屢遭打壓

持平而論,天則智庫長久以來並不違逆中共政權統治基調。

天則智庫在中共統治的大範圍內,維持較為寬鬆自由的改革開放言論平衡尺度,並且以雙週論壇以及大量專文為營運基礎,診斷政策、針砭時局。作為一個官方長期認可的合作機構,天則智庫也常為政府、國企、民企提供諮詢顧問業務,基本上受到產官學研的認同與尊敬。

然而,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天則智庫的工作屢遭打壓,辦公室也被迫換了好幾次。其自由派以及橋接西方主流觀念的主張,與中共意識形態之衝突日益激烈,官方對天則智庫也越來越難以忍受。

例如天則智庫研究員、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於今年3月公開批評習近平修憲連任以及時政弊端,並且力勸中共退出歷史舞台,而被清華大學停職、禁止出國考察,並遭到立案調查。

去年7月10日,劉霞喜獲自由抵達歐洲之際,天則智庫被官方傳令仲介公司執行封門,大門被焊死、斷水斷電、員工受困辦公室中,原訂論壇活動場地也被迫更改三次。據悉,辦公室原租約2020年才到期。

盛洪於封門事件後強調「在貿易戰關鍵時刻,中國社會需要獨立的聲音。」並且表示,「7月份的時候我們進行雙週學術論壇。我們在進行過程中遭到兩次干擾。我們沒有得到法律和憲法保護的安全。我們無法對抗時時刻刻都存在的干擾。我們必須採取謹慎的策略。」

2018年7月10日,天則智庫大門被焊死、斷水斷電、員工受困辦公室中。 圖/取自...
2018年7月10日,天則智庫大門被焊死、斷水斷電、員工受困辦公室中。 圖/取自盛洪教授推特

體制內的自由派智庫

創立近26年的天則經濟研究所,為中國政經領域最具影響力的民間智庫。美國賓州大學智庫和公民社會主任詹姆斯.麥甘(James G. McGann)博士每年發表《全球智庫發展報告》,2017年的報告將天則智庫列為世界最傑出的經濟智庫之一。

天則經濟研究所於1993年由茅于軾和盛洪、樊綱等多位自由派學者與企業共同創辦。主要創辦人茅于軾如今高齡90,創辦當年於中國社科院美國所屆退,是自由派經濟學老前輩,也是天則精神領袖與代表人物。其數十年來宣揚市場經濟、民主自由價值,勇於講述中共暴政與文革慘況,因而經常受到中國極左派與官方騷擾。

茅于軾曾於受訪時回憶,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社會思想解放,改革開放前景樂觀,預料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趨勢將帶來知識市場需求,於是在盛洪邀請下創辦天則,為中國改革與制度提供方案,並定位為參與者,而不只是研究與旁觀。

然而經過三年摸索,發現總是入不敷出,中國當時環境難以靠研究方案支持智庫營運,講關係的政府也不聽民間智庫這一套科學方法。還好先進國家的基金會、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及時贊助,天則得以根據獨立精神以及穩定後援,針對中國經濟改革形勢提出許多研究計畫,包括體制改革、土地制度、耕地保護、糧食安全、經濟人權、國企改革、治理評價等等。

茅于軾認為,西方贊助機構對中國改革開放功不可沒,後來隨著中國富裕,加上天則聲譽日隆,才逐漸吸引中國企業與富人的贊助。

2014年3月,天則經濟研究所主要創辦人茅于軾(中)於第二屆全球桂商發展論壇發言...
2014年3月,天則經濟研究所主要創辦人茅于軾(中)於第二屆全球桂商發展論壇發言。 圖/中新社

政治壓力激增

20多年來,天則舉辦數百場論壇,跨足企業管理與高端培訓,在中國內外產官學研各界累積雄厚的人脈與影響力,甚至被視為自由派與西方價值的言論燈塔。有趣的是,中共官方對天則雖然時而滋擾,卻偶爾還會給案子或者諮詢意見。

然而,天則智庫直評時事,時常得罪官商,導致常有合作單位被官商聯手搞到倒閉。近年習近平主政,天則智庫許多直率的分析更成為中共政權眼中釘。例如2012年6月,天則智庫曾經主辦的「南海爭端:國家主權與國際規則」論壇,竟然在四年後被政敵尋釁翻出批鬥。

在該次論壇,天則智庫認為南海有中國和菲律賓、越南等多國之領海爭議,應該依照公約精神和平談判,以國際海洋法趨勢共同開發。而且所謂「九段線」只是1947年中國國民政府單方面宣佈,當時中共還沒建政,南海鄰近許多國家當時也都還沒建國。

天則論壇和中共官方唱反調,結果共青團在2016年8月南海仲裁爭議期間,砲轟天則智庫是「西方勢力的內鬼!」此外,合作多次的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也迅速聲明劃清界線。

不論近年如何傳言,天則智庫這次真的要關門了,中國最後的自由派思想燈塔已然崩塌,縱使中共近年似乎鼓勵研究與發展智庫,然而也同時積極管制智庫。與「大外宣」類似,中共發展智庫已淪為國際公關的笑話,不管智庫數量有多少,基本上對習近平與黨中央不敢有一絲違抗。智庫的獨立研究精神與自由觀點,已經不再重要。

2018年10月,天則被吊銷執照。 圖/取自盛洪教授推特
2018年10月,天則被吊銷執照。 圖/取自盛洪教授推特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