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共」你的產?中共加速公私合營引起軒然大波

9月10日,馬雲正式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退休。 圖/路透社
9月10日,馬雲正式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退休。 圖/路透社

中國浙江省會杭州最近出了幾件大事,被喻為「九月震撼」。一是「杭州之光」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正式「被」退休,二是包括阿里巴巴等百大民企「被」中共官員進駐,引發企業界關於「國進民退」之強烈不安,尤其擔憂或將被迫配合當局,重返中共1950年代「公私合營」慘況。

9月10日,馬雲正式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退休,雖然公布集團營運接班人張勇,但從未公開實際繼承代表名單。

中共進駐百大民企

9月20日,杭州市委、市政府宣布派駐百名幹部作為「政府事務代表」,宣稱將實施「新製造業計劃」,藉以「服務」阿里巴巴、海康威視、浙江大華、螞蟻金服、吉利控股、娃哈哈、網易等百家知名重點企業,協助「各類政府事務」。

這些代表幹部由中共官方統一管理,派駐時間一年。上列只是第一批派駐企業,由於企業名單未正式宣布,尚不清楚有無包括外資。

根據杭州當局發布的「新製造業計劃」,未來杭州將重點培育生物醫藥、集成電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提升機械、化纖、化工、橡膠、紡織、服裝等傳統製造業,傳承絲綢、茶葉、工藝美術、中藥等經典產業,全面整治「低散亂企業」、淘汰「落後產能」。

對此,阿里巴巴集團聲明,「我們理解杭州市政府這項行動,目的是為了打造更好的企業環境,以支持杭州企業;政府代表將做為私營部門之間的橋樑,不會干預企業營運。」

此外,馬雲退休10天後,騰訊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馬化騰也「被卸任」騰訊集團的「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以及執行董事。當天英國《金融時報》根據業內人士披露,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以及騰訊徵信,曾經拒絕提供大量客戶貸款數據與個資給國企同業「百行徵信」。

騰訊對此異動則表示,「本次法定代表人變更屬於公司內部治理範疇,與公司實際經營情況無關。」

騰訊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馬化騰。 圖/美聯社
騰訊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馬化騰。 圖/美聯社

巧合的是,9月底也傳出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法定代表人,並且不再擔任公司董事。

據悉,柳傳志原本擔任集團17家企業的法定代表人,然而根據官網,除了聯想控股以外,其餘都已經「遷往市外」或者「註銷」,而且北京聯想科技投資有限公司也已經「遷往市外」。

聯想控股是聯想集團的最大股東,但僅持有集團約四分之一股份,另外超過四分之三的股份被中國科學院、北京聯持志遠管理諮詢中心、中國泛海控股集團、北京聯恆永信投資中心、柳傳志等共同持有。聯想集團實屬中共國企。

此外,近期北京一份標題為《致海淀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的一封信》的文件外流。這是一份由中共北京市海淀區委組織部、海淀區委社會工作委員會、海淀區委農村工作委員會、海淀園工作委員會、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海淀區稅務局六個部門聯合公布的重要文件。內容為今年9月至10月,委託北京捷碼市場調查公司,對全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的「黨建工作」實地入戶調查。該外流文件雖在中國微博很快被清除,但已廣傳國境之外。

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 圖/路透社
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 圖/路透社

公私合營山雨欲來

早在2015年中國就已廣傳,中共當局試圖染指「非公有制企業」。當年6月中共公布《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試行)》,計畫在人民團體、經濟組織、文化組織、社會組織和其他組織領導機關中設立黨組織,以確保「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得到貫徹落實」。

此外,去年6月中國證監會公告修訂《上市公司治理準則》,新增「上市公司加強黨建」,要求中國國內上市公司把設立黨組織列入公司章程,美其名為「中國特色公司治理的重要內容」。有統計指出,中國186萬家民企,將近七成設有黨支部,近年來甚至許多外企也設立黨支部。

去年11月中共公布《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要求凡是有3個黨員以上的基層單位,都需要成立黨支部,包括專業市場、商業街區、商務大樓等等。

種種跡象顯示,如同中國網民批評,杭州民企等事件是「公私合營的前奏」、「收歸國有、共你的產」、「大企業開始了,小企業還能倖免麼?」;也有網民直言抨擊「成立黨支部還不夠?中共直接派人插手民企了。」

為何「公私合營」引起軒然大波?因為瞭解中國共產黨精神與歷史的會知道,這和「國進民退」類似,是走上中共建政初期經濟失敗、大量掠奪民間財富的回頭路。

所謂「公私合營」,是1953年在中共建政之初發起的共產社會主義政治運動,藉由派駐中共代表進入猶有資產的民企擔任幹部,逐步接管經營權,再出賤價象徵購買,驅逐民企業主,財產全數充公。

在當年這場極為殘酷的共產政治運動,中共新政權無須任何道理或合法手續,清算資本家、全國大搶劫,全中國資產階級消失殆盡,成千上萬業者被迫自殺。僅只在上海,短短四個月有876名資本家跳樓身亡。

回到如今已經失去舞台的馬雲與馬化騰「二馬」,今年中分別受到才剛上任的中國國資委主任郝鵬接見,郝鵬開門見山,要求二馬率領眾家民企配合國企加速推進國企「混改」(混合所有制改革),幾乎等於要求阿里巴巴與騰訊帶頭進行「公私合營」。

在監管上百家央企、權力極大的正部級國資委主導下,數位科技新時代的公私合營山雨欲來,連富可敵國的二馬都跑不掉。

郝鵬幾乎要求阿里巴巴與騰訊帶頭進行「公私合營」的舉措,連富可敵國的二馬都跑不掉。...
郝鵬幾乎要求阿里巴巴與騰訊帶頭進行「公私合營」的舉措,連富可敵國的二馬都跑不掉。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